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人工牙根、電動車、日本晴空塔,都有MIT螺絲!

雜誌原標為〈小螺絲螞蟻雄兵 衝上全球第三大〉
文 / 沈瑜    
2021-09-29
瀏覽數 17,400+
人工牙根、電動車、日本晴空塔,都有MIT螺絲!
台灣有螺絲王國之美稱,為世界第三大出口國,MIT螺絲螺帽行銷全球。池孟諭攝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你知道嗎?美國每十顆螺絲中,就有四顆來自台灣。從最不起眼的標準品螺絲,到高單價的人工牙根、雙B汽車、波音客機、海上風電,甚至日本晴空塔,裡頭都有MIT螺絲。全台1850多家螺絲業者,超過五成集中在方圓50公里內的產業聚落。在這裡,產業鏈上中下游的靈活供應,造就岡山螺絲窟傳奇!

被譽為「工業之米」的扣件(螺絲螺帽等),看似不起眼,卻是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工業必需品。而台灣,正是螺絲第三大出口國,有「螺絲王國」的美譽。

台灣螺絲遍布生活周遭。7000多種品項,有小到連手指都捏不起來,也有大到可達3、4公尺左右的產品,被廣泛地運用在人工牙根、IKEA家具、雙B汽車、特斯拉,波音客機、海上風電,甚至是101大樓、日本晴空塔!

可以說,「MIT」螺絲無處不在。根據台灣海關進出口統計,每年約有120多國,約當全球半數國家地區都向台採購。其中,在美國更是舉足輕重,2020年市占高達43.3%。


沈瑜、彭杏珠整理圖/沈瑜、彭杏珠整理

主力做車用螺帽的國鵬工業董事長廖偉勳說,「去拜訪德國汽車生產線時,赫然看到賓士、BMW底盤上、保時捷儀表板內,都有我們出產的螺帽,當時我『哇!』一聲,又驚又喜。」

「沒有台灣螺絲,世界許多產業都會受影響。」台灣螺絲公會理事長蔡圖晉回憶,20多年前的「八一二」水災,水淹岡山螺絲廠房,只好停工兩、三個月,導致全球螺絲價格漲了15%,也牽連到工具機的生產進度。

台灣螺絲還扮演救難英雄,2005年,美國發生卡崔娜風災,各災區急需1200萬噸電力用螺絲,等於該產品全球一整年的用量。然而,台灣螺絲大廠晉禾卻能緊急於一個月內供應,完成這項不可能任務。

難能可貴的是,台灣螺絲的品質不僅好,蔡圖晉說,業者還能不斷地進行技術升級。例如,將一般螺絲改做成高單價的車用螺絲,價格馬上翻三倍;航太螺絲更不得了,立即漲100倍。如今醫療用螺絲,像是人工牙根,便可將原本一顆20元的螺絲,在品質提升之後,賣到3500、5000元!

全球密度最高螺絲窟 「董事長里」隱身其中

撐起全世界的螺絲,靠的是「螞蟻雄兵」,他們的規模多半很小,全台1850多家螺絲業者,年營收超過10億元的不到20家。而且,超過五成來自方圓50公里台南歸仁、仁德以南,高雄岡山、路竹以北地區。


沈瑜、彭杏珠整理圖/沈瑜、彭杏珠整理

尤其是岡山、路竹一帶,除了你我熟知的羊肉爐與豆瓣醬,更是全球密度最高的螺絲螺帽生產聚落,有「螺絲窟」的美稱。

「岡山一帶,每個家庭至少都會有一位成員或親戚從事螺絲螺帽工作,」金屬中心MII資深產業分析師紀翔瀛說。

蔡圖晉也說,路竹區的三爺里,更堪稱是「董事長里」,自己當老闆做螺絲相關產業的,不勝枚舉。當地學區的三埤國小,只要問到父母從事哪一行,學生幾乎都會舉手說是「做螺絲的」。

其實不只南部,北部過去因桃園國際機場、十大建設;中部因工具機、精密機械、汽車維修業等,就近需要,形成小聚落。但為何只有岡山一帶形成龐大「螺絲窟」?

