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典型的輸家思維:先問錯誤「是誰先開始的?」,再說「不關我的事」

把因果分開
文 / 一流人    
2020-12-23
瀏覽數 27,250+
典型的輸家思維:先問錯誤「是誰先開始的?」,再說「不關我的事」
僅為情境圖。取自pexels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編按:如果你家反覆遭人入侵行竊,我們大部分的人都會說那是犯下罪行之人的錯,但是解決方法可能完全與犯罪之人無關;(本文摘自《斜槓思考》,作者為史考特.亞當斯,以下為摘文。)

工程師所受的訓練就是,即便在那些非專業人士被情緒和政治因素牽著鼻子走而想錯方向時,工程師也能替問題找到實際的解決方法。非工程師的人經常會發現自己被鎖在一座精神監獄裡,這座精神監獄就是認為問題的解法與造成問題的原因,肯定是一個鍋配一個蓋密切相關;這通常是正確的方向。但有時候一個問題的肇因並不是尋找解答最好的地方。受過專業訓練的工程師,目的就是理解這件事。舉例來說,單單2017年,在美國因藥物過量死亡的就有七萬二千例,有人說,造成這個問題的原因就是藥物成癮者自身,因為沒有人強迫他們吸食這些藥物。因此,許多觀察家表示,藥物過量致死完全屬於「不關我的事」這個類別。

如果你放著讓成癮者自己去修正鴉片過量的問題,你將永遠無法獲得解決方法。

當有錯的那些人無法或是不願意去解決問題,你能做的選擇就是與這個問題共存,或去找出跟問題根源無關的解決方法。

在鴉片成癮的這個例子裡,通常是由政府或慈善機構介入,資助成癮者,讓他們接受治療並且康復。當每年因鴉片致死的人數已然超越美軍在越南、伊拉克以及阿富汗死亡人數的總和時,這就是整個國家的問題了,而目前狀況正是如此。每一個因藥物過量死亡的案子都會讓至少一個家庭受到永久性的傷害,因為成癮者是「責任最大」的一方,而等著他們自行去解決鴉片問題就是輸家思維。

如果你家反覆遭人入侵行竊,我們大部分的人都會說那是犯下罪行之人的錯,但是解決方法可能完全與犯罪之人無關;解決方法可能會包括,像是養狗、換個更好的門鎖、加裝警報系統,以及在門前貼上美國全國步槍協會(NRA)的貼紙等等。 

輸家思維會把解決方法與是誰的錯綁在一起;一個更有效的方法則是去想說解決方法無所不在。

大部分在讀這本書的人,相較於純粹的社會主義,會更偏好資本主義,而資本主義需要大眾在各自的財物成就上負起責任;我們的法律系統也是一樣。當大眾都在法律以及金錢相關事務上,為自己的行為負起責任時,對於社會的運轉來說,會是最佳的狀態。但是將這種個人責任的概念用到每一個情況、以及每一個問題上,就是個錯誤了。工程師不可能會犯這種錯誤,對他們來說,最佳的解決方法,可能跟我們所感覺到的問題肇因完全無關。

僅為情境圖,取自pexels圖/僅為情境圖,取自pexels

有一種常見的輸家思維是提出這種問題:「是誰先開始的?」這是另一種指定責任歸屬的方法。有非常多的理由可為事情的結果指定責任歸屬,但是,這不一定每次都可以讓你知道,誰才是最適合站在解決問題位置上的那個人。如果開始造成問題的那群人無法或是不願意解決,如以一來,問題的解法就與原因無關了,不過這樣也沒關係。工程師學習到如何在做決定時,排除情緒,這一點使得他們不會被是誰的錯這個問題給侷限住,並得以找到最佳解決方法。

問題的最佳解決方法經常與是誰的錯無關。如果你的思考方向與此相反,就是輸家思維。

如果你家裡不只有一個小孩,你可能會知道,當他們把錯怪在兄弟姊妹身上的時候,要他們收拾善後有多困難。對家長來說,允許「是誰做的」這個問題來影響自己決定誰該善後,就是輸家思維。我母親在處理這種事上是箇中翹楚,都該獲頒冠軍獎盃了。 

媽媽:史考特,把亂七八糟的客廳收拾乾淨。

史考特:不是我弄的!是戴夫!

媽媽:我沒問你是誰弄的。

然後,我就把客廳收拾乾淨了。老媽對於輸家思維零容忍。在所有情況下都堅持著,唯有繫鈴人才該去解開鈴鐺這種想法相當天真,多一點點彈性將大有助益。

《斜槓思考:開啟大腦的多職潛能,思考像個全才》, 史考特.亞當斯(Scott Adams)著, 陳映竹譯,時報出版圖/《斜槓思考:開啟大腦的多職潛能,思考像個全才》, 史考特.亞當斯(Scott Adams)著, 陳映竹譯,時報出版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職場溝通邏輯性思維思考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