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東西民情文化大不同!三種「人與人的連結」,恐讓封城破功

文 / 林士蕙    
2021-05-28
瀏覽數 27,250+
東西民情文化大不同!三種「人與人的連結」,恐讓封城破功
封城時間一長難免引起疲乏,根據國外經驗可能出現三大破口,成為政府防疫挑戰。(圖為德國街頭提醒民眾戴口罩的標誌)達志影像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依照各國經驗,封城模式簡單分成三種,而因為當地民情差異的影響,要因應的挑戰也大致上有三種:歐美人無法停止派對、中日韓無法停止辦公、印度與東南亞則禁不了宗教活動。

5月中,當雙北市長接連宣布進入三級警戒,平日人潮洶湧的信義區百貨商辦區,瞬間變空城,讓人深深感到台灣民眾防疫上的超強執行力。

不過,當封城時間一長,難免引起疲乏,破口會從哪裡湧現?根據全球各國施行封城已一年的經驗,以及各國民情文化的差異,有很大關係,政府因應挑戰的方向也大不同。

歐美〉熱愛社交,難控管私人聚會

歐美地區民眾的人權意識相對高,也注重休閒生活的品質,再怎麼防疫,派對還是不能少。因此,在封城時間,歐美政府在控管民眾舉行私人聚會上,可說是吃足了苦頭。

旅居荷蘭的台灣人陳幸萱指出,以荷蘭去年的經驗來說,封城措施和台灣類似,是因應疫情升溫逐步變嚴:一開始先封餐廳酒吧;再來是限縮私人社交的聚會人數。不少熱愛自由的荷蘭人,往往是見招拆招,未必聽從政府勸導。

彙整當地媒體報導與網友經驗,確實如此。像是當餐廳不得進入後,許多荷蘭民眾熱中到公園開野餐會,反而造成公園比平日商辦街道還熱鬧、萬頭攢動的奇異景象。

家中社交聚會人數雖有嚴格規範,因為主動巡查可能造成擾民,當地政府只能用善意宣導,結果就導致年輕人私人派對大增,造成防疫破口。後來,當地政府也不得不撒下嚴格的宵禁,遏止民眾晚上出門跑趴狂歡。

確實,不只是荷蘭面對這樣的困境,包括英國、德國、法國、義大利與美國加州等,都因受迫於難以控管室內私人派對,均已祭出「宵禁令」,即便面對民眾高調抗議,至今堅持施行,就可看出此挑戰的棘手程度。

外帶20份炸雞,肯定有群聚

根據《紐約時報》報導,若不靠宵禁令,私人派對只能靠有心人糾舉。

澳洲去年也因疫情祭出室內派對重罰法條。在墨爾本市郊一處速食店,兩個消防隊員入內點餐外帶時,察覺有來客點單20份炸雞餐。由於午夜,只可能是私人聚餐,立刻讓兩人起疑,決定通報。果然讓警方發現鄰近正舉辦一個有十幾人參加的生日派對。

縱然這些參加派對人士都受到重罰,也避免了群聚感染災難。實際上一般人要像這些消防員,隨時注意周遭線索,執行上難度高。

陳幸萱認為,其實,荷蘭絕大多數人願意遵循封城措施,面對這些熱中派對的年輕人,也是搖頭。只不過歐洲人確實普遍對於戶外活動、以及參加派對有難以割捨的熱愛,一時要改確實不易。

中日韓〉挑戰工作文化,遠距辦公有難度

確實如此。去年疫情以來,儘管日本給人國民素質佳且較循規蹈矩的印象,但防疫仍狀況頻傳,出人意表。其中一個原因,就是日本企業文化,還是崇尚傳統辦公方式所致。

根據英國調查YouGov統計,去年4月疫情首波來襲時,縱然日本政府已呼籲各界採取遠距辦公或上學,但,真正實踐的人士僅占18%。

由於許多上班族仍保持實體辦公,難以避免群聚,變成日本防疫缺口。當地政府大力宣導下,企業開始積極採購各類遠距上班需要的軟硬體,截至今年,使用遠距辦公的比例才接近五成。

另外,當在家上班變成常態,工時界定就變得模糊。陳幸萱指出,歐洲人的勞權意識很強,員工就算遠距上班,時間一到絕對關機。相對地,台灣人可能不好意思拒絕工作,以致踰越每日工時極限,甚至在家工作造成過勞。

其實,中國大陸許多科技大廠、互聯網公司,也多崇尚高工時思惟,封城期間改成遠距上班,往往只讓工時增加。

像是一位在某間位於上海的科技公司任職的台幹小威(化名)感嘆說,疫情前,他通常最晚午夜前能下班,回家約凌晨2點能上床入眠。疫情發生後,改在家上班的他,原來以為可以多些時間陪家人,結果是凌晨半夜,還必須回應主管訊息,睡眠與休息時間更被壓縮。

史丹佛大學最新研究顯示,開視訊會議比實體會議更令人疲憊,在封城期間經歷過所謂的「Zoom Fatique(視訊疲勞症)」的人,甚至還會壓力大到需要尋求諮商。當然,視訊溝通變多,也讓主管不易評估員工實際表現。國內公部門如何把關,維護勞資雙方的權益?勢必是封城期間一大挑戰。

印度與東南亞〉宗教活動禁不了,人滿為患

至於今年不敵新一波疫情的印度,一部分原因是當地人宗教信仰深厚,參加活動時難以避免群聚感染所致。這類對宗教活動管控不易的挑戰,也常發生在印尼、馬來西亞等東南亞各國。

旅居印尼十多年、現為資產物業管理公司執行董事的賴珩佳表示,印尼是全球擁有最多回教人口的國家。當地,每週五中午集體禱告禮拜,是多數民眾一週生活的重心,每次舉行都讓各地清真寺人滿為患。

疫情初期,政府只做善意勸導,效果平平。到了升溫後的緊急封城階段,政府才被迫明令禁止清真寺對外開放。

但明令禁止的背後,是有玄機的:一些地方政府官員在回答媒體詢問時,提出大型清真寺得關閉,卻委婉指出,小型清真寺可以等到「有確診病例」再進行關閉。而政府針對緊急狀態的公告訊息上則指出,若是「遵循法規、政府公告」的宗教活動(不僅限清真寺活動),仍許可進行。

林士蕙整理圖/林士蕙整理

信仰力量大,官員不敢喊卡

為何要做出如此模稜兩可的決策?賴珩佳觀察指出,許多當地民眾心中,宗教信仰的影響力可能比政治人物還大,讓當地官員也不敢說關就真的關。

最後,印尼政府只有積極對外爭取疫苗來解決問題。在引進時,更邀請當地宗教領袖與網紅優先施打,吸引民眾跟進,成效不錯。目前當地醫護施打兩劑比例逾九成,軍警公職打完兩劑的比例也有三成。

封城,是讓日常生活許多部分按下暫停鍵,這時還需要堅持的事,就是各國人民心中最硬的那一塊。

也許會開啟封城初體驗的台灣,若實施,務必參考各國經驗,用最體貼民情方式,兼顧防疫與生活。

數位專題
新冠疫情即時追蹤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台灣產經動態封城新型冠狀病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