這就要從「螺絲窟」的歷史說起,日治時代,高雄人李春雨到中國東北的滿州國做工,學習機械等技術,回國後發現機車螺絲仰賴進口,常缺貨,搶先機自製螺絲,於1949年創立春雨工廠,規模逐漸擴大,帶動周遭模具、機器設備、電鍍等加工廠設立。

「北三星、南春雨」,人才開枝散葉

春雨可說是岡山螺絲工業的祖師爺,培育出許多技術專業的師傅,其中不少自行就近創業,逐漸形塑出螺絲窟。

「春風化雨沐岡山」,如今業界知名企業,不少是從春雨「畢業」的優秀人才,如李春雨的小舅子蔡登標,曾在春雨工作,今為路竹新益董事長;朝友工業董事長孫得人也待過春雨;安拓實業董事長張土火,則來自春雨技術開發部獨立出來的春日機械。

由於產業興旺,當地不少透過親友、鄰居一個個介紹入行,使得岡山螺絲業「一家親」,彼此都有點關係,像蔡圖晉的姑丈就是李春雨、叔叔是蔡登標、堂弟是芳生螺絲董事長蔡朝進。

若說高雄以春雨為發展起點,台南則以三星科技(前身為三星五金)為首,業界稱為「北三星、南春雨」,這兩家催生出北高雄、南台南的螺絲產業聚落。

三星現為全球鋼鐵螺帽製造龍頭廠,創辦人李淵河於1968年開發出「高速螺帽成型機」,帶動台灣螺絲螺帽業自動化的發展,也在台南開枝散葉。

這進而形成如今高雄以做螺絲為大宗,台南則以螺帽為主的產業生態。

另外,台灣螺絲業一開始以內銷為主,直到越戰期間,美軍大量向台採購螺絲螺帽,就此奠定了台灣螺絲業邁向國際化的根基。

之後,中鋼成立,螺絲原料不用全仰賴進口,如螺絲上游材料線材盤元,就由中鋼配給,「扣件材料成本很高,占四、五成,就近找中鋼可省運費,自然形成產業聚落。」高雄科技大學模具工程系教授伏和中說明。因此,螺絲工廠如雨後春筍般地冒出。

良性循環下,螺絲業衛星工程也隨之活絡,自動化機器一一被開發,生管、品管也一日千里,讓台灣的螺絲螺帽,挾著高品質、低單價、交期快等優勢,打遍天下無敵手,出口值更曾穩居世界第一,占全球30%市場。

然而,後來中國螺絲業崛起,加以台灣的土地、勞工成本增加,導致廠商大量西進,2003年,台灣被中國超越,讓出冠軍寶座。

國聯機械董事長陳志宏指出,大陸以低價標準品攻向全球,許多台廠不敵「紅色供應鏈」而關廠,不少存活下來的廠商「打斷筋骨顛倒勇」,反而與大陸做出區隔,改做高附加價值產品,台灣螺絲業至今非但未被打趴,出口值還穩住在世界第三。關鍵如下:

優勢1〉產業聚集、專業分工

由於南部的螺絲窟,大多師出於春雨與三星,因此廠商間的默契水乳交融,相互扶持,再加上誠如台灣螺絲貿易協會理事長陳和成所言,上中下游相關企業,多設立在主力廠附近,且舉凡模具、電鍍、表面處理等周邊衛星廠商一應俱全,形成十分堅實的產業生態鏈。

蔡圖晉說,光春雨就約有200、300家合作加工廠,散布在岡山街頭巷尾,規模通常很小,往往是夫妻倆雇了師傅,早晚輪班,拚命地做,「判斷螺絲螺帽生意好壞,只要24小時都聽得到『登登登登……』發出機器聲音,就代表訂單滿載,連晚上都在趕工。」

正因為如此,有別於在國外採購螺絲螺帽,由於廠家彼此相去遙遠,想買齊,可能得繞行千里,跨國跨區並動輒幾天、甚至幾週的時間才行。反觀台灣,在半小時車程內,就有很多工廠。

為此,連義大利螺絲產業,都想向台灣取經。紀翔瀛說,義大利北部四家扣件大廠,寡占義大利的扣件產業,協力廠散落各地,光是打電話溝通、打樣,往往一星期就過去了。但在岡山,有業者螺絲模具出問題,早上11點打電話給兩條街以外的模具工廠求助,下午2點產品就出來,對客戶來說,不僅省時,更大大省下採購成本。

