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新鮮椰子」可沒有!你知道椰奶是從哪來的嗎?

在馬來西亞的體驗
文 / 一流人    
2020-01-17
瀏覽數 22,950+
「新鮮椰子」可沒有!你知道椰奶是從哪來的嗎?
僅為情境配圖。圖片來源:pexels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雖說是來當志工,為博物館採集故事,編寫地方歷史,不過,人的生活就是會面對「吃」和「喝」這兩個主要的生活瑣事。尤其在馬來西亞,這個以多元族群美食為特色的地方,品嘗美食就是體驗文化最直接的一種方式。

「哇,那邊搭著棚子的是什麼地方?」在清大念材料系的高材生柏翔是個好奇寶寶。凡是看到任何沒看過的事物,一定會問:「那是什麼?」剛好我們在當地服務時,適逢穆斯林的齋戒月(Ramadan)。

除了在馬來西亞,其實全球穆斯林都會進行這個信仰上的「功課」。齋戒月是指伊斯蘭曆上的第九個月,阿拉伯語發音就是Ramadan。在《古蘭經》中,真主阿拉明確指示穆斯林要在第九個月進行「齋戒」(puasa),即在黎明前的晨禮(Fajar)以前,直到傍晚的昏禮(Maghrib)都不得進食和喝水,同時也要時時注意言行舉止。若是在台灣夏天的晨禮時間,大約是在清晨四點以前,而昏禮時間大約是下午五點半左右。所以禁食的時間大約是11到12小時之長。

每逢齋戒月,每個社區下午開始就會有美食市集,販賣各式各樣的開齋小吃和飲料,例如椰子水、果凍汁、烤雞翅,以及各種娘惹糕,當然不能少了飄香的烤沙嗲肉串(sate)和經典的椰漿飯(nasi lemak)。因為新鮮、有趣又好吃,所以我當然鼓勵這群來自台灣的大學生去體驗一下異國風情。這樣的市集,不僅在馬來西亞可見到,實際上在所有穆斯林社會,例如印尼蘇門答臘和爪哇、汶萊、新加坡的馬來社區也都很常見。

齋戒月的市集有很多新鮮好吃的美食,不容錯過。真文化出版提供圖/齋戒月的市集有很多新鮮好吃的美食,不容錯過。真文化出版提供

隨著社會的進步與講求方便,愈來愈多人直接用購買開齋食物以便在每天的開齋時間到之時,就可以先進食簡單的小吃。回到家之後,再與家人一起享用正式的開齋晚餐。當然,來自台灣這些大學生從來不知道齋戒月是什麼,更不可能齋戒過。

「我參加過飢餓三十營,這樣算嗎?」以搞笑為習慣的溫茹試圖想要「同理」身邊正在齋戒的穆斯林。「勉強算啦,可是聽說你們的飢餓三十營是可以喝飲料的吧?」溫茹再想想,可能得真正跟著穆斯林過一天這樣的齋戒生活,才能真正理解他們吧!但就算沒齋戒,今天還是可以先去市集嘗鮮的嘛!大夥兒聽到吃的,精神力氣馬上都來了!市集其實在滿遠的地方,步行的話大概需要二、三十分鐘。但是為了吃、為了嘗鮮,他們已經擦好防曬乳、帶好帽子、穿上防曬外套,頂著下午四點仍然熱情炙燙的太陽,往開齋市集前進!

