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考教師資格是為了不當老師……不孝有三:不考教師資格、 不考公務員、不回家鄉工作

我們要如何「孝」著活下去?
文 / 一流人    
2021-06-23
瀏覽數 44,300+
考教師資格是為了不當老師……不孝有三:不考教師資格、 不考公務員、不回家鄉工作
僅為情境圖。取自pexels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編按:當老師很好,當公務員也很好,各種體制內的工作依然很好,問題不在於工作之間的優劣之分。那些被戲謔為「不孝」的衝突與矛盾,或許只是缺乏溝通和安全感的結果。(本文摘自《一人份的熱鬧》一書,作者為尹維安,以下為摘文。)

不孝有三

我前段時間滑SNS,看到一個大四學弟的發文:

不孝有三: 不考教師資格,不考公務員,不考研究所。

我對這個話題很感興趣,就和他聊了聊,採訪的時候順便發了一則動態和讀者們聊聊,不到一小時,動態下方就有了二百多則留言。因為我小時候被管得不算多,在人生重大的選擇時刻基本上都靠自己,父母只是會給我參考意見。如果不是這次聊天, 我可能不會得知那麼多經驗之外的事情: 有那麼多的年輕人,才二十多歲,人生就好像已經被安排得明明白白了。

很多故事是相似的。高中被管夠了,大學拚了命也要跑出來,好不容易到外地念大學,自己施展了一下策劃人生的才華,臨近畢業,父母開始召喚著:

「女孩子當老師多好,有假期,還不累。」

「現在經濟環境不好,公務員多好,有穩定的薪水,不容易失業。」

「你跑那麼遠幹嘛? 在家附近找個工作就好了,你有個意外怎麼辦,我們怎麼照顧得到你?」

每次要和父母談談理想,他們會劈頭蓋臉地叫你學著現實一點。

為什麼有那麼多的父母認為教師資格證、公務員或者說家鄉的穩定工作才是人生的C位?一旦我們不遵守,就會有「不聽話」、「不懂事」、「不成熟」的標籤貼上來。

人生已經如此艱難,我們要如何才能「孝」著活下去?

「什麼才是『孝』?我們是否可以在這些人生方向的決定上與父母達成共識?」我就這個話題採訪了周圍的一些朋友和同學,發現這與其說是我們與父母之間的戰爭,不如說是爸媽腦海裡自己與自己的戰爭。

不考公務員

學弟濤濤在我看來不太適合做公務員,因為他坐不住,愛玩。以前我幫他上過課, 下課後他騎著機車帶我到附近的小巷子裡吃燒烤,拉我去遊樂場玩跳舞機, 假期回去有空會約著我逛街、吃小吃。

他大學就是在家鄉讀的,我還記得他報志願的時候想填外地大學,硬是被父母改成了本地大學,讀的科系也是相當「熱門」。

現在升大四,學校馬上要安排實習,可以去外地。他期待去工作,但家裡不准,爸媽只給了一個選擇:考公務員。

爸媽說:「考到你考上為止。因為公務員穩定,有固定薪水,你會輕鬆一點。」

但他有點難過,如果這一次再不出去,怕自己一輩子都沒有什麼機會出去看看了。

濤濤和父母的關係一直很好,從小到大也都習慣聽話,可能這反而把父母「慣壞」 了。當他提出想去某個城市試著找找工作,得到的評價是無理取鬧和任性。當晚的新聞說那個城市刮颱風,父母就以「那裡很危險,颱風天說不定會被東西砸到」之類的理由搪塞過去了。

他今年21歲,媽媽告訴他:「只要你還沒有結婚,就一直是小孩。」

但他希望可以像個成年人一樣為自己做一次決定。

不考教師資格

我的讀者lululu考教師資格是為了不當老師。

半年前拿到教師資格的她其實並不想當國文老師,但教師出身的父母根本沒有給她拒絕的權利。

才大二的時候,爸媽就三不五時打電話要她準備考教師資格,lululu嫌煩了就氣沖沖地去報了名,但她在報名前和父母說好了:「我先去考,如果考到了,你們就得讓我自己決定。如果我在外面闖了兩三年都沒什麼起色,我就回去當老師。」

父母說:「好,你先考。」

lululu 備考的時候壓力很大:「題目並不難,面試也順利,但我真的好害怕如果拿不到又得浪費半年,就不能去實習了。」

好在一切順利,她真正喜歡的工作是編劇,即將到一家影視公司實習,父母理解了她的選擇,但也提醒她,做編劇很累的。

「沒有什麼工作是不累的。如果可以在外面多見識一下,我承擔得了。」lululu是個反抗成功的案例,但她獲得的自由時間只有兩三年。

「走一步看一步吧。」

lululu 很理解父母,但也很珍惜來之不易的暫時的自由,或許這是當下最兩全其美的做法了。

僅為情境圖。取自pexels圖/僅為情境圖。取自pexels

不回家鄉工作

我的閨密L前幾天剛和父母大吵了一架,原因是她要去外地找工作,但父母說家附近城市的一個銀行缺人,有熟人牽線,面試得好八九不離十,去吧。

她知道這是個陷阱,回去了就出不來的那種。

L的英語一直很好,想著畢業後去外商之類氣氛輕鬆、可以展現自我價值的地方工作,就算累一些都沒關係。但昨天她和父母通電話,父母苦口婆心地勸她還是先考上研究所,然後回家鄉當個老師,去不了大學就去個高中、高職也行。