優勢2〉研發創新,瞄準中高階產品

此外,面對中國的削價競爭,迫使台灣廠商開始注重研發,更著重與先進國家客戶的互動交流,慢慢累積出對質量的品味和堅持,「台灣螺絲業就是『傳產中的高科技』」。紀翔瀛說,螺絲老董們各個求知若渴,最新科技都想接觸看看,舉凡智慧穿戴、電動車……,每天都想著這產品是否能鑽上螺絲,哪裡有高科技,就往哪裡鑽。

就連基層員工在這個力求突圍的文化下,造就出比其他行業更靈敏的市場嗅覺。上上下下都擁有著力求突破的共識下,難怪大崗山下的螺絲廠,可以接到特斯拉、波音的單,從稱斤論兩、一噸一噸賣的標準扣件,升級為全球汽車、醫療、航太業者的最愛,成為一顆一顆賣的高單價特殊扣件王國。

沈瑜、彭杏珠整理圖/沈瑜、彭杏珠整理

技術高度成熟 不斷開發新利基市場

伏和中指出,螺絲做大或做小,都是高技術活,一如應用於手機、硬碟的小螺絲,幾乎像頭髮一樣細,又得大量生產顆顆精準,儼然是門藝術;相對的,譬如離岸風電動輒50、60公分螺栓,由於放在外海,還要具備耐腐性,又有其獨到之處。

像是如保興業,製造「防鬆脫螺帽」,防鬆脫、防震,用於風電、太陽能板上;而安拓實業成立的子公司全球安聯,研發人工牙根,在當年進口為主的市場中,闖出一片天,如今市占在本土業者中達到一半。

至於三星、穎明、朝友、豐達科等業者已切入航太領域,由於該產業對於安全、耐用、精準有極高的要求、又得通過國際認證,「這也是為何一支航空用的螺絲上看上千元!」紀翔瀛說。

近年來,汽車產業變化劇烈,從燃油車,移轉到電動車、新能源車等,致使車用螺絲也得與時俱進。以身為電動車龍頭Tier 1供應商的恒耀,有別於其他OEM代工廠,早已切入客戶協同設計環節,特別是2014年併購德國扣件廠ESKA後,成為全球唯二有能力量產鋁合金汽車輕量化扣件的業者,比傳統車用扣件產品的售價、利潤還要高。

另外,台灣的螺絲更與全球高科技業無法脫鉤。路竹新益三、四年前就供貨半導體產業,總經理蔡仁哲表示,隨著中美貿易戰、疫情後,各國風險意識提升,想掌握產業鏈,對管配件的需求更大,光今年上半年,半導體業績已是去年一整年業績的二倍。

宛如一部台灣戰後工業史的螺絲業,已陸續出現第三、四代,令人驚訝的是,相較許多傳產面臨後繼無人的煩惱,螺絲業二代幾乎都願意接班;此外,螺絲業一般給人印象很陽剛,但在螺絲貿易協會舉辦的新世代座談會中,有不少二代女接班人參加。

台灣螺絲公會理事長蔡圖晉說,高雄螺絲人才濟濟,且二代幾乎都願意接班。池孟諭攝圖/台灣螺絲公會理事長蔡圖晉說,高雄螺絲人才濟濟,且二代幾乎都願意接班。池孟諭攝

蔡圖晉說,自己兒女都在公司上班,「應該有85%二代都願意傳承吧。」他認為,這是因螺絲業還有很大的利基與市場,光是師傅就有機會月領七萬、八萬,前途光明。

儘管扣件業欣欣向榮,今年1至7月螺絲螺帽出口值就成長逾三成,然而,也有隱憂。

首先,數位轉型、智慧製造尚不成氣候,陳志宏指出,知道智慧製造到真正執行的業者,不到10%,許多業者仍覺得沒必要,或是請不到科技人才。「再這樣下去,很容易被國際市場淘汰。」

另外,後疫情時代,紀翔瀛指出,扣件業面臨台幣升值,導致匯損;運費高漲、缺櫃,衝擊外銷作業順暢度;鋼價亦漲,讓材料成本高的扣件產業,經營壓力雪上加霜。

無論如何,唯有切入高階產品,路才能走得長遠;這也是廠商未來的核心競爭力。

數位專題
產業升級,無所不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製造業產業創新智慧製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