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亞洲唯一 全球罕見古生物修復團隊

石尚礦物化石博物館
文 / 林明定    
2010-06-07
瀏覽數 37,250+
亞洲唯一 全球罕見古生物修復團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來到板橋江子翠捷運站,地圖上五號出口標示著:石尚博物館。

多數人看到時,可能會疑惑這是甚麼博物館?但世界上無數知名的古生物學以及化石狂熱分子,就從這兒按圖索驥,找到亞洲唯一的古生物修復團隊——石尚古生物修復機構的總部。

走進狹長悠深的店面,櫥窗裡擺著許多恐龍模型,一般人可能以為是玩具店而錯身經過。但這一點都不起眼的店門,可藏著上萬件的恐龍化石與複製模型,沿途隨處可見的都是百萬、億萬年前曾在地球上神氣活現的生物,其中更有不少具備學術價值、世界唯一的物種化石原件。

歐美日都曾委託清理修復

其實考古學崛起也不過近一個世紀,化石修復則是古生物學家最倚賴的背後支撐,精緻專業的技術還原或複製了古生物,才能提供生物史題材。

至今,全世界具組織性的化石修復團體不到十個,只在法國、德國、英國、台灣等地有類似機構。

其中台灣的石尚企業,顯得清新而活力十足。不僅成員年紀輕,目前也在北、中、南各地拓展了20家國內唯一本土自然科學產品專賣店「自然探索屋」,開創了國際同業間絕無僅有的成功經營模式。

「先以專業支撐商業,然後回饋讓專業更專業,」目前擔任上騰生技創投協理的張綺芬博士對石尚團隊印象深刻。

因此,過去石尚幾乎都以「自然探索屋」為名義對外,除研究圈內人外,民眾可能都不知道它的背後還藏有全世界極少數有能力修復大型化石機構的團體。

石尚在國際間也打響了知名度。歐、美、日各國著名的博物館都曾跨海到台灣委託清理修復各類化石標本;日前台中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剛謝幕的「水中蛟龍——水棲爬行動物化石特展」,有超過一半以上展覽原物件正是石尚以1塊錢象徵意義借出展覽的。

石尚多年來默默支持各類教育推廣與學術研究,至今協助知名學者發表了許多轟動全球科學界的古生物專業論文,並已經被公認為古脊椎動物,包括暴龍、爬行動物等動物化石修復的專家。

源自德國古生物修復技術

難以想像,這一群經常終日窩在角落裡與石為伍、透過精雕細琢一點一滴追回時空印記的年輕人,已經投入這個工作長達14年歲月了。但古生物修復機構成立的靈魂人物,也是目前機構執行長——蕭語富今年才剛過40歲。

機構成立最早來自蕭語富異於常人的「興趣」和「瘋狂」。

蕭語富從小就對古化石研究著迷。但是他發現,台灣過去的地史和古生物資料非常少,「我只好常整天泡進國立台灣博物館,隔著玻璃觀察各種化石的形態,」博物館是他的啟蒙老師。

就讀中國海專(今台北海洋技術學院)時的蕭語富,靠著觀摩與摸索,從一位收藏者的一堆化石材料中,無師自通地清修完成了一只碎裂成片的水牛頭骨。

海專畢業後,蕭語富又瘋狂地追逐海外相關的古生物與化石展覽,常把自己賺來的錢花得精光,但也因此結識了德國古生物清修團隊。該家族團隊破例開了大門,讓才20歲的蕭語富到德國學習這個世代家傳不外流的技術,四年後帶回台灣!雙方至今仍是互相支援物件修復的密切伙伴。

踏進平日「閒人勿進」、首度對媒體公開的修復工作場所,牆壁上掛著各式各樣大小尺寸的刻刀與筆頭,因磨石產生的石灰塵讓空間像個白色小水泥廠。桌上散布著經歷時間洪流而沉積成岩的化石,有好幾隻幾乎清修成型的億萬年前的三葉蟲和蜥蜴爬蟲。

