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閱讀智慧

文 / 王力行    
2001-07-01
瀏覽數 15,100+
閱讀智慧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中鋼的事,讓我很沮喪、痛心,因為過去二十年,我所採訪的中鋼不是這個樣子;使得我對台灣的最後一絲希望,開始斷滅。」一位編輯部同事最近e-mail給我,談到他需要好好重拾對台灣的信心。

這樣的心情,我很能理解,這位在台灣新聞界認真努力工作了二十年的記者,採訪過許多大企業、大人物;報導過社會許多大問題、大趨勢;和台灣經濟一起成長茁壯,隨台灣社會一同旋轉變遷;看到了希望的一面,也體驗過失望的一刻,但從來沒有對台灣失掉信心過。

「民進黨和國民黨有什麼兩樣?不都是黑金?不都是李登輝一人操控?老百姓倒楣啊!」一位甫抵台北的海外友人,望著電視中中華開發董監事改選、劉泰英一手導演的戲碼後,破口大罵。

他的罵語也確實代表部分人的質疑:期盼政黨輪替帶給台灣乾淨的社會,可能嗎?殷望陳水扁治國能使台灣政治文化向上提升,可能嗎?祝禱反對黨治理台灣後,消弭歷史悲情、促進族群融和,可能嗎?祈求台灣人當家做主後,能更有自信,為台灣開創大格局、尋找新出路,可能嗎?

這就是台灣鬱卒,揮不掉的沈重心情,解不開的錯綜迷思。

最近讀到香港知名文化評論者董橋的《博覽一夜書》,他記一次與大陸新聞工作者談起,大陸與香港兩地面臨重組價值觀的問題。

說到知識界擔憂與企盼的複雜心情時,大陸朋友問董橋,「你最擔憂的是什麼?」董先生答,「最怕看到特區(香港)政府高官的兩種表情:一臉茫然和一臉狡黠;茫然,怕的是他們看不清利害;狡黠,怕的是他們低估了利害。」

若把董橋的這番擔憂之語用到台灣,恐怕是高估了政治人物對「利害」的算計。因為,董先生的「利害」,是指攸關國家和人民的大利大害;而台灣的政客們最關心的,可能是眼前能否掌握選票、掌握權力、掌握金脈的個人「利害」。

知識界人看政治,不免拉高自我的期盼性;待政客,也不免估高對方的理想性。然而,也只有知識界人的智慧,指引全民知識的提升,才有這樣的可能:在見不到曙光的隧道中開鑿一個出口,在信心盡失的泥淖中,尋得一絲希望。

正如我們閱讀梭羅的智慧一般:「不管你的生活多麼微賤,好好去過;別躲避,別咒罵。它並不差,……你可能會在其中體驗到無比的光彩與喜樂,映照在救濟院窗戶和富人住屋上的陽光同樣燦爛;門前積雪同樣都會在春天消融。」

本文出自 2001 / 07 月號

第181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