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已讀不回」有那麼嚴重?我的人格價值,與他人的對待毫不相干

內心深處渴望獲得對方的重視
文 / 一流人    
2022-05-05
瀏覽數 54,800+
「已讀不回」有那麼嚴重?我的人格價值,與他人的對待毫不相干
僅為情境圖。取自pakutaso
Line分享 articlefont

編按:只要我們對別人的期待越大,就越容易模糊彼此之間的界限,進而「希望他能夠(為了我)這樣做」,不斷膨脹期待值。其實,「對方所做所為符合我的期待=我獲得對方的重視」這條等式已經不成立了。(本文摘自《離線練習》一書,作者為安藤美冬,以下為摘文。)

有時,我們會對簡單的訊息來往過度反應。

例如,挑出話中的語病,或是因為不符期待而心生不安。

文字訊息來往跟直接的見面溝通不同,看不見表情、感受不到語氣,因而容易往負面的方向解釋。

前幾年,我還會對別人的訊息一一較真、耿耿於懷。

男友的已讀不回當然令人鬱悶,就連邀朋友出去玩,對方久久未讀也會叫我心浮氣躁。

我也無法忍受工作上的不回覆,若對方當天沒回覆,我會暗自認定他是個「能力差勁的人」。

我們都知道,別人是別人,永遠不會是自己。

但是,只要我們對別人的期待越大,就越容易模糊彼此之間的界限,進而「希望他能夠(為了我)這樣做」,不斷膨脹期待值。

當期待落空時,就會在內心建立起許多規則,「應該這樣才對」、「應該那樣才對」。

於是,為了不受到二度傷害、不再被人當塑膠,就會立下規則並開始審判對方。

因為,

站在審判者的立場,就會覺得自己充滿力量。 

即便如此,這類不滿和憤怒,並非我真正的情緒。

其實我並不是想責備男友和工作夥伴,我只是在內心深處渴望獲得對方的重視罷了。

延伸閱讀

憤怒時別急著貼標籤!一種行為有百種解讀,而解讀決定你的情緒

放下那些逼死自己的「期待」。僅為情境圖,取自pexels圖/放下那些逼死自己的「期待」。僅為情境圖,取自pexels

不對別人抱持期待

當我明白,我是想用「愛」與「滿足感」來與人連結,而不是用「不滿」與「憤怒」時,我就能夠放下那些逼死自己的「期待」了。

然後,我也丟掉了應該這、應該那的「應該」。

事情開始一點一點產生變化。

我也不要求自己要當天回信,而是想回信再回。

因此,我回信時自然都充滿了真心實意。

對方已讀不回也好,晚回覆也好,我都不在意了。

我也發現,即便工作上的溝通往來稍有延遲,並不會真的影響到工作。

最重要的變化是,

「對方所做所為符合我的期待=我獲得對方的重視」這條等式已經不成立了。

因為,我的人格價值,與他人的對待毫不相干。

☑ 丟掉「應該」的觀念,不要介意他人的已讀不回或不讀不回。
☑ 何不改變自己?例如,不必立即回覆所有的電子郵件和訊息。 

《離線練習:每個月關掉手機一次,就能改變人生》,安藤美冬著,林美琪譯,幸福文化出版圖/《離線練習:每個月關掉手機一次,就能改變人生》,安藤美冬著,林美琪譯,幸福文化出版

延伸閱讀
手機朋友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