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投資我們的過去

文 / 黃效文    
2008-08-01
瀏覽數 12,100+
投資我們的過去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被喻為「中國成就最高的在世探險家」的黃效文,因為致力探險活動,保育自然和中國文化,在2002年被《TIME》選為亞洲英雄。

黃效文對羚羊、犛牛、金絲猴等中國野生動物保育方面,有諸多貢獻,在西藏古建築、寺廟、壁畫修復,也因投入許多而獲獎無數。

中國富足了,不僅外匯存底變高,達到1.5兆美元,文化傳承也很豐富,擁有許多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認定的遺產,也有定義明確的政策保護財經和文化資產。

可是,講到外匯存底投資和執行文化保存政策,仍有許多改進空間。

近來,中國參與私募基金和投資銀行的不利動向就輕易顯示外匯存底的問題,中國沒有足夠承諾要保存國家級文化資產(除了具象徵意義者)則看出文化政策的不足,兩者都要有管理技巧,才有適當回報。

雖然我不懂財經投資,不過,我在第一線從事近20年的文化保護工作,累積了相關經驗,我在1974年開始到中國工作,早期在《建築文摘》曾寫過歷史建築、庭園,甚至佛像石窟的文章,那時中國還沒有完整的政策保護重要遺址,我就去了不少地方。

後來,我到《國家地理雜誌》當探險報導記者,工作重心放在中國邊境的少數民族地區,主導許多大型探險計畫,包括1985年的長江溯源、及1984年的海南島探險等。

1980年代中期之後,我執行、主導許多少數民族的個別保護計畫,因此,我自忖在這方面還能講幾句話。

拯救海南黎族傳統建築

去年3月3日,我第一次看到海南島昌江縣洪水村,那是涵蓋70多棟房屋的三個村莊,這一片茅草屋集村是黎族傳統建築的僅存物,黎族世代居住海南島,約有120萬人。

就在同時,我發現政府有個新政策,要把茅草屋拆了,叫居民都搬進磚塊水泥房,而這一切要在3月15日以前完成,我只有不到兩星期的時間,去拯救那些獨特的房子。

接下來,一連串事件讓我的中國探險學會得以進入、保存那些房子,我們帶了大批人馬,包括建築師、設計師、人類學家、甚至製片人員。

我們打算將這些房子變作其他用途,例如:學校活動中心、圖書館、診所、還有幾間海南島和黎族的小型博物館,有的則規畫為不同形式的房舍,像是別墅、旅館房間或是旅舍。

我們蒐集了超過150本關於海南島的書籍和手稿,這些稀有珍貴資料也成為日後研究海南和原住民的史料。

想想如果這種情況是在歐洲或日本:一座保存完整的僅有村莊、當地居民仍舊維持傳統文化習俗,這將被視為發現珍寶,公私部門都會帶著龐大資源參與進來,著手保存,可是,在這裡呢?保護這文化遺產工作卻是丟給一個香港來的小小機構。

我們計畫讓黎族的老年人保護、監督固有文化遺址,以年齡來區分居民,讓不同年齡的人從事不同工作,會更有效地保存文化。

在多數社區裡,老一輩對固有的文化特質、傳承有感情,比年輕人更能認同,除了少數特例,年輕人都是追尋時髦的事,所以,年輕人就該發揮創意、創造未來,老一輩的就當過去的守護者。

一點外匯利息就能發展文化

這讓我回來討論外匯存底和文化傳承的關連,中國每天單單是外匯存底的利息便超過1億美元,足以用來保護、維護,甚至發展海南島特有的文化種族。

不要只再興建度假旅館、高爾夫球場或集合住宅,省級和國家級單位應該優先拯救黎族僅存的村落。

如果我們逃避責任,不積極行動,或許就失去這最後的拯救機會,畢竟國家主權基金就該用在值得驕傲的事件上。

所以,在財經投資上,北京可參考香港的既有作為,留意他們的經驗,可是在文化保存方面,北京就得走出自己的路,甚至立志要在亞洲、世界居領導地位,在國際間展現泱泱大國的風範,因為香港的文化保存工作上,做得太少,也往往做得太晚了一點。(黃漢華翻譯)

本文出自 2008 / 08 月號

超集省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生活健康醫療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