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徐旭東 接受挑戰是唯一的路

文 / 楊永妙    
2003-07-01
瀏覽數 17,500+
徐旭東 接受挑戰是唯一的路
Line分享 articlefont

他的個性很急,但面對大投資卻很有耐性,關鍵時刻才會出手。

他多才多藝,既懂得跳方塊舞,偶爾也會掌杓烹小鮮。

他有著一張圓圓的臉、圓圓的眼睛、圓圓的鼻頭、圓圓的個子,「他就是有辦法把很爭議的事,弄得圓滿落幕!」一位資深媒體人形容他也是位很圓融的生意人。

圓融裡面包裹著徐旭東累積三十多年的企業經營經驗,也蘊藏著這位海派企業家的犀利與精明。

最近的一個例子發生於遠東集團的新生力軍——SOGO百貨;由今年5月因SARS爆發的封館危機,就能見識到徐旭東既圓融又犀利的特性。

性格:圓融兼犀利

今年5月SOGO百貨忠孝館封館,危機之初,徐旭東跳出來重砲抨擊「政治」打壓企業。但SOGO百貨忠孝店完成消毒重新開館當天,眼尖的媒體赫然發現,徐旭東身邊出現曾經出言砲轟遠東集團的立委。

面對媒體,徐旭東也有一套圓融兼犀利的策略。遠東集團平常很低調,但一遇到大事,徐旭東一定在第一時間跳出來開記者會。今年1月底接下SOGO百貨公司董事長職位的鍾琴,就因徐旭東竟然為人事案召開記者會,感到很意外。

徐旭東看似對媒體友善,但主跑遠東集團的媒體記者個個有苦難言,因為徐旭東密集出席公開場合,卻絕少接受單獨約訪,「漏不掉新聞,但絕對很難跑到獨家,」一位報社資深記者搖搖頭,無奈地說。

遠東集團旗下的活動中,經常可以看到徐旭東的身影。例如遠東百貨促銷活動中,他戴起廚師帽、執起鍋鏟烹小鮮,成為媒體競相拍攝的焦點;今年速博舉辦「呼叫台灣007」活動,他和得獎者合影時,突然雙膝半彎,兩手舉起,模仿007主角詹姆斯龐德的標準姿態,比得獎者更搶鏡頭。

他不只藉由行銷活動站到第一線,今年1月底,遠東集團宣布聘請鍾琴擔任SOGO百貨董事長的記者會場,原本坐在台前的徐旭東,順手拿起雷射光點筆,指著電腦螢幕向媒體分析起太平洋百貨的競爭優勢。

談起徐旭東的高曝光功力,連專業公關都自歎弗如。「他的造勢功力一流,」一位曾和遠東集團具有競爭關係的企業公關部門人士指出。

他在公眾場合十分活躍,今年4月2日,日本學者大前研一和旅美律師章家敦來台演講,在演講活動中,徐旭東第一個站起來發問,但是,他的提問幾乎是他對大陸市場的分析與看法,「他把別人的演講會變成了對談,」一位在場企業家很佩服徐旭東的本事。

他喜歡掌控局面,主動出擊,不喜歡被動、等待。

主動出擊、迎接變局的經營哲學,讓遠東集團從四十七年前一家小小的紡織、染整廠,發展成為今日囊括十大事業群的多角化企業集團(頁205圖)。

以規模和營收來檢視,徐旭東對遠東集團的貢獻不小,但是,遠東集團不能只看自己,更要跟世界級企業站在同一個基礎下比較。

財經學界認為,企業成功與企業領導人具有絕對的關聯性;「企業成不成功,CEO(最高執行長)的影響力最大,中華民國管理科學學會理事長許士軍指出。

企業家的性格,決定企業的制度與績效。台大國際企業系教授湯明哲強調企業領導人的重要性,他以國內製造業龍頭台塑集團為例指出,「台塑的管理制度,80%以上是由董事長王永慶設計的。」

徐旭東是什麼樣的領導人?是否具備打造「永續型」的高瞻遠矚公司的能力,把遠東集團發展成為翹楚中的翹楚?

