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細細手繪植物紋理,微觀中沉澱思緒

雜誌原標為〈細細手繪植物紋理 微觀中沉澱思緒〉
文 / 沈瑜    攝影 / 張智傑
2022-01-25
瀏覽數 20,250+
細細手繪植物紋理,微觀中沉澱思緒
巫佩璇推廣「植物科學繪圖」,帶領學員以繪筆勾勒出植物樣態,領略植物靜謐而內斂的美。
Line分享 articlefont

有多久的時間,你不曾仔細凝視一朵花,葉的紋路,土的肌理,樹的年輪?」在植物觀察手繪課程「北鳥——自然美學時光」宣傳影片中,「北鳥老師」巫佩璇拋出這一問句。

師範學院美勞教育系畢業的巫佩璇,從小就喜歡植物。國小任教15年後,決定轉行,先就讀台大園藝暨景觀學系研究所,並獲取造園景觀技術士資格。

如今,她在台灣推廣「植物科學繪圖」,帶領學員以繪筆勾勒出植物樣態,領略植物靜謐而內斂的美。

仔細撫摸、嗅聞,感受紋理結構與氣味

疫情下,許多人都希望親近自然,也帶起園藝植栽和戶外踏青熱潮。不過,相比賞樹拍照、逛植物園,容易走馬看花,目前在台灣還不算普及的「植物繪圖」,講求睜大眼、撫摸、嗅聞植物的紋理結構、氣味與質地,讓植物不只是景物中的陪襯,而是鮮明又立體的認識。

過程中,由於必須靜下心來觀察,還能幫忙轉移焦慮、抒發情緒。許多人被迫長時間居家,煩悶的話,不妨端詳家中植栽,拾起畫筆,鍛鍊指尖上的美學鑑賞,或許能達到淨心安神效果。

巫佩璇從小在爸爸於公寓頂樓開闢出的小花園幫忙,「覺得跟植物在一起心靜又舒服,」課業壓力大時,頂樓更成為她紓壓的祕密花園,「我搬家首要條件就是要有陽光的陽台,可以放滿滿的植栽。」

2016年,她開始教授植物科學繪圖,2019年陸續受邀至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國立臺灣博物館、奇美博物館等擔任植物科學繪圖講師。而且,也針對大眾開授植物繪圖課程。

植物繪圖源於幾百年前的歐洲,後來航海探險與生物科學發展,為忠實記錄奇花異草及珍禽野獸,科學繪畫有長足的進展,至今仍廣泛應用於生命科學研究。

不同於美術繪畫,科學繪圖強調忠實正確,兼顧藝術與精準呈現,追求美感,也不能掩蓋植物特徵。這也讓植物繪圖過程,充滿了「五感」與「微觀」的鍛鍊。

「北鳥—自然美學時光」課程講求細觀,以顏色、材質感體現自然之美,繪出古典圖鑑式手繪。圖/「北鳥—自然美學時光」課程講求細觀,以顏色、材質感體現自然之美,繪出古典圖鑑式手繪。

例如「西班牙薰衣草葉片線上教學」,巫佩璇從一枝薰衣草上摘下三片葉子,透過詳細解說葉子特徵,示範如何精確觀察,「注意葉子最寬處在中段,量測尺寸後,先點出四角間距,稍微帶斜面且有弧度地連結起來,另一側也呈對稱。」

集合科學、美學與植物學,一片片栩栩如生的葉片,就在她的畫筆下躍然紙上。這也正是手繪植物和植物栽種、植物攝影最大的不同,以微觀的角度、科學的原理,細品自然之美。

上課前先「科普」,看實體盆栽作畫

也因此,每次上課,巫佩璇會先幫學員「科普」植物的品種、原生環境等知識,讓學員手繪前,對「模特兒」更加了解。

她堅持以實體盆栽作畫,不可以只看照片。帶著學員觀察、解構花與枝葉細節,鼓勵「搓一下、揉一下」,白鼠尾草、馬鞭草等手指留香,作畫更有感覺。

巫佩璇強調採植物等比例仿生繪圖,有時要畫出花裡的雄雌蕊,更得用上放大鏡、顯微鏡,仔細觀察細節。圖/巫佩璇強調採植物等比例仿生繪圖,有時要畫出花裡的雄雌蕊,更得用上放大鏡、顯微鏡,仔細觀察細節。

她也強調採植物等比例仿生繪圖。例如特地選用水溶性色鉛筆,來捕捉植物搖曳身姿,不管是走莖或匍匐莖,都翔實表達出來;有時要畫出花裡的雄雌蕊,更得用上放大鏡、顯微鏡,仔細觀察細節。

對於描繪的植物,巫佩璇推崇觀葉植物,綠葉總與配角畫上等號,但在她眼裡,葉子姿態千萬,在不同環境與光影下,是色調各異的各種綠,有的是灰綠、有的是黃綠,極具魅力。

此外,也可在不同時節重複畫同一棵植物。以一年生的植物來說,可以藉此觀察一年當中生命的輪迴、四季的變化;若是戶外寫生,可觀察植物在自然環境下的生長變化,「植物其實會『移動』,慢慢遷移生長到它喜歡的陽光、水分、土壤的地方,」巫佩璇說,植物默默努力克服各種處境,都是可細品的樂趣。

「生命的珍貴,來自深刻的體驗;植物們沉默,卻充滿力量。」她認為,植物的細微變化,充滿魔力,在令人不安疫情下,回到日常生活的微小專注,帶來撫慰與安定。

植物繪圖報你知
1.以微觀的角度,了解植物生態,細品植物之美
2.慢慢一筆一畫,令人感到療癒
3.培養繪畫興趣

延伸閱讀
情緒管理園藝植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