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學習觀念的革命

文 / 魏棻卿    
2003-02-01
瀏覽數 15,050+
學習觀念的革命
Line分享 articlefont

上午十點鐘,該是上課的時間,卻有一群平溪國中的學生,嘻笑漫步在平溪鄉十分村的煤礦軌道旁。

隨手拈來路旁的芒草,巧手一變就成了小鳥、小雨傘,「甚至還可以做成一把劍呢!」台北縣平溪國中學生興奮地說。

這群學生其實正在上課。為了親身體驗「煤礦」的主題課程,平溪國中師生走出教室,隨當地文史工作者搭小火車到十分村。

十分村早期是煤礦產地。從興到衰,見證了台灣能源工業的歷史沿革。透過文史工作者手中的擴音器,十分村的煤礦風華逐漸擴散,在國中學生稚嫩的心靈拼湊成形。

「我們希望在孩子的生命記憶中,能夠沈澱、迴盪一些東西出來,」平溪國中教務主任林月鳳說。

親身體驗,培養愛的能力

平溪國中的教學方法,正是後現代思維的教育現場。

所謂後現代思維的教育場景,可以是教室的黑板,也可以是室外的自然畫板。這裡強調親身體驗的後現代思維,是九年一貫課程的教育靈魂,正在台灣的教育貧地上,颳起一陣學習革命風。

「九年一貫課程顛覆了過去的學科思維,」國立台北師範學院課程與教學研究所教授莊明貞說。

九年一貫為學生帶來體驗式的學習革命,並落實在「知情意」的養成教育中。

認知,是知識的傳遞;情意,則是正向價值的傳遞。在以開放教育聞名的日本夏山學校創辦人尼爾眼中,「情意的本質是,愛。」

愛,來自於親身體驗。要培養學生愛的能力,就是在建立他們和環境之間的互動關係。

去年10月,平溪國中師生體驗了一場「河盼」主題課程。河盼,盼的是基隆河的源頭,盼的也是基隆河注入太平洋的第一滴水。浩瀚的太平洋,讓人感受到海的遼闊、人的渺小,「也讓人在大自然面前,學習謙卑,」平溪國中校長李玲惠道出河盼課程的深層意念。

這種意念,如同日本自然保育學者田中正造曾說的,「關懷河川,重點不在河川,而在人心。」

心中有愛,才懂得謙虛、懂得感恩。體驗式教育,讓學生扮演社會中的無名英雄,體悟作家陳之藩所提出的「謝天」的感恩心情。

修過戲劇課程的大直綜合高中國文老師張幼玫,將文學結合戲劇呈現。在鋪著檜木地板的七○一教室,國一學生六人一組,賣力以最精準的肢體語言,描述生活周遭的無名英雄。

從小組討論到演出的過程,不僅培養學生溝通合作的能力,「還培養觀察力和想像力,」張幼玫認為這有助於學生反思自己、發現自己。

文學結合戲劇的演出中,張幼玫觀察到,「每個孩子的表情都是笑著的,」心也同時在微笑。這種心靈解放,不是坐在教室上國文課所能觸及。

主動學習,才有成長競爭力

體驗式教育,將知識化為應用場景,讓學生領會探索知識的樂趣,進而主動學習。

知識有效期逐漸縮短。連最保值的人文科學知識,「衰退期也從先前的十五年,縮短至2000年時的八到十年,」知名教育心理叢書作者鄭石岩說。

面對知識高速運轉,「唯有主動學習才是長程的競爭力,」清華大學動力機械工程系教授、新竹市家長聯合會理事長賀陳弘強調。

大直綜合高中端出實做課程,挑起學生主動尋求知識養分的胃口。

「再放一顆大電池試試看……,」在大直高中七○四教室內,幾位國一生圍著小桌子,正屏氣凝神等待水塔的重力測試結果。

這是自然與生活科技領域中的營建科技主題,目的在引導學生思考該如何以最少的吸管建造最堅固的水塔。

過程中,學生必須先畫設計圖、構思水塔的各部組成。為了建造最承重的水塔,「學生還會運用數學計算,探索承重原理,」大直高中自然與生活科技領域老師王貞蓉感受到學生的主動積極。

位於高雄市的華山國小,甚至將知識引進職棒現場。

去年11月在古巴舉辦的洲際盃成棒賽,引發職棒熱潮,華山國小師生也很投入。導護老師在司令台上叮嚀安全細節之外,還不忘隨時報告中華隊的最新戰績,呼籲大家一起來為中華隊加油!

