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75%的人會在人生中經歷創傷……拒絕讓過往的喪慟界定自己,這三項人格特質讓我們重生

創傷後成長
文 / 一流人    
2021-04-11
瀏覽數 48,000+
75%的人會在人生中經歷創傷……拒絕讓過往的喪慟界定自己,這三項人格特質讓我們重生
僅為情境圖。取自shutterstock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編按:心理學家如今談到在1990年代出現的一個概念,即「創傷後成長」。這是指你不僅從個人的喪慟恢復,並繼續自己的人生,同時也因為它,而經歷個人的成長。(本文摘自《生命的最後一刻,如何能走得安然》一書,作者為瑪格麗特・萊斯 Margaret Rice,以下為摘文。)

悲傷帶來改變

智者告訴我們,這是從失去至親至愛當中得到的積極正向。詳細提出來看,悲傷帶來改變的原理是這樣的:

人生換條路走,能帶來機運。

這些機運不是你過去以為自己將會獲得的。你正在體驗的這個「新」人生,在你遭遇喪慟打擊前也許不會出現,不過弔詭的是,它會感覺較真實。

更具同理心,讓你與他人的關係更親近。

在遭遇喪慟的親身經驗之前,我們在想到某些人或某些類型的人時,會有一點自鳴得意。如今這種躊躇滿志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謙遜。我們不像過去自以為的那麼需要那些光鮮亮麗、金錢財富、流行時尚。事實上,它們可能看起來很空洞。我們更珍視的是真實可靠。

我們更加體認到自己的內在力量

我將會熬過這關,我有能力熬過這關。

我們更珍惜人生

一旦我們經歷過諸如至親至愛出乎意料突然喪生之類的不幸事件,而被迫面臨人生的低潮,會讓我們更珍惜美好的時光。

可能會產生心靈的覺醒

這個意思不一定是「找到上帝」。對一些人來說,其實是失去上帝,而這可能是心靈成長的一種形式。有些人會認為,失去對上帝的浪漫想法,但得到更務實的觀點,是信仰成長的一部分。

創傷後成長可能包含創作元素。澳洲作家蓋兒瓊斯說,一般常猜想人們寫作靠的是豐富的學識和充實的生活。「但我們寫作靠的是喪慟。」她有次在雪梨的作家節活動上這麼說;她認為喪慟與悲傷更能觸發創造力。

僅為情境圖。取自unsplash圖/僅為情境圖。取自unsplash

獲得成長的三項人格特質

牧師葛雷姆隆的兒子詹姆斯在2009年中風過世,年僅31歲。牧師以他充滿情感又不流俗的方式表示,不論悲傷讓你多低落,「美好的事物都會降臨在你身上。」這是他對基督教靈性概念的詮釋方式,即絕望與哀痛能帶來成長。即使可能很難想像悲傷能在喪慟打擊後,就馬上開始漸漸減輕,但拒絕讓過往的喪慟界定自己是很重要的。

就如德國思想家與作家埃克哈特「過去無法支配現在。」托爾所言,作家暨北卡羅萊納大學心理學教授理查泰德斯基曾寫過很多有關克服悲傷的文章;據他所言,至少有75% 的人,會在人生的某個階段經歷創傷,而當中的1/3會從這個經驗得到成長。開放、樂觀與外向,是能確保我們獲得成長的三項人格特質。研究者目前正探討這些特質有多少是源自遺傳。

不過無論他們的結論為何,我們都能度過並恢復。若說人生將變得更美好稍嫌誇張,但說我們能夠從經驗中成長,應該很合理——即使是非常哀痛的經驗。

這個主旨呼應了現世與死後「重生」的主題;重生正是構成基督教信仰中希望的基礎。不過挑戰、探尋與重生的概念,對各種文化中寓言傳說的「寓意」,是不可或缺的,而且早在耶穌基督誕生前便很明顯。傑森與阿爾戈英雄的故事與其他古希臘神話皆是範例。

傑森前去冒險、試煉自己、遭受傷害,而後倖存並取得勝利。他戰勝了自己。那段千錘百煉的經歷所帶來的回饋,是對生命更深的體悟。

《生命的最後一刻,如何能走得安然》,瑪格麗特・萊斯(Margaret Rice)著,朱耘、陸蕙貽譯,四塊玉文創出版圖/《生命的最後一刻,如何能走得安然》,瑪格麗特・萊斯(Margaret Rice)著,朱耘、陸蕙貽譯,四塊玉文創出版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成長接納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