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那一夜天使託夢,然後他就從油漆工變藝術家!阿美族優席夫登上國際的故事

文 / 沈瑜    
2020-12-10
瀏覽數 51,250+
那一夜天使託夢,然後他就從油漆工變藝術家!阿美族優席夫登上國際的故事
圖/阿美族藝術家優席夫(Yosifu)。優席夫提供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阿美族藝術家優席夫(Yosifu),以飽滿、大膽、充滿張力的作品在國際上闖出名號,愛丁堡國際藝術節、紐約地鐵、桃園機場,都可見他的畫作。但他一度頹喪,選擇遠赴愛丁堡、以油漆工維生,直到有一天,天使來「託夢」,受啟發的他開始走出築夢之路……

白而慘淡的紐約地鐵站,駛入一列與周圍氣氛完全不同的列車,車廂上繪製開懷大笑的原住民,充滿感染力;搭配奔放艷麗色彩,宛如帶入南島的煦煦豔陽與暖風,為紐約地鐵冷冽的氛圍注入熱情。

優席夫在紐約地鐵站的作品。優席夫提供圖/優席夫在紐約地鐵站的作品。優席夫提供

這是阿美族的藝術家優席夫(Yosifu),於2018年與外交部、觀光局合作宣揚台灣之美的油畫。人如其作品,笑口常開的優席夫,很喜歡捕捉笑,特別是族人、家人喜悅之情,「我們原住民藏著愛笑的基因,任何一點小小的歡樂,都會被我們放大,這也是祖先所留下的幸福哲學。」優席夫嘴角上揚、說得熱情。

「Laugh You Two笑兩個」。優席夫提供圖/「Laugh You Two笑兩個」。優席夫提供

優席夫:最美的色彩都來自大自然!

旅居英國愛丁堡21年的優席夫,作品從愛丁堡國際藝術節,到紐約地鐵,最後回到台灣,替台鐵普悠瑪號「洄瀾之心」車身彩繪,桃園機場也曾展示他的畫作,他還任花蓮觀光文化大使、受邀國家地理頻道拍攝合作,並且還出版自傳《漂流木》。

優席夫臉書上說:三個月的忙祿,那個在桃園機場的展,我終於有機會好好的看,站在一角我靜靜的觀察人們的反應,有人急忙趕路連瞄都不瞄、有人專注欣賞還拍照留念,這種觀察太有趣了!取自優席夫臉書圖/優席夫臉書上說:三個月的忙祿,那個在桃園機場的展,我終於有機會好好的看,站在一角我靜靜的觀察人們的反應,有人急忙趕路連瞄都不瞄、有人專注欣賞還拍照留念,這種觀察太有趣了!取自優席夫臉書

最近,他也與企業商業往來,一同推動公益,如幫台北富邦銀行設計剛發行信用卡JU卡,卡友使用JU卡消費,北富銀就會提撥刷卡金額的千分之一捐贈給原住民相關社福團體,而卡面有兩種版本,一是優席夫的自畫像、一張是畫他的妹妹虹愛。

左為以妹妹虹愛為主題的作品「Laugh You Two笑兩個」,右為自畫像「我聽見自己的聲音」。取自優席夫臉書圖/左為以妹妹虹愛為主題的作品「Laugh You Two笑兩個」,右為自畫像「我聽見自己的聲音」。取自優席夫臉書

作品中可見大膽的用色,「藍色是環太平洋顏色,黃色是稻浪、鳳梨,綠色是香蕉樹、紅色是火龍果,是紅藜…」優席夫說,這些都是部落顏色,是台灣顏色,也是他創作靈感,很多人問他用色哪裡學來的?他回答「最美色彩學都來自大自然啊!」

大自然間打滾長大,歌手夢不成、出走海外

優席夫不囿於框架、作品取經大自然,源於兒時成長背景。

家鄉為花蓮玉里,自小在好山好水,還有一望無際的稻田間打滾長大,因此還自栩「野生藝術家」;且從小在媽媽開的雜貨店幫忙,雜貨店就是部落的交誼中心,族人經常在此天南地北聊天。

