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創意心旅1〉慢活悠遊「泰生活」 麥當勞叔叔也雙手合十問候

文 / 林奇伯    
2008-11-01
瀏覽數 19,000+
創意心旅1〉慢活悠遊「泰生活」 麥當勞叔叔也雙手合十問候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創意心旅1〉慢活悠遊「泰生活」

麥當勞叔叔也雙手合十問候

李仁芳認為,「閒暇是文明創作的基礎,」泰國的邏輯與效率或許不如台灣,但「慢活悠遊」讓泰國人在美的感受上,比「樂在工作」的台灣人強太多了。以下為李仁芳教授《創意心靈》新書精采摘要。

從飲食文化也可以看出泰文化與台文化的細緻差異所在。台灣一向以「中華美食」自豪,「小吃」更是吸引日本、歐美觀光客的重要魅力所在。這在觀光局多年的科學性民調中也屢受證實。但是「小吃」文化是什麼呢?

英文「Taste」、法文「le goût」與漢字「品味」,「吃」一口,「品」三口。從「吃」到「品」路程很遠的。「小吃」也許好吃,但了不起是「eating」,離「dining」還很遠。

像泰國這種眼耳鼻舌身、色香聲味觸生活五感敏銳的國民,就會堅定要求跨國企業必須配合在地風格做調適。

麥當勞‧莎哇蒂咖問候展泰式溫暖

在歐洲,大家更是很早就看到這個現象。在亞洲則不常見,泰國應是首例。

在泰國,你我熟悉的麥當勞叔叔不再能吊兒郎當半翹腳坐在長凳上與人哈啦,他得收起輕佻的模樣,起身恭敬地合起雙手,以道地泰式問候語說聲「莎哇蒂咖」,親切優雅地迎接眾人的到訪。其誠懇的笑容,將泰國微笑國度與泰國人熱情友善的態度表露無遺。到四面佛旁的麥當勞門市與麥當勞叔叔合影,成了觀光客到曼谷旅遊的熱門行程。曼谷巧妙地以自己的「泰風格」主張,轉化了世界各地常見的麥當勞符號,使其成為曼谷「生活劇場空間」表達自我「泰風格」的道具。

曼谷的麥當勞餐廳內部空間,也轉換一般常見的偏重歡樂氣氛的營造,而是以較深沉的紅、紫色調表達人文氣息與慢活的生活品味。桌椅則撤走以往給人工廠平價量產印象的陳設,改以新穎具創意與流暢曲線的造型家具妝點內部空間。

有「泰生活」與「泰風格」明確主張,面對美式跨國連鎖餐飲的「入侵」,泰國也以本身對泰式生活美學的見解,以及生性溫暖幽默的人格特質,轉化跨國連鎖速食企業不相契合的形象與體制。

麥當勞在曼谷被轉化,並非特例。無論走到哪裡幾乎都以黑、綠與原木色系為主調,所有室內設計細節都得經過美國西雅圖總部核可的星巴克,到了曼谷也得放棄它的跨國統一tone調。而且這次不只是「入城隨俗」,更進一步依曼谷城內不同開店地點的街廓特性作微調。

星巴克‧室內感受自然清香享慵懶

曼谷的第一家星巴克開在朗孫路(Langsuan)上一棟超過75年歷史的柚木古屋,保留主屋原本挑高的天花板設計,室內流暢的空氣感與戶外庭園綠色植物香氣相呼應。木頭地板、絨布沙發、黑白照片,配上設計燈飾的柔和光線,寧靜而慵懶的氣氛卻不失當代風華。

時尚聚焦中心東羅街(Tonglor)上的三家星巴克則各具分殊化風貌。有強調自然風的洋房設計,也有以玻璃與黑色材質建構「歌德黑」時尚現代感的雙層caf。第三家「Playground」則是曼谷創意人的最愛,以磚塊、枕木搭出主空間,保留木頭本身的暗沉色調,再以華麗配件和金屬光澤塗料點綴,低調素華感(understated luxury)自然流露。(林奇伯摘錄)

創意心旅2〉精緻典雅的「京氣品」

京都OFF學,滲透全生活

日文的「氣品」,約略就是我們說的氣質與品味吧!

