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防疫得力反成轉型阻礙?葉丙成:台灣數位教育已落後亞洲鄰國

文 / 邱于瑄    攝影 / 蘇義傑
2020-07-02
瀏覽數 15,500+
防疫得力反成轉型阻礙?葉丙成:台灣數位教育已落後亞洲鄰國
圖/台大教授葉丙成。蘇義傑攝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疫情讓世界各國封校,也帶動新一波全球的遠距教學數位革命。台灣防疫有成,既是幸運,也是危機,台大教授葉丙成擔憂,曾是數位教育先驅者的台灣,恐被拋在後頭。

新冠肺炎疫情衝擊全球,今年3、4月全世界有超過160個國家宣布關閉學校,有九成的學生無法正常上學,多所大學被迫走向線上課堂,也讓過去不熟悉數位課程的師生,跨出了第一步。許多專家甚至預期,未來數位課堂將扮演重要角色。

然而,在台推動翻轉教育近十年、幫你優BoniO Inc.CEO、台大電機系教授葉丙成卻悲觀地認為,台灣受限於學分、學位授與法規限制加上師生抗拒,台灣線上教育革命仍有一大段路有走。

「在疫情後,我預期全球高教市場會有很大的改變,」葉丙成說。早在2012年,全球已掀起大規模開放線上課堂(英文簡稱:MOOC)的熱潮,許多國外名校開始提供線上課程,甚至能以此完成碩士學位。

此次疫情,葉丙成預期,全球師生紛紛跨出數位學習的第一道門檻,普及了硬體設備與使用經驗;加上國外多所大學因疫情海外學生大減,帶來財務危機,面對水到渠成的數位學習內容,更會開始思考如何創新變現。

「除了過去積極投入線上教學的領頭羊大學外,將會有愈來愈多學校,把碩士學位學程放在網路上,廣招海外學生,」葉丙成說。

不過,葉丙成拉回現實:「我覺得美國學校才會有這樣的改變,台灣的改變沒那麼容易。」

此次疫情,台灣是少數幸運沒有全國停課的國家,僅少數學校、部分班級使用線上課堂。對比之下,當全球老師被迫走向數位教學時,葉丙成直言,「台灣整體老師運用數位教學的能力,早已落後亞洲鄰居國家。」

僅為情境配圖。蘇義傑攝圖/僅為情境配圖。蘇義傑攝

學分、學位法規未鬆綁,失去亞洲市場大餅

其實,台灣曾經擁有很好的起跑點。

2012年世界掀起MOOC熱潮,這股風潮在2013年吹進台灣,台大更是全台唯一一所與全球最大線上學習平台Coursera合作的學校。當時葉丙成身為台大MOOC計畫執行長,積極推動下,台灣數位學習在起跑上遙遙領先他國,然而七年後,台灣進展緩慢,甚至開始落後他國。

第一個阻礙,來自於台灣對於學分與學位的嚴格限制,尤其官方對於新式數位教學的信任度很低,還是偏好傳統授課模式。

以研究所為例,葉丙成指出,相對美國和中國,台灣採計線上學分進展很慢,學位授與也很嚴格,學生若沒有寫論文,是拿不到文憑的。

但近幾年來,美國許多大學在研究所申請,就開始採取兩種路徑,一是到當地上課,二是透過線上課程完成學位,像是美國喬治亞理工學院的計算機碩士學位,學生可透過線上修讀、不用寫論文,彈性較大。

相較之下,台灣僅有少數學校,採計線上課程學分,且仍有學分限制。例如台大線上課程學分採計,僅限申請為通識學分,最多僅採計三學分。葉丙成表示,教育部強調大學自主,但大學端仍擔心採計數位學分、學位可能不被教育部認可,而遲遲不敢行動,「沒有了學位、學分認證,也使得線上課程不受師生、學校重視」。

「當年,我們這批推廣創新教學的老師,都很期待教育部可以鬆綁這部分法規,如此一來,台灣不只可以成為數位教育領域的領頭羊,甚至有機會搶下整個亞洲線上教育市場,」葉丙成感嘆說,當台灣踟躕不前的這六七年,中國早已開始全面推動線上教育創新,甚至利用一線大學的師資,透過線上教學來教導二線大學的學生,從單一學校內做到跨域跨校,「如今各種做法在中國遍地開花,台灣已經沒有什麼機會了」。

蘇義傑攝圖/蘇義傑攝

疫情帶動逆轉契機,從師培開始追回落後腳步

就算如此,葉丙成還是抱持一線希望。

「此次疫情讓更多學生、老師被迫熟悉了線上學習模式,從中也認識了線上學習的優勢,」葉丙成說,像是老師可利用此次累積的數位教學內容與經驗,未來嘗試翻轉教室,或是利用數位搭配現有的教學,創造新的模式。

同時,學生們也發現透過教學影片,搭配自己的步調,可以更有效地學習,也增加遠距課堂「must have」(必備)的優勢。

尤其過往國內推動數位教學,主要都放在國小、國中和高中的「國教」階段,但這次疫情帶動大學師生開始掌握遠距教學與數位工具,大學學生自主獨立的程度高,是發展數位學習的一大優勢,有機會透過「高教」讓這幾年的落後追回來。

而這次要成功,葉丙成認為其中重點,在於「師培」。

過去台灣老師習慣傳統課堂教學,把遠距和數位教學視為「酷炫新潮的展演」,「但數位學習的本意,是作為一個解決問題的存在,而不是要大家覺得自己會用很酷、很潮,」葉丙成強調,如果遠距與數位教學一直停留在「錦上添花」的炫耀性,那就不可能成功,因為要發展數位學習,就必須找出大眾認為「must have」的需求,才有機會落實成為日常的一環。

過去,遠距教學受到軟硬體限制,加上師生不熟悉使用方法,很多老師在試用後發現自己無法有效與學生互動,進而感覺麻煩和退縮,對於跨出第一步非常抗拒,遠距課堂效果也不如實體教學。

但隨著疫情逼迫大家練習,加上今年開始實施的108課綱,強調學生自主學習,當MOOC在全世界又再度受到重視,台灣要趕上曾經錯過的數位學習浪潮。葉丙成說,如果從師培出發,先讓老師突破心魔,再由老師帶著學生走過學習障礙點,有機會帶來轉機;相反的,當第一線的老師都抗拒使用,不管軟硬體做得再好,也不可能順利推動。

「從師培、教師甄試開始,培養新進老師數位能力,十年後如果有三成老師具備數位教學能力,改變就會開始滾動,」葉丙成警告說,若現在還不著手,就算世界因疫情改變,十年後台灣還是原地踏步,不只輸掉曾經有過的先驅者優勢,甚至因為全世界都轉型、只有台灣沒動,而成為疫後高教新世界的最大輸家。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葉丙成線上學習數位轉型實驗教育翻轉教育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