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不只人類,連「龍蝦」都有階級制度!科技企業家:支配者只需要在會議裡現身,就會讓點子出不來

文 / 一流人    
2021-02-24
瀏覽數 20,700+
不只人類,連「龍蝦」都有階級制度!科技企業家:支配者只需要在會議裡現身,就會讓點子出不來
僅為情境圖。取自pexels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編按:當一個部落,或者是一個團體面對的即便只是簡單的選擇,讓領導者來做決定、其他人只要按部就班地行動,這麼做相當合理,而且會讓速度加快、行動更加協調。(本文摘自《叛逆者團隊》一書,作者為馬修.席德Matthew Syed,以下為摘文。)

心理學家和人類學家並不常同意彼此的意見,但是有一件事是他們兩方都認同的,就是支配序列(dominance hierarchies)的重要性。人類和其他靈長類一樣,存有階級制度,根據心理學家喬丹.彼得森(Jordan Peterson)的說法,連龍蝦都有這種制度。

階級的存在,可以回溯到好幾萬個世代以前,在智人剛出現時即是。若是將其他靈長類也算進去的話,階級出現的世代確實還要往前推得更久。

佛羅里達州立大學心理學教授強恩.梅納(Jon Maner)則表示:

人類大腦存在的目的,真的只是為了讓我們在按階級排列的團體中活下去。

階級序列不只是我們後天的所作所為,也是我們與生俱來的天性。

支配序列的無所不在,暗示著它們在演化上有著重要的功能。當一個部落,或者是一個團體面對的即便只是簡單的選擇,讓領導者來做決定、其他人只要按部就班地行動,這麼做相當合理,而且會讓速度加快、行動更加協調。在演化史上,那些有著支配型領袖的部落通常都發展得比較好。

但是在複雜的情況下,支配型的動能可能會帶來相當負面的後果。如同我們前面所提到的,集體智慧得仰賴眾人將不同的觀點和見解表達出來──也就是我們所謂的叛逆思考。而這在階級序列中,可能會導致停止運作。因為在階級序列中,表達異議會被社群首領視為對其地位的威脅。在這個層面上,支配代表的是一個悖論:人類天生就是要按照支配序列生活的,但舉凡與此相關的行為可能會阻撓有效溝通的進行。

試想看看在任何的職場上,身為部屬,會試著去討好老闆,複誦老闆的想法,甚至模仿他的行止。這麼做只會削弱見解的多樣性,而且並不是因為這些想法不存在,卻是因為沒被表達出來

僅為情境圖。取自pexels圖/僅為情境圖。取自pexels

鹿特丹管理學院進行了一項十分精明的研究,分析了從1972年開始、超過300項真實發生的專案,並且發現,在那些具有高複雜度的專案中,比起由更資深的人所領導的專案,由初階主管所領導的專案成功率會比較高。表面上看來,頗為令人震驚,當團隊在失去那個懂得最多的成員時,怎麼還會表現得比較好呢?

原因在於,當這樣的領導跟支配動能連結在一起時,會產生社會學上的代價。當資深主管被抽出團隊時,團隊所失去的知識量,與這位主管不在時,團隊所表達出來的知識量兩相比較之下,後者遠大於前者。這項研究論文的第一作者巴拉茲.札馬栗(Ballazs Szatmari)是這麼說的:

在我們的發現中,令人驚訝的是,位階較高的專案領導人比較常會失敗。我認為這不能解釋為:雖然他們已經受到無條件的支持了,卻依然失敗;而是應該說,正因為大家無條件的支持他們,才導致了他們的失敗。

印度科技企業家阿維納什.高什克(Avinash Kaushik)有句頗能引發共鳴,用以描述支配動能是如何對多個組織造成影響的話。他用一組縮寫字來表示:HIPPO,最高薪人士的意見(Highest Paid Person’s Opinion)。他說道:

HIPPO主宰了全世界,他們的權威會大於你的數據,他們會把他們的意見強加在你和你公司的客戶身上,他們認為自己最了解(有些時候的確是),他們僅僅只是在會議裡現身,就會讓點子出不來。

取自《叛逆者團隊》圖/取自《叛逆者團隊》

取自《叛逆者團隊》圖/取自《叛逆者團隊》

我們可以在圖五中看到支配動能的影響。圖中團隊的多樣化程度已經表現得很出色;他們在問題宇宙裡擁有相當高的覆蓋率,但是當他們被帶到一個支配型的領導者(深色的圈圈)下面的時候,部屬們就不會說出他們真正的想法,而是會說出那些他們認為領導者想聽的話,他們會附和領導者的想法並且預期他的感受,因而缺乏叛逆思考。

事實上,他們會開始向社群領袖移動,鸚鵡學舌般,複誦著他的想法,過程中會讓他們覆蓋的寬度愈縮愈小。實際上,團隊的認知能力就會崩塌,一直到覆蓋率只剩下一個人的大小,如圖六。一個叛逆思考團隊——在支配動能發生的過程中——在社會意義上,變成跟一個充斥著複製人的團隊一模一樣。

在醫療方面的相關研究顯示,手術團隊中較資淺的成員會因為對於主刀醫師的畏懼,無法成功表達自己的意見。而主刀醫生愈是專橫,這個效果就愈強。要記得,領導者經常不只會被定位成最有權力的,還會被視為是最聰明的。資淺的成員通常很輕易就會用這種想法來安慰自己——認為自己不需要把意見說出來,因為不管自己要說什麼,領導者想必都已經知道了。

《叛逆者團隊:激發多元觀點,挑戰困難任務的工作組合》,馬修.席德(Matthew Syed) 著,陳映竹譯,時報出版圖/《叛逆者團隊:激發多元觀點,挑戰困難任務的工作組合》,馬修.席德(Matthew Syed) 著,陳映竹譯,時報出版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團隊領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