過了一會兒,他們就提著飄著不同氣味的大包小包回來了。他們把戰利品攤在桌上,開始互相評論了起來。「那包糊糊的醬是什麼啊?」「那一塊看起來是雞肉。」「這個會辣嗎?」眾人一方面正要嘗試各種此生沒吃過的食物而感到興奮,另一方面卻有點害怕誤踩地雷。不能吃辣的雅恬已經把水瓶裝滿了水,準備一口辣椒、一口開水地交替著吃。結果第一次的嘗鮮效果意外大獲好評。看來這一群台灣年輕人滿能接受口味較重的馬來食物。

最後,就剩下一些糕點和甜點。我提醒他們:「這些糕點通常都是用椰奶做的,所以不宜放太久,容易壞掉,要趕快吃掉喔。」這時候個子小小的亭誼突然拋出一個問題:「椰奶是從哪裡來的啊?」大夥兒愣了一下,沒人可以回答這個問題。在一旁的柏翔不疾不徐地說:「椰奶,當然是從,椰.子.的.胸.部.來的囉!」

這則「從椰子的胸部得來的椰奶」的故事,變成了我往後在教馬來語和印尼語的課堂上,必說的故事。我發現,每一次我詢問班上的學生:「椰奶或椰漿,從哪來?」總是有學生一臉茫然貌。這項我認為是基本的生活常識,換了一個地方,就搖身一變成為了奇聞新知。而我通常耐著性子對學生解釋椰子的各個部位,包含比較嫩的椰子是綠色的,我們通常喝的椰子水就是來自這些嫩椰。通常需要人或猴子爬到樹上採下來。而椰子一旦變老,就會變褐色,重量也較年輕椰子來得輕。

椰子變老後,就會自然掉落。所以,在椰子樹林中,地上布滿了這些老椰子。老椰子如果沒有及時被撿起來取其果肉,這顆椰子慢慢會長出幼苗,然後落地生根,慢慢長成椰子樹。而老的椰子裡,拌開外層的椰殼和粗糙的纖維之後,會摸到堅硬的椰子殼,用刀背用力一拍,「啪!」一聲,椰子殼就輕易被剖開了,裡面就會看到雪白的果肉,有時候達到一兩公分的厚度。若將這些成熟的果肉拿到刨刀機前,刨成椰絲,最後榨成汁,就是「椰漿」或稱「椰奶」了。

真文化出版提供。圖/真文化出版提供。

而這個椰漿通常是作料理之用,例如煮咖哩或作糕點必備材料。在馬來西亞的「巴剎」,每天都有小販在賣椰漿,而且通常上午十一點就售罄打烊了,可見椰漿在當地食物烹飪的重要性。而我自己對於椰漿有一段特殊的回憶。我的老家位於馬來甘榜(kampung,鄉村之意),隔壁就住著馬來mak cik(馬來阿姨之意)。一旦我們家要料理咖哩雞的時候,下午5點,我媽就會到家裡院子去撿起一顆老椰子,按照上述的方式把內部的堅硬椰殼剖一半之後,叫我到隔壁家請馬來阿姨幫忙刨成椰絲。我會帶上馬幣五十仙(相當於台幣五元)當作服務費,佳節時期會漲價成馬幣一塊錢。

真文化出版提供。圖/真文化出版提供。馬來西亞的食物,通常都會加入椰漿料理。真文化出版提供圖/馬來西亞的食物,通常都會加入椰漿料理。真文化出版提供

用這麼新鮮的椰漿所煮出來的咖哩,味道特別濃郁好吃。這味道是我在台灣這麼長時間久居,幾乎沒有嘗過的味道。在台灣的馬來西亞料理,大部分得使用經過乾燥處理的椰漿粉,雖然味道大同小異,但是細細品味後,總能分辨出新鮮椰漿與椰漿粉煮出來的差異。這麼敏感的味覺,都要怪我們家後院俯拾即是的老椰子啊!

從務邊小鎮往山裡面走,就會看到馬來村莊裡的傳統房子。真文化出版提供圖/從務邊小鎮往山裡面走,就會看到馬來村莊裡的傳統房子。真文化出版提供

「新鮮椰子」可沒有!你知道椰奶是從哪來的嗎?本文節錄自:《我們在馬來西亞當志工:台灣大學生走入多元文化、看見自己的服務旅程》一書,王麗蘭著,真文化出版。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馬來西亞餐飲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