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產官學大咖,勾勒2025高教願景

文 / 謝明彧    攝影 / 陳之俊、蘇義傑、張智傑
2021-02-25
瀏覽數 16,000+
產官學大咖,勾勒2025高教願景
今年的大學新鮮人,若想掌握2025年世界變局,可透過前輩經驗分享,搭起心目中的願景藍圖!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農曆春節,許多人都會前往拜拜,或是算命、求籤,希望有個冥冥中的指引告訴自己,來年的重大選擇,如何做出最正確決定?

對於學測結束後準備選填志願的學子來說,趁著這段時間去找落點分析、看趨勢推薦,讓自己有機會選擇一個好的大學科系,接軌四年後的好工作,也是心中一願。

然而,要理解未來,除了對著看不見的神祈誠心默禱,靠蒐集資訊拆解問題,或許是更可靠的作法。而預測未來的關鍵,就在於仔細觀察大環境動向,並揣摩自己如果身在該情境,可能遭遇哪些波及?

這件事說起來簡單,做起來卻不容易。2020年9月,SEMICON Taiwan 2020 國際半導體展展前記者會,全球半導體界最大封裝與測試大廠日月光營運長吳田玉在開幕演講中,發表一段精采的「如何預見未來」的示範。

遭遇三大黑天鵝,如何化危轉機?

2020年,全球政經局勢遭遇「中美貿易戰」「美國總統大選」及「新冠肺炎爆發」這三大黑天鵝,很多廠商都擔心,台灣半導體產業可能面臨重大磨難與挑戰。這些挑戰,會不會就此讓台灣過去的優勢轉成劣勢?面對難以掌控的未來,新世代年輕人該如何重塑能力曲線,化危機為轉機?

吳田玉在演講中,展現企業家的觀察銳眼,分析台灣半導體產業興起的原因,並對比2020年變局,點出哪些優勢有可能轉為劣勢,進而帶出人才轉變的趨向。他首先指出,過去30年台灣高科技產業面臨的三大挑戰:

挑戰1:保護主義

台灣過去是「全球化」的獲利者,在分工、分散、區域平等的趨勢下,半導體業成為世界工廠,建立了完整的產業鏈架構,生產的晶片,也成為全球高科技產品的主要供應者。

只是這樣的好景,在保護主義形成之後,台灣的產業鏈優勢將逐漸消失。相關業者與政府必須學習在多元的領導市場,以及共生循環的價值思惟中,做出對應改變。

人才新思惟:除了鑽研技術,必須補上「地緣政治」與「區域性保護主義」等政治經濟學知識。

挑戰2:平行世界

過去,台灣產業也是「單一系統」受惠者,從早年電腦時代追隨世界大廠Wintel聯盟,跟進統一標準,成為世界電腦代工重要一環;後來追隨美國Apple、Google兩大陣營,成為智慧型手機的關鍵供應商。

但在中美貿易戰與後疫情時代,世界運作極可能出現「非單一系統與法規」,例如中國與歐美恐將走向兩大不同系統,各自運營各自的市場,讓代工市場彷彿走回從前美蘇兩大強權競合的冷戰年代。未來,業者為了配合中美市場不同的法規差異,而配置的生產成本、人力資源,將是一大挑戰。

人才新思惟:發展多元化系統,因應平行世界的不同生態系需求。

挑戰3:遠端連結

過去,台灣是「面對面交流」模式的佼佼者,從早年一句英語也不會,提著一卡皮箱走世界,到近年眾多國際客戶都喜歡到台灣與業者交流,也帶來龐大訂單。很多時候,台灣人英語不夠溜,看似與國外客戶的溝通卡卡,但當客戶一落地,隨著熱情的人情、豐富的互動,交情馬上升溫,訂單也到手。

後疫情下,「遠端連結」將成為新常態生活的必要選項,各種交易、商展、聯繫都將轉為虛實整合形式。其實,台灣企業對新興的遠端連結交流模式並不擅長,未來必須克服這個劣勢。

人才新思惟:加強新世代的語言、軟體、遠端應對能力。尤其在台灣疫情和緩的情況下,如何避免讓現在的防疫成功,變成數位落後,也是挑戰。

吳田玉點出的三大變局,不只影響半導體業,更對應到各行各業,包括傳產、外貿、資訊等從業人員,以及目前就讀相關科系的大學生,都可從中重新思考自己的新定位,補上新能力。

五大領域領導人,帶你預見未來

近年來,企業對於人才的學用落差多有抱怨,認為當前大學教育方式、授課內容,所教出的大學生「不好用」。然而,如同教育部長潘文忠在受訪時所言,人才培育不只是政府與學校的責任,企業也應該站出來,提供資源,全方位引領學生思考未來環境的變化,補強因應就業市場需要的能力。

不少人也許認為,要判斷「未來產業人才能力」,需要具備產業深度知識,對於一個剛考完學測,毫無產業經驗的學生來說,實在毫無頭緒。更何況,不同產業不同職位,面對的職場情境都不同,如何知道因應未來需要那些能力?