遠東集團的「徐旭東時代」起於1971年。當時只有二十九歲的徐旭東接受董事會任命,擔任執行副總經理,負責開拓歐洲市場。1993年接掌亞泥總經理,確定集團接班態勢;期間,徐旭東以自身的國際視野和高明的財務操作(頁206),一方面引進外資,同時運用各種平行及垂直的整合方式,把紡織、水泥兩大塊產業樹,耕耘成完整的產業森林;遠東集團規模愈來愈龐大,獲利也算穩定。

在中壯輩企業界人士的眼中,徐旭東是以國際視野經營企業的前輩,「他是第一位把全球化觀念帶進本土企業的經營者,」比徐旭東晚一個世代、今年四十五歲,遠東航空公司董事長崔湧說。

但是,隨著產業變遷,科技產業興起,傳統產業獲利不及高科技產業,讓遠東集團開始出現成長鈍化的現象。

1997年,遠東集團原本期望藉由取得行動電信特許執照,把集團帶進新的領域,以及跳躍式的成長。

但是,徐旭東抱以厚望的遠傳電信,門號數和營收都遠低於中華電信及台哥大。

同一年度,百貨業的競爭者競相進入市場。

這一年,遠百十三家店的營業額是新台幣184億元,但太平洋崇光百貨忠孝店單一據點的營收就高達112億元。

競爭壓力下,遠東集團在一千大上市上櫃公司的稅前純益排名出現下滑。

所幸,徐旭東向來懂得爭取新一輪洗牌機會。在電信方面,預計今年上市的三G(第三代行動電話)市場,遠傳已做好迎戰的準備。

在百貨零售的戰場上,遠東集團從去年開始絕地反攻。去年底遠東集團取得SOGO百貨的經營權,導致台灣的百貨業出現新爭霸戰。遠百加上SOGO的雙品牌策略,三年內合併營業額將擴大到1000億元。

徐旭東的眼光不只在台灣市場,「未來幾年裡,我們有機會成為亞洲最大、獲利最佳的百貨集團,」徐旭東強調。

百貨戰場上,遠百和SOGO雖然屬於同集團,但並不表示完全沒有競爭,「我們不怕跟自己競爭,」徐旭東說。

永遠挑戰、永遠不放棄超越,是這位台灣「三年級生」、第二代家族企業接班人的經營哲學。

曾歷經世界貨幣制度動盪、石油危機及油價巨幅上漲、通貨膨脹以及台灣退出聯合國等種種重大變化,徐旭東的經驗、閱歷俱豐,也很能應付變化。「面對局勢的變化,接受挑戰是唯一的路,」他說。

國內身兼投資者和經營者的「三年級企業家第二代」人數不多,神通集團董事長苗豐強是可以與之相提並論的另一位企業家。

兩人不只年紀相仿、成長背景相近,也都屬於工作狂的類型,精力似乎永遠用不完。徐旭東一天工作超過十六小時;苗豐強深夜十一點半還回覆同仁寄發的電子郵件。

鬥志:隨時站到第一線

仔細分析,兩人的性格卻大不相同,「苗豐強低調而內歛,徐旭東的企圖心和鬥志則非常外顯,」一位熟悉企業領導人風格的學者私下分析指出。

性格的差異,導致兩人的行事風格和表現顯著不同。相較於神通集團旗下,經過內部創業不斷衍生出個個能獨當一面的戰將(如聯強國際總裁杜書伍、神達機構總裁蔡豐賜等人)的機制,遠東集團只看見徐旭東一位「超級巨星」。

企圖心和鬥志都很旺盛的徐旭東,仍習慣於「御駕親征」,隨時準備站到第一線。

事必躬親讓徐旭東對集團旗下每一家公司實際的業務瞭若指掌。但也因為事必躬親,徐旭東永遠都很忙。就有好奇者請教徐旭東如何做時間管理?徐旭東感慨地說:「壓縮到最後,只有犧牲掉自己的時間。」

能自由支配的,只有片段、極為支離破碎的時間,所以徐旭東做事很快,也很能掌控會議時間。「他說話、吃飯、開會都很快,」一位早年和徐旭東同為青年總裁(YPO)協會會員的企業家談到他對徐旭東的觀察。

對於運動,徐旭東也講求「快而有效」。徐家四小姐、遠東百貨公司副總經理徐雪芳前一陣子學會太極導引,她認為對身體很有幫助,想推薦給徐旭東,但一發現學太極導引需要完整的學習時間後,徐旭東馬上打退堂鼓,「他說要等到有空再學,」徐雪芳笑著說。

