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可以告訴我還剩多少時間能完成心願嗎?」從容離世前的3個準備

學習面對死亡的恐懼
文 / 一流人    
2020-03-03
瀏覽數 11,800+
「可以告訴我還剩多少時間能完成心願嗎?」從容離世前的3個準備
僅為情境配圖。圖片來源:pexels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編按:
絕大部分的人,包括見過無數死別的醫護人員或是殯葬禮儀人員在內,在面對自己即將「死亡」的事實時,還是會產生不安、恐懼、沮喪,甚或憤怒的情緒,但這些都是正常的心理反應,無需覺得難為情。既然會不安、恐懼,那麼應該如何面對跟處理呢?(本文摘自《好活與安老》一書,以下為摘文。)

陳太太的檢查報告出爐之前,醫生就已先建議家屬,可以一起來聽病情說明,並且共同討論下一步的治療目標。在報告出來的當天,陳先生一早就站在病房門口等著,想早一步知道太太的病情。

但是當醫生告知檢查結果是惡性腫瘤,目前有幾種治療方式可以選擇,在向病人說明時也可以順便詢問一下她的想法之後,陳先生卻急著阻止:「醫師,我求求你,千萬不能讓我太太知道,以她的個性,聽到這個結果一定會崩潰,如果喪失求生意志,她一定撐不過治療……」

主動要求醫師或家人說出病情

相信會翻開跟購買本書的讀者,已經可以接受「人終究會死」這件事,或最起碼不是絕對的排斥。確實在某些情況下,我們無法知道死亡何時會降臨,但其實大部分時候,我們還是可以透過健康檢查,或是因為病徵發作住院治療及檢查,進而得知自己還剩下多少時日。

不過話雖如此,事實上想從醫師或是家人口中探知自己的真實病情,還是非常不容易。這是因為,醫師與家人在面對無法醫治的病情時,心裡通常是這樣想的:

醫師的難處

• 一直以來都被教育如何救人,認為給予病人治療才能給他希望,沒有放棄的選項。
• 擔心一旦告知真實病情,反而會刺激病人,而自己無法掌握病人爆發的情緒。
• 擔心被病人或其家人怪罪治療失敗,能力不足,怕被告。
• 擔心必須面對自己對於死亡的恐懼,畢竟任何一條生命,都有難以承受的重量。

醫師與病人家屬。(僅為情境配圖,取自shutterstock)圖/醫師與病人家屬。(僅為情境配圖,取自shutterstock)

家人的心情

• 擔心病人無法接受,怕告知後會剝奪病人的希望,自我放棄。
• 擔心被說是詛咒、不孝、沒有盡力,以為只要不說出口,事情就不會成真。
• 怕一旦病人被告知,自己無法掌握病人爆發的情緒,甚或無法掌握自己的情緒。

所以,由病人自己主動發出想要知道實情的訊息是最好的方法,可以試著用以下幾種方式跟醫師或家人溝通:

1.主動提示已知病情嚴重:

例如「我的身體狀況怎樣我自己心裡有數,但希望你們可以親口告訴我」。

2.主動告知想做的心願:

例如「我好想跟某某人碰面聊天,想要出院去看場電影或是賞花,還有很多想做的事,所以,可以告訴我還有多少時間能去完成這些心願嗎?」

3.主動說明後事想要如何處理:

例如「我要是有個萬一,希望最後可以安安靜靜回到自己家裡嚥氣。大家不要為我哭,不然我的靈魂會捨不得離開……」

學習面對死亡的恐懼

《醫療法》及《醫師法》都有課予醫療機構及醫師告知病人或家屬有關病情、治療方針、處置、用藥及預後情形等訊息的義務;《安寧條例》也有規範,醫生有告知安寧緩和醫療治療方針與維生醫療抉擇的義務。而2019年1月開始實行的《病主法》更加強規範,醫療機構或醫師除了應將病況告知病人本人之外,還必須取得病人同意後,才能再告知親朋好友,更加完整落實病人的自主權。

在法律規範之下,醫師必須越過心理難關,直接和病人說明病情,而此時在閱讀本書的你,也許可以停下來想想:如果是我自己,當醫師來到面前要說明病況,我會用什麼樣的心情面對?我準備好了嗎?