工作室內一名戴著口罩的年輕技術師,手上正握著氣動式烏碳鋼筆聚精會神地工作。「我們每個人為了要穩住手,簡直都要鍛鍊幾乎要禁止呼吸的『龜息功夫』!」蕭語富笑說。

修復就像挖掘尚未知的寶藏

化石清修成敗一線之隔,不是成功就是破壞。化石與岩層差之毫釐、失之千里,從「大剖」:盡可能從岩石中先呈現主體,到「化清」:用不同化藥劑或工具輔助清修,接著是「細修」「復原」、然後是最後的「組架」,只要一點點控制不得宜就會破壞完整性,損失的往往不是金錢可以論計的。

修復過程中往往石塵飛揚,但為了維持空氣流通,工作空間無法安裝冷氣,一到夏天幾乎天天汗流浹背。但是目前一半以上成員幾乎都在20歲左右就加入,數年如一日卻仍樂此不疲。

美工科系畢業退伍後就加入石尚,今年30歲的劉麒良就說,每年都會有新的恐龍物種發現,每個人到手的新物件都是新挑戰,必須尋求相關研究人員與文獻一起討論,從骨骼結構到揣測組織,「這不是一成不變的!如何排比它們的序列,說一個美麗又動人的故事?想想握在自己手中的石頭竟有這樣的曠世之謎,我們在挖掘地球上尚未知的寶藏呢!」

目前,因為委託的案件工作排程已經排滿五年,機構正積極招募新血。凡擁有雕塑技能,對生物骨骼與解剖有概念者都歡迎加入,但重要的是要能坐得住、有耐心、有興趣和自動學習的個性特質,「每完成一個物件修復動輒要半年以上,我們自娛自己幾乎就是一個清修的修行團體哩!」蕭語富說。

修復2億3000萬年前的證據

這幾年來,時尚除了經營賣場與修復工作外,也有能力跳入研究與收藏領域。2004年後連續兩年,石尚和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資深研究員程延年博士合作,發表了兩篇分別登上《自然》(Nature)及《科學》(Science)的期刊論文,一舉驚豔國際古生物學界。

早年,在一批從民間得來、沒有修復過的貴州龍原料中,發現了2億3000萬年前懷胎幼子的媽媽,團隊修復了腹中留有六子的原件,成為全世界海棲爬行動物最早改變生殖方式的首次證據,協助了全球古生物學家找出爬行動物自陸棲方式重新到下海生活的雌、雄恐龍骨骼的個體演化。

另一個發現是揭發母恐龍如何生小恐龍的祕辛。石尚修復出7000萬年前罕見的竊蛋龍骨盤部位的化石,而在子宮內完整保存了一對帶殼卵,因此推論竊蛋龍媽媽擁有一對輸卵管,每個輸卵管每次排出單一顆蛋。這個發現支持了鳥類是由獸足類恐龍演化而來的假說。

程延年博士曾為文稱讚石尚,若非有多年實務經驗,才能從物件中判斷正確骨骼相對位置,萬一流落非專業人手中,腹中散骨可能被當雜質刮除,極可能喪失舉世的重大科學發現機會!

2008年12月,國立台灣博物館順利展出了在台南北門鄉擱淺、北台灣最大、也是世界第4大的抹香鯨標本。但民眾可能不知道當時該抹香鯨骨頭受海洋侵蝕幾乎腐蝕風化成灰,修復工程幾乎難產,後來也是透過石尚團隊,以各種不同修復工法才順利固化與製作完成。

明年到新加坡、中國設點

目前,石尚古生物修復團隊正忙著清修一批從台灣澎湖海濱地層中發掘,約四萬年前的各類生物化石(虎頭、象、馬、鹿等),這是台灣、日本研究學者首度聯手進行的大陸、台、日海域生物演化與遷徙的古生物學系統性研究,見證與記錄大陸板塊地質史與斷代。

石尚的收藏也很豐富。三樓展示空間一度對外開放民眾與學校教育參觀,「拉近社會大眾與古生物的距離,讓生命史更貼近我們的生活,是石尚的終極使命,」一樣是個古生物化石的狂熱分子,1997年與蕭語富因興趣結緣創業的合夥人,目前執掌「石尚自然探索屋」業務大旗的副執行長馮正雄,計畫明年將到新加坡與大陸北京、上海設立新據點。

然而因陳列空間有限,加上經營博物館需要相當的管理人力與經費,儘管一些國家都積極對石尚招手,但團隊仍決定等有朝一日找到單位合作,讓台灣能夠建立一間架構完整的自然史博物館。

本文出自 2010 / 06 月號

第288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職場生涯生活健康醫療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