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0月號

他們辭掉台灣穩定正職 靠技術擠進移民大門

台青瘋打工度假 七成直奔澳洲尋夢

文 / 陳育晟   攝影 / 張智傑   2019-10-01

台青瘋打工度假 七成直奔澳洲尋夢


據統計,過去十幾年來,台灣青年赴澳洲打工度假人數,高居全球第五,2017~2018年台青海外打工度假,近七成首選澳洲,為何台青這麼愛澳洲?

《遠見》採訪五位台灣青年,有人在打工度假時就決心留下來,並以自身技術搶到移民門票;也有人已取得澳洲公務員身分,順利落地生根。

他們熱愛澳洲的原因,反映了什麼台灣青年的心聲?

1980、90年代,台灣許多父母,為了下一代更自由的教育,選擇移民澳洲。

台灣人移民澳洲的浪潮,延續到2004年11月後,又有了新面貌。

當時,嚴重缺工的澳洲政府,開放30歲以下台青赴澳打工度假,開啟台青赴澳風潮。和第一代以投資、教育移民為大宗不同,新一代必須靠努力、技術闖出一片天。

過去十幾年來,台青赴澳洲打工度假的人數,與英國、德國、法國、韓國並列前五。若以人均密度來看,台灣高居世界第一。

實在太缺勞動力,2004年打工度假制度開放之初,澳洲政府也同步開放「二簽」,只要在一年內於偏遠地區從事官方指定的農、林、漁、牧工作滿88天,就能繼續在澳洲打工度假第二年。

今年7月,澳洲進一步開放三簽,只要第二人到偏遠地區累積半年工作,即可在澳洲工作第三年。

澳洲對台灣開放名額無上限 許多人邊打工邊找移民方式

澳洲也是對台灣開放16個打工度假國家中,唯一沒有名額上限的國家,使得澳洲成為外漂首選。2017~2018年台青海外打工度假共3萬1000多人,其中66.9%到澳洲,人數超過2萬人。

觀察台青赴澳風潮,以2012、2013年原物料價格飆到新高時達到高峰,達3萬5761人,當年台灣成為澳洲打工度假第二來源國。

但2017年澳洲政府宣布,打工度假年所得逾3萬7000澳元,必須繳交15%所得稅,加上近來澳幣屢探新低,人數才開始下降。

值得關注的是,赴澳洲打工度假的台青,不少都想盡辦法留下來,往往先申請學生簽證,在當地技職體系學一技之長,為日後技術移民做準備。

在坎培拉機場活力飯店(Vibe Hotel Canberra Airport)擔任助理廚師(Commis Chef)的徐瑋辰就是一例。2011年赴澳打工度假的他,為獲得二簽,到偏遠地區螃蟹工廠累積88天工作後,回到市區餐廳當服務生。2013年簽證期滿後,他雖回到台灣,但一直無法忘記澳洲的優渥薪資和旖旎風光。2016年又回到澳洲,進入坎培拉理工學院(Canberra Institute of Technology)廚藝系就讀。

在校期間,他每週打工20小時,也申請給薪實習,勉強打平開銷和學費,並在今年畢業。35歲的他正申請廚師身分技術移民。

澳立留學經理邱明彥觀察,目前台灣年輕人申請澳洲技術移民,以技工、廚師和護士領域最多。

多數台灣年輕人都像徐瑋辰一樣,孜孜矻矻地走移民路。但近來有些台青為了留在澳洲,在打工度假簽證到期時,竟然申請難民資格,只為了爭取難民專屬的「過橋簽證」。由於判定難民資格,通常需要一至三年,這段時間就能持續在澳洲工作。

「過橋簽是最不好的簽證,」邱明彥強調,若無法取得難民簽,終生將無法入境澳洲,也會影響台灣人形象,及未來台灣國民申請澳洲簽證的難易度。「千萬不要鋌而走險,」邱明彥強調。

台灣該如何借鏡澳洲?

關鍵字: 留學職場生涯旅遊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