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ZMP自駕機器人代勞 載人、運貨全搞定

未來移動〉新創企業掀無人車革命
文 / 林鳳琪    攝影 / 陳之俊
2019-11-29
瀏覽數 29,300+
ZMP自駕機器人代勞 載人、運貨全搞定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人口愈來愈老,又愈來愈少,未來,誰來開車?日本已面臨挑戰。

根據統計,在東京,計程車司機不但平均年齡高達58歲,且因少子化,從業人口也正在迅速減少中。這讓即將舉辦2020東京奧運的日本政府很擔憂,屆時各國蜂擁而至的觀光客,該怎麼移動?

為此,東京政府找來相關業者,商討自駕車上路的各種方案,甚至豐田、軟銀也聯手共組Monet自駕車聯盟,摩拳擦掌搶食未來移動商機大餅。

去年早已搶先一步,拿到東京首張無人計程車試營運通行證的,是日本機器人製造公司ZMP。過去十年來,ZMP已開發出一系列移動機器人,如倉庫自動物流板車、機場行動代步機器人、街頭外送自動物流機器人等。

會投入計程車自駕系統,社長谷口恒回憶,其實「創意」與「靈感」來自一次難忘的親身經驗。

計程車司機不足 成了他的創業靈感

他的老家臨近日本著名古蹟「姬路城」。年輕就離家打拚的他,每次回老家,總是父親開車到車站接他,讓他未能深刻感受偏鄉人口流失的危機感。

直到六年前,父親重病,著急返鄉探父的他,一出車站卻發現,街上竟連一輛計程車都沒有。他嘆氣說,年輕人紛紛離鄉,隨著老司機凋零,計程車行後繼無人,也就陸陸續續歇業了。「在日本,移動已經變成大問題了!」谷口恒表示。

但缺司機的,豈止偏鄉,連3000萬人口的東京也缺。

2017年,在東京擁有近千輛計程車的車行「丸之內」找上他,洽談打造無人駕駛計程車,以因應司機不足。有趣的是,谷口恒本身曾是傳統汽車業煞車系統ABS的工程師,雙方一拍即合。2018年,他們在東京街頭首度試運行無人計程車。

提起創業經過,谷口恒有些害羞,因為前十年非常坎坷。10幾年前他看上網路經濟崛起而創業,但網路泡沫後,他體悟,與其跟在美國後面找網路經濟商機,不如先找出日本有,別人沒有的強項,他轉而看上機器人商機。

2001年,他投入開發會與人對話的影音娛樂機器人,「那是日本最早的人形機器人」。2004年量產上市,未料沒多久, iPhone問世,智慧手機崛起,影音娛樂隨時都能上網享受,他開發的娛樂機器人,馬上就被淘汰了。

之後爆發2008年金融海嘯,谷口恒被逼的險些走投無路。他回憶當時,股東自顧不暇,銀行又借不到錢,只好裁員,一度剩不到十個員工,差點面臨倒閉。

為求生存,他轉向開發B2B商用市場機器人,開發應用於小範圍的自駕車與物流車,沒想到,卻意外打開公司的活路。

過去十年經驗,讓他更篤定,機器人會愈來愈貼近人類生活,透過機器人,讓生活更富足,讓人類過得更幸福,已是他的追求目標。

他舉例,比如倉庫物流,這種重度勞力的工作,沒有人願意做,就交給機器人,「讓機器人成為替人類解決問題的好伙伴。」2016年,ZMP開發倉庫搬運機器人Carri RO,隔年業績開始突破,向上成長,第三年後,銷售量更以二倍、四倍的速度,快速增長。

都市外送商機崛起後,他又與超商合作,開發可街頭外送的物流機器人Carriro Deli。上班族只要下班前動一動手指,上網預約想吃的食物,回到家時,食物也送到,無需大包小包狼狽地趕地鐵。

開發機場自駕機器人 方便長輩自在移動

但ZMP最想解決的社會課題,仍是「高齡者的移動」。像是用來取代輪椅的機場自駕機器人「安娜」,可愛造型,已受日本高齡與行動不便者關注。有了這台機器人,高齡者長輩在機場可以自由移動,不用擔心走不動,也解決空服員人手不足的問題。

「其實,這個靈感最初來自台灣長榮航空,」谷口恒語出驚人透露,大約一年多前,他來台灣,長榮航空得知他機器人專長與領域後,透露近年推輪椅需求愈來愈多,每天耗費很多人力,空服員常得加班,疲於奔命。

谷口恒回日本後,立刻詢問日本航空公司的合作意願,一拍即合。如今ZMP與全日空航空合作推出的機場移動服務,已獲得不少高齡長輩詢問。看好日本輪椅年賣兩萬台,ZMP更打算讓「安娜」當長輩的腳,來取代輪椅。

這輛移動機器人,沒有油門、煞車與方向盤,全靠App控制,時速六公里,相當於行走速度,既能解決高齡移動問題,也不會造成危險。

除了高齡移動,谷口恒也沒放過2020東京奧運商機。去年,他找上東京市政府談自駕車觀光,希望串起城市最後一哩路,無縫接軌。

觀光客從羽田機場搭自駕巴士進東京轉運站,轉乘自駕計程車進市中心,再改搭「安娜」自駕代步車,在街頭觀光。

谷口恒打造無人移動的各種應用場景,也正是未來社會5.0的移動願景。

數位專題【直擊日本社會5.0】〉展望2030年超智能革命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日本新創企業交通人口老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