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打炒房有用嗎?胡偉良:2015年房價跌是「剛好」,而今年政府看到了這件事……

台灣高房價的回顧和剖析
文 / 胡偉良    
2021-04-22
瀏覽數 56,750+
打炒房有用嗎?胡偉良:2015年房價跌是「剛好」,而今年政府看到了這件事……
僅為情境圖。取自unsplash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2015年開始,房市止漲走跌,是「不正常的超漲一定會面臨回跌的宿命」後的合理發展。沒想到2020年的疫情引發了全球的資金大放水,造成全球的流動性泛濫。

我從2009年開始深入研究房地產,並決定把房地產當成我下半輩子的事業。

經過1、2年的研究後,就警覺到當時的房地產已經步上了不正常的運行軌道,2011年起,我就一再的撰文提醒讀者,台灣的房地產已經邁入不合理的高峰,進場會有套牢或虧損之虞,但當時房價卻還是持續上漲,到了2014年年底房地產才開始止漲,2015 年開始急速下跌。

大多數的人都把當時的房價下跌歸因於政府打房(囤房稅、房地合一、選擇性信用管制),我卻認為不盡然如此,政府一連串的打房措施是「防範」了房市的驟然崩盤,「疏導」了房價的下跌(軟著陸),而不是房價下跌的主因。其實2011 年的房市交易量就已從高峰下墜,也顯示當時的房價已是強弩之末,能接手的買方已經不多,加上待售餘屋量快速增加,房市下跌之勢已經形成,而政府的打房措施算是「剛好」而已,防止了房價繼續虛漲引發的暴跌和崩盤。

我的觀點是:

2003年起的房價上漲,是房市上個週期(熊市持續了12年之久)所蓄積的購屋能量,加上資金行情所引發,隨後炒作助長了行情,引爆了飆漲之風。

2015年開始,房市止漲走跌,是「不正常的超漲一定會面臨回跌的宿命」後的合理發展。當時我也推估在正常情況,房價會止漲到2023年。

沒想到2020年的疫情引發了全球的資金大放水,造成全球的流動性泛濫。

僅為情境圖。取自shutterstock圖/僅為情境圖。取自shutterstock

「房市的上漲預期」正在形成

2020年的台灣,在中美對抗之下,經濟上反而因而獲益,GDP順勢成長,到了下半年,又碰上營造成本(缺工、原物料)上漲,加上2020年後的房市(熊市)週期又已逐漸走向末段,加上全球救經濟下的資金放水(泛濫)、低利率,台灣的房價再起之勢躍然成型,此時,若順勢發展,類似2003年那一波的房市飆漲難免再度啓動。

好在,政府已經看到了「房市的上漲預期」正在形成,在超前部署下防範未然,一連串的打炒房措施在短期內迅速連番上漲,並通過立法付諸實施,這一連串高效能的運作將可望打消另一波可能的房價飆漲。也正是所謂:「在派對最熱鬧的時候撤掉酒杯」,防止賓客酒後鬧事(炒房客炒房把房價炒翻了天)。

在正常情況下,房價原本就伴隨著經濟成長緩步上升,但炒房卻改變了這種情勢,在炒作下,房價「快速而高幅度」的上漲,形成了已購房者對還來不及買房人的財富掠奪。很多曾經買房、炒房迅速賺到錢的人,並不是因為這些人有什麼投資眼光或投資能力,而是因為炒房破壞和扭轉了正常的市場供需,造成整個社會財富的不公平重分配。筆者也完全認同抑制炒房,讓房屋回歸居住功能才是社會之福,也有利於房地產業的健康發展。

(原文刊載於《台灣商務平台》;本文獲授權轉載;內容僅反映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社立場。)

數位專題
台中 島內移居新熱點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打房房價買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