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上海重吹會所風

文 / 季欣麟    
2002-02-01
瀏覽數 10,400+
上海重吹會所風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上海民初至三○年代的貴族風,正在復辟。各類型私人俱樂部,紛紛開業,試圖再創新的會所文化。位於東湖路七號杜月笙故居的七號俱樂部,是這個風氣的代表之一。讓我們穿越冬天禿頂的梧桐樹,聚焦這座庭院深深的僻靜老洋房。

1910年至1930年,上海人口成長了三倍,出現了當時世界第二大的銀行建築——黃浦灘頭的香港匯豐銀行大樓,根據1983年的出版的《關於上海的一切》(All About Shanghai: A Standard Guidebook)描述,上海公共租界入夜後燈火輝煌,像是「一個燃著電器火焰的巨大熔化爐」。隱身建築光輝背後的是新式的夜生活:表演場、夜總會、中國的歌舞場、賭場、日本藝妓院、妓院等,各國的狂歡客,因為宵禁的關係,必須待在各式會所中,通宵達旦玩樂到清晨才回家。三○年代初期,上海商業化的賭博規模是世界第一,輪盤、吃角子老虎、賽馬等有執照的賭博活動,每週總收入超過100萬美元。

上海傳奇的流金歲月,隨著1947年國民政府為了矯正所謂道德淪喪,關閉了跳舞場,二十萬坐檯舞女威脅要去南京示威,加上1949年共產黨占領上海,帶進社會主義思潮,多樣的會所文化就漸漸走入歷史。然而,在六十年後的今天,市場經濟喚起了上海人鎮夜娛樂的血液,新會所文化再度興起。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本文出自 2002 / 02 月號

第188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兩岸要聞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