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缺工、匯率、航運待解,台灣機械業卻看見下個「黃金時間」?

文 / 王昱翔    攝影 / 王昱翔、陳之俊
2021-03-04
瀏覽數 66,200+
缺工、匯率、航運待解,台灣機械業卻看見下個「黃金時間」?
圖/陳之俊攝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看似復甦的機械業,如今正逢疫情後遺症,面臨缺工、匯率、航運三大挑戰。不過,機械公會理事長柯拔希倒老神在在,直言機械業將迎來「黃金時間」,今年產值肯定創新高!

究竟機械業如何突圍、立足國際?有望當台灣下一座護國神山嗎?

「今年產值有望破1兆2000億,一定創新高啊,閉著眼睛想也知道!」今年一開春,機械公會理事長柯拔希笑臉滿盈現身、主持媒體春酒。從他的笑容言談已然可見,機械業暫時掃除陰霾了!

這封喜訊,足足熬了近三年才捎來。早從2018下半年,機械業就先後遭美中貿易戰、新冠肺炎衝擊,出口額連連衰退,2020年僅剩約260.8億美金,較2019年再減4.2%,一度是公認的疫情慘業。

如今隨疫情趨緩,機械業訂單也日益回升,1月出口額更創下26.71美金新高。柯拔希展望疫後商機,樂觀喊出,「接續幾年將迎來機械業的黃金時間!」

不過,於此之前,業界第一線仍有三個崁要過。

機械公會理事長柯拔希。王昱翔攝圖/機械公會理事長柯拔希。王昱翔攝

疫情後遺症:缺工、台幣強升、貨櫃難搶

一、缺工》

看似逐漸走遠的疫情,後遺症正一波波襲來,首當其衝的,正是近期炒得沸沸湯湯的缺工議題。

機械公會祕書長許文通坦言,去年疫情衝擊,部分機械廠受創深、不得已辭退部分員工,並遇缺不補。但沒想到,當景氣反彈時,要重新找工人卻苦尋無門。

其一是,機械業現場需大量基礎工人,過去多半聘請外籍移工補足。但如今,新冠肺炎阻斷國際往來,檢疫也從嚴,外籍移工根本進不來。

其二,目前工廠急需高階的機械設計、軟體設計、資工人才。然而,高階技術工難尋;就算找到人,從培訓到實戰又得耗時不少,難以救急目前大量回補的訂單。

更令許文通憂慮的是,近年大量科技業回台設廠、積極徵人搶才,勢必對機械業造成排擠效應。他無奈說,「現在年輕的台清交成學生首選去哪?都嘛是台積電!」連台積電都喊缺人,機械業的匱乏可想而知。

二、匯率急升》

第二波後遺症,則在於各國為了救經濟大撒幣、競相貨幣貶值、熱錢湧入新興市場,令新台幣匯率快速強升。

從2020年初,新台幣匯率僅30元,一路走高至近日破28元。匯率強升,無疑掐住出口產業的咽喉。

「最怕的是,我們都在升值,結果對手在貶值;他們降價,我們還得漲價!」柯拔希說,尤其主要對手的韓國匯率最關鍵,希望央行能隨國際「同升同貶」,因為匯率不只關乎機械業,而是影響整體國家出口產業的競爭力。

三、航運大戰》

最後一波後遺症,則是去年開始上演的搶貨櫃大戰。

不只一櫃難求,更衍生坐地起價亂象。有業者表示,有船運公司起先報價一櫃13500美元,結果離港前,竟臨時漲價到27500美元,「猶如被搶劫」。

為此,機械公會年初即密切和經濟部工業局、交通部航港局溝通,盼能解決航運之亂。許文通則表示,目前有稍稍緩解。

機械黃金時間:自主供應鏈、第二生產地、工業4.0

眼看諸多後遺症餘波盪漾,究竟機械業的「黃金時間」在哪裡?

柯拔希透露,疫情帶來危機,也迎來轉機,第一波商機正在於「自主供應鏈」。

去年新冠肺炎爆發後,全球一度斷航、斷鏈,更有不少國家暫停出口防護衣、口罩等戰略性物資。各國才驚覺,關鍵產業不能只靠全球化,而是得適度在地化、保有自主生產量能。因此,各國開始添購民生、防疫產業鏈設備,替台廠帶來新訂單。

許文通也建議,如台灣半導體業強盛,但設備進口卻高達九成。若未來邁向自主供應,不只能藉台灣高性價比的設備降成本,還能順勢帶動機械業轉型升級。

黃金時間的第二波商機,則在於「第二生產地」。 

延續2018年開打的美中貿易戰,全球大廠為了避險,都開始積極搬離中國,轉往東南亞、墨西哥,甚至美國布署新據點,也因此建廠、新設備需求絡繹不絕。

最後,則是未來「工業4.0」的智慧機械、智慧製造商機。

柯拔希直言,「第四次工業革命關鍵就在機械業,因為沒有機械,不論半導體、電動車都做不出來!」

雖然歐美大廠也對黃金時間虎視眈眈,但柯拔希有信心,台灣不僅有堪比歐美的智慧製造方案,成本又僅約歐美1/3,未來肯定有機會。

如今,柯拔希即將卸下任職六年的公會理事長一職,25日便會交棒給鳳記機械董事長魏燦文。他深自期許,希望未來機械業能把握黃金時間、再度偉大,成為台積電以外的另一座護國神山。

數位專題
新冠疫情即時追蹤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新台幣外幣匯率武漢肺炎新型冠狀病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