京都這個城市的氣品是很特別的,特多的長壽老人,在街巷、公車上到處走動。京菓子、和傘職人與賣扇庵的仕上師,總是露出專注的眼神,以熟練的手藝製作手感細緻的工藝精品。我在堀川今出川的鶴屋吉信二樓的「游心」茶室與菓遊茶屋,曾目睹五年學徒才出師的和菓子師傅,以庖丁解牛式的風姿,六分鐘內做好一個紫陽花柚香京菓,其色調、香氣與造型質感簡直就是一件藝術品。

一座城市的氣品,在於每個市民的整體風姿表現,不論他屬於哪一個社會階層。

不分階層、價錢都有好質感

日本國鐵京都站11層「紫野和久傳」京料理屋的烏丸店與賣炸豬排飯的「和幸」比鄰開設。在「和久傳」點1萬日圓的套餐,固然器皿、裝潢與食材調理鋪排無懈可擊。可在隔鄰「和幸」點1000日圓的炸豬排飯,豬排外酥黃內多汁,切成細絲的高麗菜則淋上產自四國德島柚子做成的清香柚汁,再佐以極鮮美的蛤仔味噌湯,米飯則粒粒分明。蔬菜、味噌湯、飯均可再添加。吃完後的幸福感一點也不輸給隔鄰的「和久傳」。

要求質感並不能與要求奢華畫上等號。貴族有貴族上京區的質感,町民也有町民下京區的質感。再普通的町區小巷或是郊野小路,永遠乾淨清明,讓人神清氣爽。

有一次我從詩仙堂出來進城,途中在白川通淨土寺下車,隨便找一家街坊小食事處,是老夫妻兩人開的小店。薑汁燒肉、切絲生菜葉、小碟醬菜與味噌湯,所費不過720日圓,口味卻鮮美動人。從詩仙堂往曼殊院的鄉間小路邊,普普通通民宅,有人庭前鑿小池養水草、錦鯉,有人門邊擺上七福狸信樂燒。

更有一家,也不知是大主人還是小主人是鹹蛋超人迷,就在家門口信箱上擺13個小鹹蛋超人,還配上一對戰砲飛艇,顯示主人的生活態度逗趣可人。

京都人的OFF學是滲透到全階層市民的生活底蘊裡的。

生產與消費共創好質感

這個城市的質感與氣品,是產業鏈與消費鏈供需雙方聲氣呼應的結果。消費端有要求質感的市民,1萬圓有1萬圓的質感要求,700圓、1000圓也有700圓、1000圓的質感要求。

相應的,產業端也有氣品風姿飽滿的藝匠職人,專注莊嚴,誠正作業。1萬圓作品有1萬圓作品的尊嚴,700圓、1000圓作品也有700圓、1000圓作品的尊嚴。無論是哪一個社會階層,價格容或有高低之別,氣品與格調與尊嚴則絕無貴賤之分。

同時有這樣要求質感的消費鏈,與敬重氣品的供應鏈,才可能成就一個像京都這樣的「風格城市」,也才能涵養出京都如此豐饒發展的「風格產業」。

很少人知道,在過去十餘年,日本產業遭逢所謂的「失去的十年」景氣不振局面,但京都的京陶、Omron、Rohm、崛場製作所、村田製作所等以工藝深度取勝的中型企業,在日本舉國不景氣中仍維持15%的營業利益率(相對於日立、東芝、三菱、NEC、富士通、松下等全球知名大企業僅4%)。

這樣的「京樣式企業」超優績效表現,相信與講求工藝深度的京都職人精神是有所關連的。(林奇伯摘錄)

