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純網銀2021年Q1上線,金融業如何迎戰三大變局?

文 / 許雅綿    
2020-12-29
瀏覽數 20,000+
純網銀2021年Q1上線,金融業如何迎戰三大變局?
圖/左起依序為台北富邦銀行資深副總周郭傑、中信金技術長賈景光、政大金融科技研究中心主任王儷玲、遠見雜誌社長楊瑪利、永豐銀行數位金融處副總嚴國瑞、將來銀行總經理劉奕成。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開放銀行」時代來臨,面對這波金融「數位轉型」浪潮,銀行業該如何迎戰未來金融挑戰?來聽四位銀行資深長官,也是第一線的數位金融戰將怎麼說?

2020年新冠疫情,改變人們的生活模式。為了避免接觸,民眾不到餐廳吃飯,改叫外送,並綁定信用卡付款;日常消費,在家透過電商購買解決,外出使用行動支付。

民眾習慣的金融服務,已大步跨出封閉的金融機構。

面對這波金融「數位轉型」浪潮,將來銀行總經理劉奕成、中信金控技術長賈景光、台北富邦銀行資深副總周郭傑、永豐銀行數位金融處副總嚴國瑞等四位「數金戰將」怎麼看?

改變一〉數金時代,擴大「個人」影響力

「數位轉型從人開始,我今年剛滿50歲,我把50歲分成兩半,第一個25歲,是沒有網路的時代;26歲到50歲,前半段是網路(internet)時代,後半段是手機移動網路(mobile internet)時代。」劉奕成於政大、財金公司及遠見雜誌共同舉辦的「台灣金融服務前瞻研討會」上說道。

他認為,當今世代,數位年齡決定你在環境裡扮演的力量。舉例來說,談到服務溫度,可能希望有人接待你,但年輕族群所認為的溫度,是手機裡收到一則溫暖的圖片文字。

市場都在談「數位轉型」,代表著數位時代的來臨。

「我的孩子大概18歲、20歲,已經不聽我講的話,但會聽同儕的。」劉奕成說,過去從電視、電影管道接觸訊息,現在會影響你的,是與你相近的同儕,也就是所謂的C to C(個人到個人)。

劉奕成認為,好的數位商品,支付一定是領頭羊,但台灣結構裡,支付是無法獲利,最好的方式是透過「支付」獲客之後,提供消費者全方位的金融服務。也因此,金融機構應把支付和企業金融、消費金融和數位轉型整合看待。

「數位轉型從人出發,且先是自然人,再來才是法人,這將會扭轉台灣金融業過去的思為!」劉奕成觀察,消費金融、支付、個人金融和財富管理在未來將會大幅凌駕法金的業務。

改變二〉創新與組織衝撞,數位人才難尋

「做創新,最害怕就是孤獨的少數,因在組織內是異類,很容易被消滅!」台北富邦銀行資深副總周郭傑分享,當今銀行每個部門都在談數位銀行,有前輩提醒過他,組織只是領便當的地方,重要的是偕同作戰的能力。

他認為,疫後新的商業模式的出現,銀行面對客戶的需求,應對方式有很大改變。

因客戶在尋找新的商機、創新的金融服務,如何將橫向的人整合在一起,變成作戰小組去因應,是組織以外的議題要去解決的問題。

「創新」需要學習經驗的累積,愈早投入就愈有機會嘗試組織的變形、客戶的應對,是比較不容易被取代的。

然而,提及數位創新人才,中信金控技術長賈景光指出,創新需要科技,而科技和數金在組織和人才上挑戰很大。

賈景光說,近幾年金融業大量吸收外部人才,包括科技、AI等,要在金融高度監管的行業做突破性的創新,難度確實很高。

以中信金的做法,提供實驗和容錯文化,類似金管會監理沙盒的做法,成立數位科技基金,採人才混編、訂定清楚犯錯的KPI,鼓勵做大膽的創新。

他強調,數位轉型要全員一起動起來,能量才會強,且盡量將參與者擴展到整個部門。

「進入金融業之前,我在科技網路公司上班,」永豐銀行數位金融處副總嚴國瑞分享,永豐是相對老又小的銀行,用戶數突破60萬的永豐大戶DAWHO數位帳戶,是永豐金數位轉型的起手式,視為金控轉型的必要。

左起依序為遠見雜誌副總編輯林讓均、台北富邦銀行資深副總周郭傑、中信金技術長賈景光、永豐銀行副總嚴國瑞、將來銀行總經理劉奕成。圖/左起依序為遠見雜誌副總編輯林讓均、台北富邦銀行資深副總周郭傑、中信金技術長賈景光、永豐銀行副總嚴國瑞、將來銀行總經理劉奕成。

永豐大戶的團隊,採內部招聘,由內部年輕同仁組成,平均年齡28~29歲,因同仁本身就是永豐大戶主要客群,相當瞭解年輕世代的需求。

針對數位轉型過程中,創新和組織內部的挑戰,嚴國瑞不諱言地表示,金融主管要把資源和容錯的空間,切割出來讓組織去實驗,確實是辛苦的。

「面對人才,我還是沒有答案!」劉奕成坦言,這幾年找過相當多人才,回過頭發現,數位轉型創新人才,有幾個特別的去處,例如台積電、比特幣交易所,甚至有人直接參加海外的純網銀團隊。他認為,隨著時間的演進,未來人才將會有更清晰的輪廓。

改變三〉純網銀即將開業,數位生活打「面」不打「點」

引頸期盼的純網銀,即將正式開業。劉奕成透露,將來銀行有機會在2021年第一季正式營運。

純網銀是百分之百網路服務,唯一有溫度的是客服。未來,台灣三家純網銀除了台灣現有的數位產品之外,也會針對銀行服務不到的客戶,提供相對應的商品。

「將來銀行站在巨人(指數位生態系)肩膀上,還是會想辦法透過多元的方式,要別人看到我們!」劉奕成強調。

面對純網銀鯰魚的來襲,嚴國瑞說,永豐寧可相信純網銀會把客戶全部拿走,內部是用此信念,來面對時代的改變。

而周郭傑認為,未來的數位金融服務及商品,會打「面」,不是打「點」;再來,要思考如何打破價格競爭,回到服務本質、面對本質上的改變;最後,數位金融要客戶生活結合在一起。

賈景光也表示,中信金在數位金融發展上,認為最重要的是「客戶體驗」。因此,內部不斷優化數位使用者界面。

他說,金融服務本質是和生活結合的,從客戶生活去思考使用的場景,例如食、衣、住、行及育樂,目前努力將金融服務場景擴大。

「沿用舊地圖,註定發現不了新大陸!」賈景光表示,數位轉型知易行難,但這絕對是對的方向;而善用疫情的機會,數位是改變金融服務運作模式,很好的機會點。

數位專題
預見大學畢業後2025年的世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人才數位轉型永豐金金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