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七天看盡威爾第一生

文 / 郭大微    
2002-02-01
瀏覽數 20,300+
七天看盡威爾第一生
Line分享 articlefont

威爾第,一個歌劇界最偉大的名字。去年他逝世一百週年熱潮,延燒到今年似乎沒停;世界各大歌劇院如紐約大都會、英國科芬園、巴黎歌劇院等,仍上演一系列威爾第作品。同樣的風潮,到了今年2月也將在台灣上演。這次,來自東歐的波蘭洛克羅國家歌劇院(State Opera of Wroclaw, Poland),將連續演出「納布果」「遊唱詩人」「阿依達」和「安魂曲」四部作品。這四齣歌劇不但分別為威爾第早、中、晚期的代表作,透過他的音樂,也透露威爾第的一生。

「納布果」挽救威爾第聲望

1842年,可說是義大利歌劇的轉捩點,也使威爾第一炮而紅。這一年,他創作了「納布果」。就在他寫這齣歌劇之前,太太和兩個女兒在一年半之內相繼過世。當時米蘭史卡拉歌劇院請他寫一部喜歌劇,他因為心情極度沮喪,草草完成。最後演出不受歡迎,早早收場,還遭致許多噓聲。

但是史卡拉歌劇院的經理對威爾第極為賞識,給他「納布果」的劇本。這部作品取材自舊約聖經,描述西元五、六世紀希伯來與巴比倫的戰爭。當威爾第讀到其中「讓思緒乘著金色的翅膀飛翔」的歌詞時,深受吸引,於是他又燃起創作的動力。

威爾第的音樂風格,從「納布果」開始轉變。之前,受到當時義大利美聲歌劇的影響,他的作品多注重聲樂家賣弄技巧,劇情薄弱。但是威爾第在這部作品中,加強戲劇張力,同時因為他講究劇本結構,所以整齣劇增加了內涵,顯現出人性的價值。「納布果」這一部前所未見的作品,在首演時讓台前台後所有參與排練的人都震驚愕然。但是,首演大獲成功,威爾第打破十九世紀以來義大利歌劇只重技巧賣弄、內容貧乏的陋習,「納布果」也成為挽救威爾第聲望的作品。

「納布果」中最著名的一段合唱曲「讓思緒乘著金色的翅膀飛翔」,描寫希伯來奴隸被巴比倫俘虜,在幼發拉底河畔思念家鄉所唱的歌。當時觀眾聽了這首合唱曲大為感動。因為此時的義大利仍只是地理名詞,不是統一國家,大多數義大利人希望能脫離奧匈帝國統治而統一。所以義大利觀眾對這首合唱曲有感而發,「讓思緒乘著金色的翅膀飛翔」也成為義大利的「地下國歌」。去年威爾第逝世一百週年紀念當天,許多演唱家在威爾第死去的凌晨一點十分,圍繞在米蘭史卡拉歌劇院附近他逝世的旅館樓下,演唱這首歌以玆紀念。

「納布果」正式演出並不多,可能原因是威爾第後來創作的個人風格更為強烈。1850年創作中期以後,威爾第作品的戲劇性愈加明顯。他有時會捨棄優美的美聲唱法,要求歌手演唱完全以戲劇性為主。例如在「遊唱詩人」作品中懷著憤怒報復之心的老女巫;而在「馬克白」中,威爾第要求女主角不需要特別會唱歌、也不要貌美如花,只要能表現出陰沈、低吼、甚至有點像「瘋婆子」的樣子。威爾第成名後,許多人爭相要演出他的作品。但看過劇本、瞭解威爾第的要求之後,多半打了退堂鼓。

喜以衝突表現人性

「遊唱詩人」「弄臣」「茶花女」,並稱威爾第中期作品的三大傑作,也因為這三部作品,奠定威爾第十九世紀義大利樂壇的帝王地位。

威爾第的歌劇特別喜歡用對立衝突來表現人性,不管是深具民族性的國仇家恨、或是男女之間的三角戀愛。從「茶花女」之後,威爾第就一直處於高峰期,「阿依達」更把他推向絕對的成功。這齣1870年代的作品,融合了法國大歌劇的風格,除了服裝、燈光、歌曲之外,更加入芭蕾舞,場面浩大,動輒兩百人,極盡舞台聲光效果之能事。

此次波蘭洛克羅國家歌劇院將帶來另一首國內較不熟悉的「安魂曲」,這是威爾第晚期的作品。1873年,威爾第最崇拜的文學家亞歷山大‧曼德尼在米蘭逝世。威爾第當時主動向米蘭市政府提議要寫一部安魂曲,想找義大利最有名的作曲家聯合譜寫,但大家參與意願不高,所以最後由他獨立完成。這部作品在亞歷山大‧曼德尼逝世週年當天,由威爾第親自指揮首演。

這部作品和莫札特(Mozart)及佛瑞(Faure)的安魂曲,並稱音樂史上三大安魂曲。但是威爾第作品發表之後卻出現一些負面評價,認為較其他兩齣缺乏宗教性,而且太煽情。其實威爾第的「安魂曲」並沒有場景,經文章節也都依照傳統的羔羊經、悲憐經等,但他的音樂表現卻具有戲劇風格,比莫札特和佛瑞作品的味道重;原本應是感傷、憂鬱的悲憐經,在威爾第的管弦樂合唱表現下,好像排山倒海的聲浪襲擊過來。

威爾第一生的喜怒哀樂,全都表現在他一甲子的創作歷程。從「納布果」,我們聽到他遭逢家變的哀嘆。「遊唱詩人」時期,他已和第二任妻子同居,因此劇中有許多旋律優美、與愛情有關的詠歎調。到了「阿依達」,威爾第功成名就,他不再思索男歡女愛,轉而關注國家民族。「阿依達」創作的1870年代,義大利正進行統一獨立、法國展開巴黎公社的民主運動,因此這個埃及和衣索匹亞爭奪尼羅河谷肥沃土地的史實,激起威爾第的狂熱而創作。而晚期「安魂曲」,不再有纏綿柔情、也不再有熱血沸騰,只有晚年對一代文豪的景仰、與對已逝偉人的感嘆。

在威爾第歌劇作品中,我們看到故事?的人生,也看到威爾第的一生。(以上內容由台北愛樂電台「台北歌劇院」節目主持人邢子青口述、郭大微整理)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