他則在顧店之中,造就與各種年齡的人打交道的能力,「我從小就培養公關的基本功,長大後變成一個活潑花俏的藝術家。」

18歲他隻身一人來到台北打拚,中餐館跑堂、電子工廠負責主機板的組裝、冰淇淋店員、錢櫃、調酒師……。雖工作顛沛,卻沒浪費時間,在工作之餘時間自學英文,每天口袋掏出紀錄30個單字筆記本背誦,還主動與外國人當室友,增加練習口說機會。

其實,他之所以北上,是為了一圓兒時就立下的歌手夢。在征戰各歌唱比賽,終於與妹妹、表弟,和一位好友以團體方式出道,並開始發唱片、拍廣告,夢想終於要實現的時候,沒想到經紀公司和唱片公司,竟然發生財務糾紛,他們被迫冷凍,依照五年合約,五年內無法接任何通告與工作。

這個噩耗徹底打擊他信心,也無臉回鄉,心灰意冷的優席夫,決定遠走英國愛丁堡,這時他29歲。

歐洲開放的社會氛圍,逐漸撫慰他受傷心靈。優席夫說,從小他就無法認同自我,因為五官深邃,在學校,「山地人」「番仔」的標籤與嘲笑不斷加諸在他身上;他也時常因膚色感到自卑,但在歐洲,西方人不會歧視他的黝黑,反而覺得迷人,還讚嘆是「honey brown(蜂蜜薑糖色)」。

天使託夢教畫畫,參展愛丁堡藝術節出道

歐洲的藝術友善環境,啟發了他的天分。有次他去希臘旅行,當天睡覺夢到三位藍色天使對他說:「時候到了,要畫畫了!」天使們拉起優席夫的手,教他怎麼使用筆刷與顏色。他在自傳《漂流木》中形容,霎那間,白色的牆壁出現狂野奔竄的彩色河流,也沖進他全身的血液裡,澎拜地咆嘯著。

像是「天啟」般的奇蹟,從那天起,優席夫非常渴望畫畫,靈感像湧泉般不斷從內心噴發。平常他以油漆工謀生,就在沒案子時間,都拿來畫畫,畫在牆上、畫布上、紙上,也畫動物、花朵、男人女人,題材無限。

優席夫繪畫作品。優席夫提供圖/優席夫繪畫作品。優席夫提供

有天,房東無意間看到優席夫在畫畫,便請他在客廳,畫上一幅美麗的裸女圖,這幅畫,因此被伯樂挖掘,讓他走上了藝術道路。

愛丁堡國際藝術節期間,fringe的視覺藝術展舉辦的十人青年聯展策展人,前來家裡作客,偶然看到這幅畫,積極邀請他參加十人青年聯展,而後,他還是十位青年畫家中,第一位將畫賣出,就這樣開啟了他的藝術生涯。

但想以藝術維生,畫就要賣得出去。

一開始,他經歷找不到藝廊願意收他畫的艱困時期,直到他苦苦哀求一家小小咖啡廳讓他設展,老闆撥出五天咖啡廳檔期給他,最後竟然七、八成的作品都賣出去了,讓他當場喜極而泣。老闆反過來安慰他,「好了,好了,你不要哭了,我也買你一幅畫好了。」

優席夫開始不斷的辦展覽,並且獲選倫敦藝術大學舉辦全球華人藝術比賽前十的佳績,還被選為活動主視覺,逐漸打開知名度。

優席夫繪畫作品。優席夫提供圖/優席夫繪畫作品。優席夫提供

自我認同原住民身分,回鄉教畫畫、英文

2009年,優席夫回到故鄉的部落,做田野調查,拍攝記錄、收集資料、深度訪談,這時他才發現,曾讓他自卑的身分,背後歷史、祖先、部族,這些原住民文化,是多麼令他感到驕傲。