《遠見》「2021大學暨技職入學指南」特別針對高教端就讀人數最多的五大學科領域:工程、資訊、金融、醫療、觀光,邀請台積電、Google、玉山金控、敏盛集團、老爺酒店等知名企業CEO或人資長現身說法,讓對人才需求殷切、急迫的企業高階主管,分析2020年變局。

不同產業面對的景氣晴雨表不同,例如資訊與工程大熱、醫療備受重視,觀光卻懸崖墜谷。每個產業的應對之道各有千秋,但幾位企業CEO與人資長的一致觀察是:企業接下來將面臨強大的「數位轉型」驅動力。

由於疫情造成國際交流中斷,對傳產、製造、觀光業衝擊最大,無不趁著疫情休養生息期間補強數位落差。透過流程改善、數據導入、節省成本,做到精準行銷,讓手上的有限資金,轉換為最大效益。

對於資訊、工程、醫療產業而言,疫情減少人際交流,很多時候只能透過手機接觸,也累積出更多的巨量資料,如何把這些無用的大數據,變成有用的分析工具,成為下一階段的「資訊跨域」焦點。

「本科專業X資訊分析」的數位能力,將是2025年人才最被需要、也最受歡迎的共通新技能。

12位高教領袖, 解構教育變革

企業提出人才願景,但怎麼落實到教育端?

《遠見》邀訪教育部長潘文忠,還有台大校長管中閔、成大校長蘇慧貞、清大校長賀陳弘等多達12所大學端與技職端的正副校長,分析高教菁英們面對企業提出的人才需求後,大學該怎麼接球?逐一解析未來高教端在課程規劃、能力思考上的創新思惟。

歸納高教界意見領袖共同思考的關鍵字,就是「跨領域」。

這不是一個新詞彙,是近五年所有大學一致全力推動,教育部設有KPI的教育大方向。然而對學生更重要的關鍵問題是,跨域固然重要,但究竟該跨到那個領域?

由於很多學子對未來方向茫然,也造成近年大學端最熱門的跨域選項,都集中在人人都說重要的兩大科系:資訊和英語。反正這兩大領域,已被政府宣示為台灣2030年最重要的人才政策,跟著上船總是不會錯吧?

清華大學是最早力推跨領域學程的頂大之一,清大校長賀陳弘就坦言,實施多年下來,最後能完成跨領域課程的學生,兩成就是很棒的高標,三成大概已到極限。

數字說明,跨領域並不如想像中那麼簡單,許多人選修後半途下車,因為發現不是自己興趣。

「學校有責任開出管道,讓學生可以依據興趣和性向做轉換,但不意味每個人都得這麼做,」台大校長管中閔提醒學生,不要陷入「是熱潮就盲從」的迷思,學校提供資源是希望不要有人想轉或想跨域,卻因為制度而被卡住。但選擇永遠要回歸自己的核心學習目標:未來的職涯規劃與能力願景是什麼?

「在別人告訴你未來怎麼走最好之前,自己要先思考想要的未來,」成大校長蘇慧貞表示,企業CEO和頂大校長只能從「自己的經驗和立場」給出建議,但未必符合學生的背景。而與其趕著決定,不如先給自己一段靜心思考的時間,想想喜歡什麼?擅長什麼?未來想要的工作?

蘇慧貞建議今年的大學新鮮人,若想掌握2025年的世界變局,沒有人能百分百預言,但前輩的經驗之談都是豐富「想像未來」的一塊磚石;何況目前對未來的規劃,都能修正。

築夢踏實,年輕學子不妨透過這本大學特刊的專家之言、專家資源,搭起自己心目中的願景藍圖!

數位專題
預見大學畢業後2025年的世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企業最愛大學生調查最佳大學排行榜大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