在知道如何讓醫師跟家人可以跟我們坦白病情後,我們也許覺得自己可以接受這一切,但事實真是如此嗎?

根據經驗顯示,其實絕大部分的人,包括見過無數死別的醫護人員或是殯葬禮儀人員在內,在面對自己即將「死亡」的事實時,還是會產生不安、恐懼、沮喪,甚或憤怒的情緒,但這些都是正常的心理反應,無需覺得難為情。

大部分的人在面對自己即將「死亡」的事實時,還是會不安、恐懼、沮喪,甚或憤怒。(僅為情境配圖,取自shutterstock)圖/大部分的人在面對自己即將「死亡」的事實時,還是會不安、恐懼、沮喪,甚或憤怒。(僅為情境配圖,取自shutterstock)

既然會不安、恐懼,那麼應該如何面對跟處理呢?以下幾項建議可以參考:

1.心靈上:

可以試著尋求宗教的慰藉,透過念佛、靜坐、冥想或是祈禱,求得心靈上的平靜。若沒有特定宗教信仰,也可以從生死相關議題的書籍或電影,尋找可以撫慰、平靜自己心靈的方法。此外,也可向各醫院社工尋求協助,藉由專業的心理輔導渡過難關。

2.生理上:

許多人會對死亡感到恐懼,通常是因為聯想到還伴隨著巨大的痛苦,像是無法呼吸。確實,臨終病患多半會有失眠、食欲不振、躁動、時空混亂、語無倫次、疼痛、呼吸困難、噁心嘔吐、水腫、失禁或身體發出異味等不適的症狀。幸而透過專業的安寧緩和醫療,可以減輕痛苦與控制不適症狀,讓病人能夠舒適自然的離世。

預演死亡來臨時

然而,要如何才能實現舒適自然的離世這個心願呢?可以做以下的思考與安排。

預演死亡來臨,實現舒適自然離世的心願。(僅為情境配圖,取自pexels)圖/預演死亡來臨,實現舒適自然離世的心願。(僅為情境配圖,取自pexels)

與親友談論善終的話題

就算平時跟親人或朋友關係密切,也不代表在你病重垂危時,他們會做出你想要的善終選擇。所以,請找平時最要好且最有可能跟能力在你病重時為你代言、做決定的人,跟對方商量你的心願,也可聽取他們的想法。

商量時可以告訴對方,在什麼樣的情況下希望做哪些醫療,像是:病情嚴重到什麼程度,才決定「我不願意在這樣的狀態下活著,請不要再為我做任何延命的無效治療」。但也請理解,若親友感到無力負荷這樣的責任,也無須勉強對方。

預立醫療決定

只要還有做決定的能力,就應該掌握自己的醫療自主權,而這個權利就是透過「預立醫療照護諮商」來完成自己的「預立醫療決定」。醫療機構會將你的預立醫療決定上傳、註記在你的全民健保憑證(健保IC卡)裡,此外,為了確保你在無法替自己做決定時,仍可獲得你想要的醫療方式,也可以在諮商過程指定醫療委任代理人。

預立醫療決定的好處就是,當你一旦失去做決定的能力時,所有的醫療都會依照你的預立醫療決定執行。當然,再次強調,只要你還有做決定的能力,隨時可以回到醫療機構更改或撤回你的預立醫療決定。

跟你的醫師商量

在沒有指定「醫療委任代理人」的情況下,你仍然可以寫下自己接受或拒絕延長生命治療(維生醫療)的意願,醫護人員大都會尊重你的決定。急救時,醫護人員仍會先採取維持生命的措施,但當他們發現這種作法與你的心願相違背時,就會停止治療。

可以的話,最好找你的家庭醫師或是主治醫師詳談,以確定你的醫療計畫是清楚且完整的。或請醫生協助你,設定一份其他醫護人員都會尊重和遵循的計畫書。

《好活與安老》一書,蔡宏斌著,發光體出版。圖/《好活與安老》一書,蔡宏斌著,發光體出版。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預立醫療決定死亡健保卡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