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邁向一個成熟偉大的社會

文 / 遠見編輯部    
2003-02-01
瀏覽數 16,100+
邁向一個成熟偉大的社會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湯恩比(Anold Toynbee)在《歷史的研究》一書中提出「挑戰與回應」的概念,認為唯有自決,文明才會繼續成長。所以他有一句話,「生命的每一個場景都是問題,成長的每一個轉折都需努力,唯有自決的成功,才能造成生命力的昇華,帶來文明成長的契機。」文明要成長就要自決,自決才有生命力;換句話說,當挑戰來臨時,我們唯有踏實的面對,並且勇於決斷,如此才能激發出強韌的生命力,使文明得以進步與成長。

過去半個世紀以來,在國人共同的努力下,台灣很快地經歷了經濟起飛,迅速走入高度工業化和都市化的資本主義社會。進展到二十一世紀的今天,我們無可避免地捲入了全球化的潮流中。與進步國家一樣,我們也需要面對經濟成長率的限制、無國界的穿透性、多元價值觀的混亂、與環境生態保育的新倫理。

新的時代需要新的價值觀與新的策略,台灣要邁向更美好的未來,首先就得充分瞭解自己在當代世界發展過程中的處境,認知自己的潛力與限制,才能尋找到新的願景與出路,並且成功轉型,邁向一個更成熟偉大的社會。

重建社會核心價值

人是所有問題的核心。人的價值觀與相應而來的作為,更是一個社會向上提升或向下沈淪的主要關鍵。歷史學家史賓格勒(Oswald Spengler)說過,「文化是一個有機體的生命歷程,文化有誕生、茁壯、成熟與死亡。」歷史一再地上演並清楚地告訴我們:文化興起,文化衰亡。當周遭環境的變化改變原有社會,人若是未能因應環境與時空的變化,重建社會的核心價值,改變成功的定義與追求的目標,這個社會就會衰亡。遠自羅馬帝國的崩潰,近至滿清的覆亡,皆是如此。

美善的價值觀是凝聚社會向前邁進的主要因素,然而隨著科技的高倍速發展與專業分工的日趨細膩化,人愈來愈沒有能力完整地關照生活的各個面向,再加上資訊的爆炸與媒體的光怪陸離,現代社會的價值觀也日趨稀薄與淪喪,這不能不說是一個全球都必須面對的危機。

問題出在人身上,同樣地也必須回到人的身上來解決。而重建社會的核心價值,改變人對世界的看法與對環境、社會、公共事務的態度,並且養成終身學習的習慣,將是提升人的品質,讓社會向前邁進的主要因素。

與自然和諧共處

回顧文明發展的歷程,我們看見人類對環境的能力,如果能夠明智地運用,將有助於人類享受開發的利益,並且改善生活品質;但是如果運用不當,則對人類本身以及環境都將帶來難以估計的災難。也因此,聯合國在1972年通過的「人類環境宣言」特別指出:人類應具有在足以保護生活尊嚴以及福祉的環境中,經營自由、平等以及適當水準生活的基本權利;同時負有為當代人及未來子孫保護環境與提高環境品質的義務。

過去上一代為了謀求經濟的發展,進行無節制的開發,導致嚴重的環境破壞。這些年來的土地污染,以及水災、旱災、土石流等嚴重的天災,就是下一代承受的苦果。

就以蘭嶼核廢料的處置為例,一個沒有遠見的的政策,造成現在完全無法彌補、難以解決的後果。蘭嶼本來是太平洋上一顆耀眼的明珠,卻因為核廢料的存放,嚴重扭曲了這塊美麗小島清亮的臉龐。過去大家漠不關心,但是現在呢?我們所要付出的代價多到我們無法承受,只要核電運轉一天,這樣的代價就沒有停止的時刻。

過去的錯誤,必須依賴下一代在生活觀念上的全面革新,才有徹底翻轉的可能。就像環保署限用塑膠製品政策的實施,是為了建立更乾淨、更永續的美麗寶島。政策執行之初,大家或許會因為不習慣而感到有點不方便,但這項行為習慣的變革,就是一次集體性的身教;它試圖移植一個重要的觀念到下一代心中——台灣是唯一的、是不可取代的,我們必須為自己以及後代的子孫,與環境和平相處。

我們希望我們的下一代是充滿土地關懷、愛護生態的胸懷,抑或是只顧急功近利的短視眼界,端看社會價值如何形塑;當我們珍惜土地,與自然和諧相處,我們所獲得的回報,將會是一種更潔淨、芬芳與完整的美好世界。

關懷與付出:積極參與公共事務

如果沒有理想,生命必然枯萎;但是,如果理想不去實踐,它本身就是空洞的。我們既需要知道自己要創造的社會是什麼樣子,更需要藉由積極地參與公共事務,朝向這個社會具體邁進。