幾十年來,徐旭東熱愛的運動一直只有跑步和游泳,甚至還利用兩個會議間的空檔,繞著辦公室外面跑二十分鐘。

一天只有二十四小時,他希望能同時做好幾件事,以發揮最大效益。

對照他急切的性格,他對每一項投資卻相當審慎。「任何規劃投資,不是你喜歡或是你要怎麼樣,而是要看消費者,」徐旭東說。

今年4月,遠東集團在台北縣府大樓旁興建購物中心,企圖以百億巨資打造板橋新站商圈成為北縣的「曼哈頓」。

很少人知道,這筆投資案,遠東集團前前後後花了十五年的時間才定案。為何延宕這麼長的時間?徐旭東只簡單地說:「每個人對於生意的看法不同,算盤的打法也不一樣。」

多數人競相擠進台北信義計畫區,徐旭東也是,但同時,他也選擇布局板橋,「我把板橋做好,這裡會是另一個東區,」他自信滿滿地說。

徐旭東的自信來自他的博學多聞,他對許多事情都有興趣,一旦有興趣,他就想要深入瞭解。

徐旭東對知識和資訊都有強烈的飢渴感,他每天閱讀九份報紙;1995年曾與他同時在瑞士出席「蒙大拿經濟論壇」的逢甲大學兼任副教授賈凱傑就驚訝這位企業家,每天斜背著大會提供的議事背包,穿梭在分組討論的會場。「他用功的程度與學者不相上下,」賈凱傑回憶當年的情景說。

從外表來看,徐旭東似乎很講究細節;只要是穿著西裝的場合,他一定使用領針和口袋巾;細心的人會發現,他的西裝下擺比別人多了一個小口袋,用來放PDA或手機。

服裝顧問陳麗卿認為徐旭東是國內穿著很有品味和質感的企業家之一。質感通常和昂貴畫上等號,但是徐旭東的穿著並不是國際精品,而是自家產品,他的治裝費很省,「衣服不合身時,他還會拿來修改,」遠東集團旗下全家福公司設計中心總監陳美楓透露。

他注重細節,卻也很開闊、大氣;以藝術欣賞為例,徐旭東懂得古典樂,也看得懂野台戲。今年5月,台北文化基金會董事長改選,過去從未與他交集的台北市文化局長廖咸浩赫然發現,這位國人耳熟能詳的台灣企業家,竟是位鑑賞能力極高的藝術人。

他發現,徐旭東對藝術的涵養不但深厚,而且接觸面很廣,「他的兼容度很寬,」廖咸浩開張手臂,做出一個向兩旁擴大的手勢。

徐旭東對藝術的深入程度,也超乎一般人的想像。今年4月,徐旭東出席一場座談會,聽到開場音樂,他語出驚人地邀約猜出開場音樂的作曲家以及曲名的來賓,與他共進燭光晚餐。但最後徐旭東並沒有送出晚餐,因為,除了徐旭東,現場裡沒有人知道答案。

一個人的晚餐,通常是孤獨的;一路的經營,徐旭東像個超級巨星,沒有人知道,一直站在企業最前端的他,心中是否曾經感到寂寞?

問到這個問題,徐旭東愣了一下後笑著說,「遠東集團有很多不同領域的事業,隨時接觸不同的事業,我可以一天工作十幾個小時,不會呆掉!」

超人:追求自我超越

徐雪芳則形容徐旭東這種隨時精力充沛的精神,超越一般人的能耐,「他是超人!」徐雪芳說。

徐雪芳定義的「超人」,並不是出自漫畫,搬上大螢幕,由明星扮演的「超級英雄」,而是存在主義哲學家尼采「超人理論(Ubermensch)」中追求自我超越的精神。

生於十九世紀的哲學家尼采曾說,超人是「大地的意志」,「意指一個人以自由意志超越所有的限制,達到最高境界,」華梵大學哲學系副教授呂健吉解釋尼采的學說指出。

尼采的「超人論」是個人生命力發展的巔峰,必須經過無數挑戰,不斷地自我超越。

以研究嚴謹著名的前史丹佛大學教授柯林斯(Jim Collins)和柏樂斯(Jerry I. Porras)在其合著的《基業長青》一書中指出,許多企業因為面臨「後英明領袖停頓期」,無法躍升為真正傑出的公司。

超人精神或許能克服企業面臨「後英明領袖停頓期」的困境,徐旭東能不能實踐超人精神,帶領遠東集團創造新的巔峰?值得拭目以待。

你可能也喜歡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