她覺得生氣又難過,不知道為什麼父母不相信她可以做一些「更好的工作」,一番談判之後雙方僵持不下,和解策略是L先申請國外的研究所,研究所畢業之後再做打算。

L上了大學之後不太敢回家,因為父母都比較強勢,小時候不太敢反對他們,以至於強勢也有了慣性。

「爸媽其實大多也是『焦慮卻無知』的,對大環境也不算很了解,但就愛瞎著急。」

有一次L的媽媽說要她研究所讀一個比較務實的方向,L反問比如說呢,媽媽支支吾吾半天自己也說不清楚。

L說自己真的很愛父母,卻也是真的不敢離他們太近,有時候父母反而像「巨嬰」, 不斷地要求,不斷地需要得到滿足。

「我覺得父母應該學會不被需要,因為沒有一個人是永遠需要一個人的。」

年輕人不是瞎闖的一代

很早之前,我爸媽也說過要我去考教師資格,到後來也漸漸不提了。後來我問我媽為什麼,她說反正你也不願意,何必呢?

這不是最真實的原因。

她說她去上學第一節課老師就問她們:「你的理想是什麼,你來這邊上課,你的目標是什麼?」這個問題把她給問倒了。本來她只是過來打發時間順便學點東西,沒想到老師卻問了一個感覺早就不屬於自己的問題。

孫女士說,很多年輕人口中的「目標」和「夢想」在中年人身上漸漸都已經找不到了。他們想把孩子留在身邊,想要替孩子做出人生選擇,可能就是因為孤獨和沒自信。

當自己的學識程度、威嚴和自身成就已經不足以說服小孩的時候,也只能用情緒去「綁架」孩子,那是一張無理取鬧卻可能有效的底牌。

很多中年人也會害怕自己跟不上時代,慢慢地被這個世界拋棄。而孩子是對自己而言最親密的人,將他們留在身邊,如同抓住一根救命稻草。

沒有那麼多離開父母就活不下去的小孩,多的是離開小孩就喪失人生意義的父母。

那些被戲謔為「不孝」的衝突與矛盾,或許只是缺乏溝通和安全感的結果。

當老師很好,當公務員也很好,各種體制內的工作依然很好,問題不在於工作之間的優劣之分,而在於很多年輕人在就業選擇時因為與父母溝通的缺乏和對彼此的不信任,導致雙方都失去了自由和體面。

我在採訪的時候有一個問題是:「你在選擇職業方向時會考慮的因素有什麼?」

上文提到的三個年輕人,我的讀者們,包括我自己,其實多多少少有提到:「會考慮父母的意見以及父母的養老問題。」

我們這些二十多歲的年輕人不是瞎闖的一代,我們願意對自己的每一個決定負責, 以換取自己人生中大部分選擇的自由。

給兒女自由去往任何方向的權利

寫到這裡,我想起前段時間看某篇隨筆時讀到的一個故事: 一位父親在女兒18歲、19歲、22歲生日送的禮物是機車、二手汽車和汽車。

女孩很困惑為什麼自己收到的是車而不是花裙子,或許自己的父親更想要一個兒子。想到這裡,她不禁有些自責——如果自己是個男孩子,或許可以跟喜歡機械和車的父親有很多共同話題吧。

後來有一次聊到這件事,父親告訴她:「女兒可以當兒子養,但兒子不能當女兒養。」

至於為什麼送車,是因為父親覺得女孩開車很帥。他說汽車的所有設計中他最欣賞的一項是中控鎖。(中控鎖是一種汽車配件,使用該鎖,不用把鑰匙插入鎖孔中就可以遠距離開門和鎖門)

女孩一直不明白那有什麼特別的。

直到後來她做了一個專職的旅行攝影師,整日需要四處奔波,獨自駕車出行,她感謝自己很早就學會了駕駛。

有一次出差回家,深夜駛出機場的停車場,忽然聽到中控鎖發出的清脆的「哢嗒」 聲,讓她在孤寂中感到安穩。

她忽然很想哭。

因為自己在很小的時候,拿到的不是一條花裙子,而是一把車鑰匙,父親將世界四通八達地在她腳下鋪開,給了她自由去往任何方向的權利。

至於中控鎖,是父親希望她懂得,哪怕自由,也該在自由中學會控制自己的人生。

或許每個父母到了一定的時刻,就得把一把鑰匙交到孩子的手上,讓年輕人自己去探索。

畢竟每個人的人生終究是自己的。

《一人份的熱鬧》,尹維安著,時報出版圖/《一人份的熱鬧》,尹維安著,時報出版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原生家庭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