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一個浪潮結束、一個浪潮開始

文 / 成章瑜    
2003-02-01
瀏覽數 12,500+
一個浪潮結束、一個浪潮開始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這十年台灣的變化過程像由一個浪潮的開始、到一個浪潮結束。如果回顧這十年台灣的發展、變化,的確令人眼花撩亂,但如果能夠把握自己的定位,未來仍充滿光明。

從宏觀的角度來看,台灣近十年發展,其實也是國際歷史發展的縮影。從世界這十年發生的四項變化切入觀察,更能幫助大家明瞭台灣的問題與解決之道。

首先世界政治環境的快速變遷,牽引著台灣的發展。過去十年是人類政治制度變化最快的十年,從蘇聯解體、非洲許多國家邁向民主,人類歷史從來沒有這麼多國家同時在變,而且變得如此之快。1990年代是民主發展最快速時期,台灣正好趕上這股政治改革浪潮同步發展。

這十年是台灣政治加速民主自由發展的時期。解嚴造成全新的政治格局,前一代的政治人物離開,這段期間眾多政黨同時競爭。無數政黨、媒體報紙、乃至銀行、教育也全面開放,這是台灣從過去戒嚴時代突然轉變成民主化當中,前所未有的現象。

第二項變化是全球化。1990年代全球經濟體出現變化,從國家經濟轉變成區塊經濟。例如歐洲共同市場變成歐盟、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成立、亞太經濟合作會議(APEC)產生,許多經濟組織如雨後春筍。突然之間,世界開始討論區域化、全球化,無疆界經濟開始刺激世界,也刺激台灣的發展。

這十年對台灣而言也是全面展開國際化的時期。過去十年台灣人的行為開始大幅度走向國際化。我舉個統計數字說明, 1980年台灣開始開放觀光,1990年代人口大量出國達到高峰。1992年~2001年,十年間,台灣出國人次達到五千七百六十四萬人次,平均一人出國兩次以上,顯示台灣人民樂於走出國門。

台商無所不在

台灣企業的活動,在這段期間也出現變化。這十年的商業發展證明,台商真的是無所不在。台灣企業在東南亞地區每年投注的資金約450億~500億美元,流到大陸大約650億~1000億美元。這數字很驚人,顯示台灣有上千億美元在亞洲、全世界流動。

第三項變化是大陸經濟體的崛起。1989年發生天安門事件,1992年鄧小平南巡,大陸這十年不論在政治或經濟上均出現許多重大變革。大陸經濟體真正發生影響力則是在1996年亞洲金融風暴之後,影響台灣發展甚巨。

1992年大陸加速經濟改革開放,台灣開始與大陸經濟合流。如今長駐上海的台商據傳有三十五萬到五十萬人,數字很驚人。合流不是受到政治的影響,而是基於經濟事實。最近十年有兩千零九十萬人次去過大陸,對台灣經濟的影響不可忽視。

第四項是高科技帶來的革新。包括網際網路、個人電腦與生物科技,高科技不僅影響經濟行為,還有金融行為與資訊傳遞,這些都相互連動。我們的生活幾乎跟網路脫不了關係,金融業也因為網路而連成一體。在台灣,人們可以晚上不睡覺,從事歐美股票買賣,全都是拜網路所賜。

資訊與媒體發展已經徹底改變台灣。不管你喜不喜歡,媒體提供無數資訊,加速社會脈動。台灣的手機密度已是世界第一,門號已經超過兩千五百萬個,一件事發生,頓時便傳遍全島,資訊的同步對社會發展是有利的。

為何台灣人近年感到信心失落?主要在於,人民近十年來因為台灣定位不清楚而產生困擾,造成許多人感到前途艱難。

台灣若定位好,未來發展就不需擔憂。我認為可用五項指標來觀察國家定位,包括政治、社會、經濟、文化與環境。過去,當台灣發展出現問題,通常都是因為這些指標發生嚴重問題。

以政治方面為例,台灣在戒嚴體制下經濟發展很成功,但政治力量長期被壓縮,造成解嚴後必須花費許多時間來紓解,至今都還未完全解決。最近高雄市議會賄選事件我們可以瞭解,台灣還未完全民主化。這是因為台灣之前花太少時間從事政治上的改革。

