alexa
置頂

能讓用戶興奮 就是行動時代需要的人才

LINE首徵台灣實習生 錄取率僅千分之三
文 / 陳芳毓    
2014-07-01
瀏覽數 16,750+
能讓用戶興奮 就是行動時代需要的人才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4月一項調查顯示,推出三年就囊括台灣1700萬用戶的通訊軟體LINE,已擊敗臉書(Facebook),成為台灣年輕人最常使用的App。

難得的是,雖然台灣辦公室僅成立1年,LINE的產品品牌已成功轉換成雇主品牌。今年,LINE首度在台灣徵選實習生,30天竟然湧入近2400封履歷,最後僅錄取8人,比公務員還難考。

LINE需要什麼樣的實習人才?又如何做挑選?《遠見》記者實際參與實習面試過程,從中窺見精華。

第一關〉篩選履歷

千份履歷 僅20人獲面試

第一關是篩選履歷。這部分看的是客觀條件,包括學歷、學業成績、社團經驗、校園競賽成績等。人資從2400多位應徵者中,篩選出上百份履歷,再交由五位行銷、產品、業務等不同部門主管進行第二輪篩選,確保不會因為專業隔閡而發生遺珠之憾。第一輪書面審查,最後共有20位出線,取得面試機會。

有趣的是,LINE沒有在報到通知上註明面試流程。參與面試的學生,一到現場後發現只挑20位參與面試,最後有17人參加,無不感到驚訝,異口同聲說,「我以為會像電視上那樣,有好幾百個人排隊等待面試。然後再坐在小房間裡、與一排坐在大桌子後面的主管進行問答。」

第二關〉個人及團體面試

不只腦力激盪 還要接變化球

第二關面試,又分成個人秀與團體戰。個人秀只有8分鐘,自我介紹外,還必須對LINE的新服務「創作者市集」(Creator''''''''''''''''''''''''''''''''s Market)提出個人建議。團體戰分四組,目標是在4小時內,團隊討論出一個LINE的新服務,再用20分鐘簡報。

走進討論會議室,等著面試學生的,不是一疊疊的書面資料,而是堆得像小山一般的零食飲料、各色白板筆與三隻哭臉饅頭人公仔。 零食飲料,是腦力激盪會議的最佳戰友;而白板筆,是用來畫表格和樹狀圖分析問題。

卡關了?沒關係,只要秀出一隻哭臉饅頭人,就可以向現場LINE同仁求救。這樣的挑戰還不夠。

討論截止前1小時,正當每一組方向底定、埋頭製作簡報時,LINE再度投出一記變化球:「產品推出前一週,赫然發現強勁的競爭對手已推出一樣的服務,你怎麼辦?」逼著所有人在時間壓力下,緊急想出應變辦法。

原來,LINE策劃的並非一場嚴肅的面試,而是模擬「在LINE上班的一天」:一個接一個的專案、不間斷的跨部門會議,以及瞬息萬變的市場競爭,在邊玩邊學中,觀察候選人是否享受不斷變化的工作型態,並樂於溝通合作。「如果你不喜歡,做一天會覺得很好玩,做365天就會很崩潰!」LINE台灣分公司副總經理陶韻智苦笑說。

要找能獨立又能合作的人 LINE有一個「333定律」:先用3小時擬出構想,再用3週蒐集資料,最後用3個月付諸執行。團體報告代表的是第一個「3」,目的是觀察每個人的團隊互動習慣,是樂於合作,還是喜歡單打獨鬥?是勇於發言,還是沉默寡言?會建議協助,還是只會批評指責?

例如,當討論進行到一半時,有組員突然被輪流找出去進行個人面試,這不是流程出狀況,而是精心設計的橋段。在工作場域中,組員突然離開或臨時加入,本來就是常見的插曲。這部分考驗的是當事人重新融入的速度,也可以從組員反應,看出他是會趁機耍手段排擠他人,還是以團隊利益為最高考量,積極協助隊友進入狀況。