田調還蒐集不完的資訊,他迫不及待打包一堆文史藏書,帶回愛丁堡,每天仔細研究圖騰符碼、文史典故。用藝術尋找自己的根,最終,讓他感到漂流許久的靈魂,終於落地返家。

這也讓他突破自我認同的枷鎖,並且將名字,從「文雄」「杰米」,改回部落名字「優席夫」,是賜予豐盛的意思。

而優席夫也更加的關懷自己的血脈與部族文化,他直探內心,透過畫作訴諸部族歷史傷悲。作品「Can'tSpeak說不出」,回溯自己童年記憶,政府推動說國語運動,族人被禁止說母語,然而卻變成一場文化浩劫。因為,原住民沒有文字的記載,多是透過口語傳頌代代相傳,如此,等於祖先們所流傳下來的智慧與道統都「被消失」。

▼ 電影《太陽的孩子》導演鄭有傑以「Can'tSpeak說不出」作為海報主視覺


「Can't Speak」也因此,被選為2010年倫敦CandidArtGallery,BanDao亞洲藝術獎聯展主視覺形象,優席夫認為,「藝術家可以用畫筆當作武器,為所有被歷史與強權箝制的原住民發聲。」

他說,發揚自己文化,便會受到國際認可,在地化,就是國際化。

回鄉反饋,成為他心中柔軟的一塊念想。由「台灣民歌之父」胡德夫引薦公益平台文化基金會的嚴長壽董事長,2010年,嚴長壽邀請優席夫去藝術創作營教孩子繪畫。

2010參與嚴長壽花東藝術夏令營授課實景。取自優席夫臉書圖/2010參與嚴長壽花東藝術夏令營授課實景。取自優席夫臉書

此後,每年有一半時間,優席夫都會回台,回到部落教原住民孩子創作。

優席夫回到部落教孩子們畫畫。優席夫提供圖/優席夫回到部落教孩子們畫畫。優席夫提供

八八風災那年,為了鼓舞孩子,他們以地為畫布,以樹枝為畫筆,優席夫鼓勵他們,所有自然元素都是取材來源,透過一筆一畫的修復,災害傷痛將慢慢撫平,力量也會湧現。

「原住民很有藝術天分,不像科班出身,被框架束縛;原住民不落俗套,後生可畏!」優席夫欣慰地說。

優席夫回到部落教孩子們畫畫。優席夫提供圖/優席夫回到部落教孩子們畫畫。優席夫提供

並且,他還幫部落孩子辦展,用曬衣繩掛上孩子們的作品展出,邀請村民參觀,受到廣大迴響,他又於新竹司馬庫斯,在新光國小舉辦台灣最高的森林畫展;在金瓜石,為海邊的孩子,辦了「袋來希望」的彩繪展覽。

除了繪畫,優席夫也教導英文,譬如以演戲方式,讓孩子練習口說。「部落孩子需要的是教育,這比錢和食物更重要!」

對於提攜後輩,優席夫也不遺餘力。

優席夫與部落孩子。優席夫提供圖/優席夫與部落孩子。優席夫提供

羅山學堂創辦人李國盛指出,「對後輩藝術家來講,他就是原住民的藝術圈大哥。」

優席夫在老家開設的「Tribal Queen Art &Café 部落皇后藝術咖啡館」結合「微型美術館」與咖啡廳,除了給部落青年工讀機會,也邀請族人歌手駐唱。將來,優席夫還想串聯原住民藝術家,形成一文化指標,推展台灣版的「愛丁堡國際藝術節」。

優席夫在老家開設的「Tribal Queen Art &Café 部落皇后藝術咖啡館」。取自優席夫臉書圖/優席夫在老家開設的「Tribal Queen Art &Café 部落皇后藝術咖啡館」。取自優席夫臉書

現在,優席夫挑戰從2D畫作,轉戰3D創作。譬如,今年他在東里鐵馬驛站創作「來自山的禮物」稻田彩繪,「地景藝術難度高,要精算稻子成長期,甚至要電腦編排,還要請人工插秧。」這是他首次地景藝術嘗試,表達對家鄉的思念與山的敬畏。

優席夫的地景藝術作品。優席夫提供圖/優席夫的地景藝術作品。優席夫提供

優席夫望向前方,就好像故鄉那大山大海就在眼前,「我曾不惜一切翻山越嶺,要去外面的世界闖蕩;未來,我願意不惜一切飄洋過海,回到故鄉落葉歸根。」

數位專題
預見大學畢業後2025年的世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偏鄉教育英國繪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