台灣不僅是五項檢視指標定位不清,個人的定位也出現問題。當社會發展躍升時,人往往忘記定位為何,認為前途一片美好,都是機會,過度投資而迷失方向,甚至無法收場。

這十年間物質循環的步調也出現劇烈變化。我們祖父那一代可說是牛車時代,他們可以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過一生。那時牛車可以用一輩子,產品生命周期可能是五十年到一百年。牛車時代沒什麼變化,今天不同,什麼都變,而且變得太快,快到有時連適應都發生困難。你說幸運也好、不幸也好,這都發生在最近十年之間。當我們沒抓住自己定位時,就會在快速變遷下被淘汰掉。

所以重要的是我們要回過頭問,台灣國家的定位為何?人民自己的定位為何?

走出去才有生機

台灣要認清自己,走出去才有生機。我們是島國,不要把自己定位成泱泱大國,發展上有先天限制。台灣不能只為自己生產,而要為世界生產,世界都是我們的市場,這才是我們的定位。

台灣的定位必須回到五項指標。台灣在政治上要持續走向健全民主制度,回到基本面,假如沒有健全民主政治,社會無法成長。

在經濟面,台灣必須定位成具競爭力的輸出經濟體。管理大師麥可波特(Michael Porter)訪台時曾提到,台灣是兩條軌道組成的經濟體,一條是製造業,另一條是服務業。台灣的製造業可與世界列強並駕齊驅,是具競爭力的產業。服務業雖然比較弱,但從觀光業出發仍大有可為。

台灣百分之百要發展觀光業。台灣自然條件非常好,觀光業大有可為,前題是台灣人要先喜歡自己的居住環境,別人才願意來旅遊。

面對國內外局勢的轉變,個人應如何自處?我認為首先還是要清楚瞭解自我定位。

自我定位就是要有判斷力,瞭解自己的優缺點,不因一時的誘因誤導而迷失自我。過去十年太多成功企業家如今消失不見,基本原因就是定位不清楚,以為大好時機來,不斷投資不熟悉的產業,結果下場非常辛苦。

接著要洞察外在世界變化,保持隨時應變跟轉業的能力。我認為未來人的特質就是保持應變求生存。世界變化這麼快,應付不來就會失敗。我的父親或祖父那一代,一生可以只做一種職業,如今實在很難,換職業的人太多,未來人很難守住一個職業做一輩子。

面對局勢變遷,因應之道就是不斷學習,不保持學習未來無法生存。

以我為例,過去職業轉換很多,從航太科技教授、立法委員、環保署長一直到外交部長,每個行業都相差懸殊,但是我每段時期都花很多時間自我充實,因為我知道如果不如此,我就會被淘汰。

最後每個人必須培養國際化人格跟能力。未來世界,沒有人會老死台灣。過去十年台灣平均每人出國兩次多,因此必須開始培養國際人格,包括強化溝通能力、瞭解文化,才能與國際相處。

在逆境中求生存

我的人生哲學是,人生當中有兩個東西永遠存在:一個是順境,另一個是逆境,自己應該先認清當下身處順境或是逆境。

逆境有逆境求生的方法,跟順境不一樣,如果你用順境的觀點做逆境的事,會很辛苦。

比如說,我們在順境的時候,常會抱怨工作加班太多,怨聲載道;可是在逆境的時候你就得接受,因為大環境不會給你選擇的機會。人民與政府都要共同體認,如何在逆境中求生才是眼前最重要的事。

談到二十一世紀的趨勢方向,我認為首先民主化的浪潮會繼續前進,未來美國還是會領先全世界,由它所帶動的民主思潮會繼續下去。

另外在社會面,群眾要求公平正義呼聲將持續不斷,照顧弱勢族群是應該努力的方向。最後更重要的是台灣人民要跟國際接軌,除了語言能力之外,更重要的是思想與交流。

在逆境中要過逆境該過的日子,有一天我們還會回到順境,不會永遠面對逆境。(成章瑜、高聖凱採訪,高聖凱、林昱君整理)

本文出自 2003 / 02 月號

第200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生活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