許多人覺得社會病了,或者不滿意現在的環境,渴望擁有更高品質的生活。而只有關懷與付出,能溫柔地包紮社會的傷口,讓我們的理想得以實現,讓社會更和諧與敦厚。我們的參與與涉入,往往是從我們的身邊——社區著手。當我們熱情地參與與付出關懷,我們不僅不會變得匱乏,生活反而將因為付出、參與與互相學習而更成熟、更豐碩。

二十一世紀社會的改變必須從社區著手:結合在地化與公民意識,透過學校與社會教育內化成為每一位國民的視野和能力。讓這些新的核心價值滲透到不同的領域和學習活動中,讓我們以及下一代學習如何參與社區公共議題、培養社會認同、關懷弱勢與他人、愛這塊土地與自然。能夠做到這些,我們在面對全球性的競爭時,當然就會有自信、自尊與自主,我們的地方社區和民間團體也會形成支撐社會基礎的兩根柱子。社區學習與公民社會是社會轉型的基礎工程,也是台灣社會文明化不可或缺的結構因素。

廣闊與深刻的視野:全球化與在地化

大家知道,二十一世紀全球化的浪潮風起雲湧,全球化與在地化是大家都必須面對的兩個主要議題,也有不少人為此爭論不休。很多人以為既然要全球化國際化了,那麼當然就不應該也不可能有本土化和地方化的需要,因為這兩個看起來似乎是矛盾的,然而這是一個嚴重的誤解。

全球化與地方化是相隨相生的。二十世紀偉大的詩人聶魯達(Pablo Neruda)曾說,「當我們愈深入,也就愈新穎;愈有地方性,就會具有最大的普遍性。」因為認識土地,我們才會擁有自信與力量,因為獨具特色,才能在全球化中保有一席之地。

去年我出訪中美洲友邦,進行經貿合作與文化交流之旅,對於當地豐富、多元的文化特色,印象深刻。在二十世紀中期,有所謂的拉美文化大爆炸現像,原因就在於拉丁美洲社會開始認同自己的文化,向自己生長的土地尋找養分與資源,才能造就獨特且豐富的文化與創造力。

因此,我們在走向全球化國際化的過程中,更必須重新去認識我們的風土與民情,並且積極地提倡本土化與地方化。讓我們的城市、地方和社區,發展出各自的認同,分別向全世界發訊,與全球接軌。「國際地方化」「地方國際化」,我們的下一代必須培養既廣闊且深刻的視野,才能在邁入新時代的途中認清自己的方向。

社會邁向全球化的準備,無疑要依賴人才的培育。現代社會是個腦力競爭的時代,腦力在哪裡,人才就在哪裡,競爭力也就在哪裡。自從接掌行政院後,我無時無刻不在思索如何提升台灣的競爭力、加強台灣人才的競爭優勢。行政院在去年提出了「挑戰2008——國家重點發展計畫」就是希望台灣在與世界競爭中,充分瞭解到自己在當代世界發展過程中的處境,認知自己的潛力與限制,找到新的出路,成功轉型。

六年國發計畫中的第一項,就是「e世代人才培育計畫」。簡單地說,這個人才培育計畫最重要的還是在於國際化人才的養成、青少年活力的促進以及學習社會的推動。藉由教育改革,讓e世代的年輕學子能夠自信地面對全球化、國際化的挑戰。

社會化、人性化的教育

過去,我們的教育向來是由上而下,全國統一,意識型態色彩濃厚,行政介入很深。從早期以來,教育是為統一國家,為富國強兵而設。晚近在資本主義體制下,教育是以訓練和提供勞力與技術為目標。個人的心智成長與社會人性的養成,幾乎淪為附帶性的目的。也因此,人與社會的脫節日甚一日,一個完全社會化與人性化的教育設計已經離開我們很遠。

也因此,如何克服長期以來學校教育體制所沈積的問題,讓教育學習成為生活的一部分,讓學習內容與過程回歸到人性與社會存在的本質,讓心智成長成為教育的核心價值,這是教育以及一個社會要邁向成熟的關鍵因素。

時代在進步,知識不斷翻新,資訊不斷累積,我們的學習步調不能停下來。觀念的革新與社會的改造需要持續不斷地學習,而學習也不只在於學校內,更在於整個社會。此外,終身學習與社區營造也是相輔相成的。以學習者為主體,依照興趣與需要去學習,社區營造將更蓬勃發展,人民的生活環境、品質也才會改善。

一個終身學習的社會,才能與時俱進,永續發展。

結語:未來在我們的手上

雖然台灣社會未來的發展同時要面對全球競爭、大陸崛起以及歷史的包袱等諸多課題,但我們也無須悲觀。挑戰與壓力適足以激起我們的生命力與創造力,讓我們更緊密地結合在一起。未來在我們的手上,只要我們能凝聚高度的共識,一起將改革的理念化為具體的行動,一個更成熟偉大的社會必將來臨。

本文出自 2003 / 02 月號

第200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生活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