為了找出最需要的人才,小組討論時,安插了LINE同仁暗中觀察,每個候選人都要互相打分數,嚴謹度直逼企業的360度績效評估。

陶韻智分析,當某人面試分數很高,團體分數和同儕互評卻偏低,那代表他適合單打獨鬥,LINE台灣暫無這類性質的職缺;而面試與團體分數高的人,同儕互評通常也會得高分,這種能獨立作業、也能團隊合作的人,才是LINE要找的人才。

第三關〉團體簡報

讓人興奮 才能更貼近用戶

團體討論後,來到第三關的團體簡報。每一組輪流上台介紹自己的新服務,再接受台下五位主管及其他三個小組提問,就像電視選秀節目。

差別在於,這裡沒有刻薄的毒舌評審團,而是以發問取代批評:「為什麼會這樣設計?」「這個問題如何解決?」「台下誰可以給建議?」台上台下都從各自擅長的角度提出回應,彷彿會議室裡進行的,不是錄取率僅千分之三的實習生死鬥,而是一堂創新個案討論課。

「評審好像很想認識我。」「我有足夠的時間解釋。」「過程很平等,不是上對下。」事後,回顧參與面試的同學們都很喜歡這種溝通方式。最後贏得團體冠軍的,並非提出方案最好的一組,而是最能使全場興奮的一隊。因為LINE要找的是最能讓使用者興奮的員工。

當天冠軍隊伍一上台,就由政大企管所的呂同學帶著隊員喊口號,「要不要熊大貼圖?」「要!」「要不要兔兔貼圖?」「要!」瞬間炒熱氣氛,「那就來Catch!」全隊同時高舉手機往下「撈」,全場哄堂大笑!

這一組提出的構想叫「LINE CATCH」,旅行時若感應到各國景點獨家貼圖出現的訊息,只要把手機往下揮,同時大喊一聲「Catch!」即可「捕獲」這張野生貼圖。點子看似瘋狂,卻立刻引爆討論,「要能展示蒐集到的貼圖!」「要能跟全球網友交換!」「喊得愈大聲愈容易抓到!」觀眾七嘴八舌提供意見,迫不急待要使這個服務成真。

「被錄取的,都是能從用戶需求出發的人,」陶韻智觀察,其他組把他當評審,這一組則把他當用戶,一開場的口號,證明他們知道用戶最想要的就是貼圖,「網路時代,使人興奮是重要的第一步!」

重視年輕人實力 而非名校

最後錄取的8位實習生多是商管背景,未來兩個月,他們將參與真正的專案,還可能成為正職員工。政大統計系畢業黃同學因為在團體簡報中,用App做出模擬服務,用跟別人不一樣的方式呈現創意,成為被錄取關鍵。他認為,通訊軟體產業非常有潛力,他也期待接受挑戰,跟公司一起成長。

用熱情炒熱氣氛的政大企管所呂同學也順利錄取,他想進入快速變化的產業,加上LINE是自己和同學天天都在用的服務,所以也決定加入。

陶韻智說,LINE重視的是實力,不是名校。年輕人是與未來接軌的網路原住民,LINE會為他們保留關鍵角色,「你會表演,這一段就讓你秀;不會,那就團隊合作!」只要站上LINE這個有4億觀眾的世界級舞台,跑龍套的,有一天也能成主角!

名校光環失效?錄取者竟無台大生!

LINE首次徵台灣實習生,最後八位錄取者有三位來自政大,清大、交大各一位,一位來自長庚大學,兩位來自國外大學。台大意外無人上榜,台大畢業的副總經理陶韻智也十分訝異。

陶韻智回憶,有一份台大學生的履歷令他印象深刻:技術背景,喜愛行銷,還參加過多次創業競賽。乍看之下是個完美人才,面談後卻發現,這位資歷豐富、自信滿滿的年輕人,表現並沒有其他人出色。陶韻智推測,名校資源多,學生有很多機會參加活動,但不一定知道如何「獲致成果」。

什麼是「獲致成果」?他舉例,學業成績不好,但加入社團並擔任會長就是一種成果;不喜歡課外活動也無妨,但專心課業、連拿好幾屆書卷獎,也是一種成果。成果,不是「有做就好」,而是「做到最好」,「能在某個領域領先的人,都知道什麼叫『努力』。」尤其在進入職場之後,努力,才是獲得成果的關鍵,憑恃天分是不夠的。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職場生涯經濟科技傳產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