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胡忠信 女性領人出頭天,仍要FIGHT

文 / 楊永妙    
2004-02-01
瀏覽數 18,150+
胡忠信 女性領人出頭天,仍要FIGHT
Line分享 articlefont

聖經的創世紀有個故事,講到上帝質問亞當為何吃禁果?亞當回答上帝說,「是夏娃叫我吃的」。一碰到問題就推給女生,是最經典的故事。

聖經之外,我們從歷史上來看,除了母系社會,世上從沒男女平等,以中國為例,從商周以降,像妲己、褒姒、貂蟬,都屬於封建社會下的產物。 君王體制下,王朝都是後宮佳麗三千人,民間則是大紅燈籠高高掛,唐朝末年之後的理學家,講了道學之後,反而把女性人權更加限制。

一路走來,唯一可以稱得上舊時代的新女性是蔣宋美齡,可是她也是依附在男性的政權下。

三年多前的台灣政黨輪替大家能接受女性副總統,倒是可以看到女性政治人物在台灣的機會。

台灣女性出頭和威權體制轉型很有關係,女性國會議員和內閣閣員比例都持續提升,可以看出台灣社會其實可以很開放。

即使像美國這種民主進步國家,對從政女性仍設立看不見的障礙;我太太在美國政府部門是少數民族又是女性,一遇到晉升機會,就發現明顯的玻璃天花板。整體來看,台灣有待提升的地方還是很多,例如前陣子的「非常光碟」事件,對女性的辱罵,把最優美的台語,用最惡劣的表達來罵女性,我很不以為然。我參加電視台叩應節目時,有觀眾打電話進來對旁邊的女性政治人物說:「你不要說了,回家煮飯。」這些都是社會集體的潛意識,對兩性關係沒有根本的深思熟慮。

同樣的情況,我們也看到呂秀蓮一直被打壓,顯示台灣仍是沙文主義社會。女人位居高位,愈高位愈寂寞,尤其是單身女性,而我們也可以看到,由反對運動出身的女性,單身的特別多,從呂秀蓮、陳菊一直到蔡英文。

新政權出來的女性具獨立打拚的特質,也許被視為特立獨行,但我們也知道,決策者一定孤獨。所幸屬於島嶼性格的台灣是很好的實驗特區,島嶼性格可封閉,也可交流;在經濟上,台灣從加工出口區發展到新竹科學園區,1990年代發展出晶圓代工的產業模式,經濟外,相信在兩性共治的「性別實驗」也能很快。未來台灣一定會改變,我借用呂秀蓮說過的一句話:「柔性國力,強勢出擊」,台灣會出現女性政治領導人,但仍要FIGHT!(楊永妙整理)

你可能也喜歡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