那幾天,職棒歌曲穿透校園,也穿透人心。學校還展開職棒專題的研究,帶領學生認識青少棒歷史中的紅葉傳奇、瞭解棒球的比賽規則,並體會棒球運動對台灣民心的凝聚意義。

華山國小很重視類似的體驗式教育。「將知識化為體驗,才是學生帶得走的能力,」華山國小校長劉維奪說。

教學相長,老師帶頭學

九年一貫,也是一場學習態度。學生轉換學習態度,老師和家長也要學習對話。

校長要先化被動為主動,「扮演火車頭角色,帶領老師向前衝,」劉維奪重新詮釋校長的角色。

像大直高中校長余霖、平溪國中校長李玲惠、高雄市華山國小校長劉維奪等,都會主動和老師進行對話,並提出點子,引導老師共同激盪。

老師扮演授課者,需要自我對話,也需要互相對話。

老師必須從自我對話中,尋求成長。

大直高中自然與生活科技領域老師王貞蓉為了教學生用保特瓶做一艘船,自己先試做,發現不懂就看書,還不懂再問人。雖然辛苦,她卻直說自己也學很多。

大直高中國文老師呂金霙為了讓學生從鳥類欣賞中養成美感,四處蒐集鳥類圖片,並思考學習如何在電腦中安插呈現,以達到最好的引導效果。短短一堂課,前後卻花了她一個月的時間。

主動學習的能力,也成為老師的必要裝備。因為,「要培養主動學習的學生,老師必須先主動學習,」知名教育心理叢書作者鄭石岩道破重點。

老師從彼此對話中,拓展學習領域。

自稱電腦白痴的台北市興雅國中英語老師林淑媛,就經常和學校的資訊老師討論課程的結合,例如教學生如何將英文自我介紹的內容製成投影片。

老師跨出學科界線走向整合,豐富了教學內涵。另一個收穫是,「當老師懂得以開放的心胸接納同儕時,就會懂得接納學生的不同想法,」大直高中主任惠沁宜發現。

家長積極走進學校教育

《遠見》雜誌調查顯示,老師和家長對於孩子未來應該培養或加強的能力,有高度共識(頁126)。但有共識,更需要有親子間的互動和對話,才能強化孩子的學習能力。

九年一貫強調多元適性的學習,需要家長參與更多的學習過程,但家長似乎難以適應。

網路上流傳著一則真實笑話。有位媽媽準備就寢前,才從聯絡簿上得知老師要孩子明天帶一隻小動物到學校。臨時不知道到哪裡抓小動物的她,只好氣急敗壞地對女兒說,「明天把你弟弟帶去。」

這則笑話,投射出眾多家長的焦慮。問題背後,因為家長對教育觀念始終沒有改變。

家長的傳統思維中認為,將孩子交給學校後,就是學校的事。「但孩子是社會的、學校的、更是家長的,」因此教育部長黃榮村呼籲,全民應該把教育也視為自己的責任。

家長可以更積極走進學校教育,試著學習彼此對話。

九年一貫讓家長參與孩子學習的機會更多。華山國小老師黃慧琳,就曾請家長帶孩子參觀博物館,之後再讓孩子到課堂共同分享,延伸學習視角。

家長資源也能進駐校園。林淑媛會利用班會時間請家長分享職場經驗。隨著不同家長的職場領域轉換,學生也有機會提早見識多元社會中的不同角色,思考自我定位。

後現代教育思維附著九年一貫之軀,正推動台灣社會往前走。「課程改革,可以引領社會價值的改變,」莊明貞說。

唯有社會價值改變,才能孕育出未來的POWER新世代。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