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負面情緒作祟時,該怎麼「換個角度想」?哈佛腦科專家:跟你的細胞說話

文 / 一流人    
2021-03-31
瀏覽數 73,000+
負面情緒作祟時,該怎麼「換個角度想」?哈佛腦科專家:跟你的細胞說話
僅為情境圖。取自pexels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編按:吉兒.泰勒是哈佛大學的腦科專家,從事研究之餘,也指導年輕醫生有關人腦的知識。突如其來的腦中風意外,面對病情期間縈繞不去的負面情緒,她如何應對、讓自己保持樂觀?(本文摘自《奇蹟》一書,作者為吉兒.泰勒 Jill Bolte Taylor,以下為摘文。)

負責負面情緒的神經細胞

我全心相信,體內99.99%的細胞都希望我能快樂、健康和成功。然而,有一小部分的說故事高手,似乎並非無條件的支持我變快樂,而且它們極為擅長鑽牛角尖,引發一些有可能破壞我內心平靜的思想模式。

我幫這群細胞取了好些名字;其中我最喜歡的包括「花生米觀眾席」、「董事會」以及「負面、卑微的內心聲音」等等。這群屬於我語言心智的神經細胞,在執行不幸及陰暗的迴路這方面,本領很是了得。這些細胞會進入我們的嫉妒、恐懼與憤怒的屬性裡。每當我們發牢騷、抱怨以及逢人就訴苦時,它們的精神可就來了。

碰到細胞極為不聽話時,我會用「真我」的聲音,幫語言中心的花生米觀眾席設定嚴格的時刻表。在早晨九點到九點半,以及晚上九點到九點半這兩個時段,我准許我的說故事高手大肆發牢騷。要是不小心錯過牢騷時段,它們就不准再抱怨,必須等到下一次牢騷時段。

我的細胞很快就知道,我是很認真的不准它們逗留在那些負面的思想迴路中。我必須很堅持,而且要有決心盯牢腦袋裡所執行的迴路。

我衷心相信,留意我們腦裡的自我對話,對於我們的心理健康至關緊要。我認為,想尋求內心深處的平靜,第一步就是下定決心,不接受內心的惡言惡語。

對於我來說,得知我腦袋裡那個負面的說故事高手的體積只有一粒花生米大, 真是令我士氣大振!想想看,要是那一小團難纏的細胞能夠保持緘默,人生該有多美好。但是恢復我的左腦,也意味著我必須再度讓那團細胞發聲。

然而我已經學會,為了維護我整體的精神健康,我有必要勤加照料我的心靈園地,看緊那些細胞。

不讓負面思考主宰的方法

我發現,我的說故事高手只需要少許的紀律即可,這些紀律是由我的意識心智下達的,規定我想要的事,以及我所不能接受的情況。多謝我們之間的公開對話, 讓我的「真我」更有權力掌控這一團特定的細胞,因此我也很少停留在我不想要或是不適當的思考模式裡。

僅為情境圖。取自unsplash圖/僅為情境圖。取自unsplash

話雖如此,我那說故事高手用來應付這些命令的花招,還是常常讓我啞然失笑。我發覺這些細胞好像小孩似的,會挑戰我內心的意願,並測試我的信念強度。接到閉嘴指令時,它們通常會暫停一下,然後立刻又重新啟動被我禁止的迴路。

如果我沒有非常堅持要思考其他的事情,並刻意引發一個新的思想迴路,那麼這些不受歡迎的迴路會再度壯大聲勢,開始席捲獨霸我的腦袋。為了對抗它們的活動,我隨時準備三件能讓我的意識轉向的事物,以備不時之需:

一、去回想某件我覺得很迷人、很願意深思的事物

二、去思考某件能帶給我極大樂趣的事物

三、思考某件我想要做的事

每當我迫切需要轉換心思時,我就會使用這類工具。

另外我也發現,在我最不想要這些負面迴路的時候,例如身體疲累,或是情緒脆弱時,那些傷人的念頭似乎特別喜歡冒出來。不過,如果對於腦裡所說的話,以及它們帶來的生理反應,我愈能保持警覺,我就愈有權力選擇自己願意思考的主題和感覺。

 如果我想保有內心的平靜,我必須甘願時時刻刻、持續不斷的守護我的心靈園地,而且還要甘願每天下定一千次的決心。

《奇蹟》,吉兒.泰勒(Jill Bolte Taylor)著,楊玉齡譯,天下文化出版圖/《奇蹟》,吉兒.泰勒(Jill Bolte Taylor)著,楊玉齡譯,天下文化出版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大腦情緒管理思考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