創意心旅3〉宮崎駿的吉卜力工作室

生活在傳統裡面做創意

東京都立小金井公園,距離位於吉卜力工作室不過一站之遙。

公園建於1940年,戰後為皇太子明仁(現任天皇)提供了暫時住所,1954年改為都立公園後才對市民開放。位置在玉川上水北邊,總面積達77公頃,其中有16公頃是枹樹、櫟樹、紅松為主的雜木林,被政府指定為野鳥保護區,一年四季飛來的鳥類超過40種。加上1800株櫻花樹自古有名,是芳草繽紛、花香鳥語的美地。

江戶東京建築博物館就位於小金井公園內,腹地廣闊,幽靜空曠。這所建築園不僅復原個別建築物,更企圖重現昭和初期的生活空間與氛圍。27棟江戶時代及昭和初期的實體建築,就錯落在公園內,室內開放參觀,展示著當時的文物與生活器具,是活生生的「生態博物館」。

《神隱少女》場景搬到現實中

走入建築博物館園區,一時時空錯置,讓人彷彿回到昭和初期的街道。首先看到的是明治時代政治家高橋是清的官邸,特別的是一樓的喫茶室。兩間分隔的和室,鋪上極簡的榻榻米與幾張桌子。一邊享受一壺茶香,一邊遙想高橋先生過去的生活情景。兩間和室外面是一道鄰近窗戶的長廊,從長廊的窗外,可以望見精緻的日式庭園。

令人驚喜的是,走在這道長廊居然讓人彷如走入《神隱少女》中白龍與千尋初次見面的場景。高橋官邸長廊外的庭園,和無臉男在雨中佇立的庭院又有幾分相似。

走過一座石橋,迎面而來的是古色古香的仿舊街道,「村上精華堂」是一家化妝品店家。

「武居三省堂」則是一家至今仍存的文具店,走近一看原來是《神隱少女》片中湯屋爺爺負責燒炭的屋子的場景,而三省堂裡擺放文具的抽屜,不就是活生生電影中湯屋裡中藥櫃的原型嗎?讓人忍不住回想起千尋與爺爺在這裡的對話。

最引人入勝的應該是「子寶湯屋」,遠遠一看就想問,「這不就是千尋打工的那家『油屋』嗎?」

我從屋頂看到壁畫,每一個角落都細細地觀察,試圖尋找宮崎駿創意來源的蛛絲馬跡。

湯屋裡保留了當時的浴衣料金表與浴籃,重現當時人們在辛勤工作後,來到湯屋消除疲勞的景象。

心滿意足地走出湯屋後,猛然發現隔壁的鍵屋(居酒屋)、丸二商店、小寺醬油店等建築群如此眼熟,原來正是千尋的父母因為無節制地暴飲暴食而變成豬的居酒屋場景。真是一段令吉卜力迷驚喜不斷、高潮迭起的旅程。

文化資產的保存讓創作更精彩

1985年吉卜力工作室成立於東小金井市以來,就緊鄰著江戶東京建築園。幾年來吉卜力的創作群可以說是看著這座建築生態博物園區,從開園時的13棟建築成長到目前多達27棟。建築園東區的街道,子寶湯屋、鍵屋一帶,街道的感覺就像是電影中那個不可思議的城鎮。這是《神隱少女》中異世界的原型。

記得雲門幾年前做《山路》,要表現陳映真筆下小鎮醫生家庭生活實態,卻苦無1950年代的影像資料可參考。小鎮的先生娘該怎麼穿,配飾該怎麼打扮,不過30~40年前的生活實態就未能留下,台灣的文化環境完全不注意文化資料的保存,讓創作者苦無創作的土壤與基盤的依靠。

吉卜力的創作環境比雲門幸運多了,宮崎、鈴木和他們的團隊顯然自隔鄰的江戶東京建築園吸收了不少創作的養分。(林奇伯摘錄)

本文出自 2008 / 11 月號

巴菲特 滾錢人生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生活健康醫療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