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所大哉問3〉財經商管怎麼維持競爭力?

義守大學校長陳振遠:「君子不器」多嘗試,朝跨域商管領域挺進

文 / 謝明彧   攝影 / 賴永祥   2019-09-25
義守大學校長陳振遠:「君子不器」多嘗試,朝跨域商管領域挺進


交大管科系、政大企研所、美國德州大學財務博士,義守大學校長陳振遠的求學路深耕管理財經、創業投資、企業併購;回台後在企業、創投界工作,才進入學界,成為高雄第一科大與義守大學校長。從財經到學界,他說,「君子不器,心裡不畫地自限,商管可以應用在任何一個領域。」

我非常晚才決定要考政大企研所,距離考試只剩下兩個月。商學所重量級的兩大志願,就是台大商研所和政大企研所,兩個月就想要和那些準備超過一年的考生拚,怎麼想都像是痴人說夢。

策略就是「資源、分配、決策」

我把在大學管科系學到的策略原理拿來做讀書規劃。策略就是「資源、分配、決策」,確認自己有什麼,做最有效益的安排、執行達成目標。我把考研究所,當作一場策略實戰來演練。

我的資源是,只剩兩個月,因此閉關每週念五天書,邀約全拒絕。但一翻開講義,發現起步太慢,很多都不懂,內容又那麼多,該怎麼辦?

回到策略思考,接下來就是分配任務,眼看來不及細讀所有課本,我找來一本管理學經典課本,採取「一本精通」的作法,徹底熟讀,針對觀念做理解,確認自己可以明確解釋相關理論、內容,以及案例,不去計較枝微末節。

為了強化勝率,在準備考題方法上,我做了一個「80/20法則」的決策。比對前一年的入學成績,知道平均60分就能錄取,我不求一定要考100分;而是找來考古題,精挑20%的重點詳讀,盡可能達成60分上榜的目標。

當時我告訴自己:我只準備了兩個月,沒上也是合理,但不代表我就可以放棄。我寫下「抱必敗的決心,做必死的準備」,以管理上的策略規劃作法,找出最大勝算的讀書法。

沒想到我居然考上了政大,比我早好幾個月準備的同學反而落榜。我深刻體會,管理原來這麼有用,它不是數字、公式,而是概念化能力,把現在到目標之間的架構圖像化,就能明確抓穩要做哪些事,而不只是一味埋頭往前衝。

這種「從高處看整體架構,再回推現在要做什麼」的策略性思考,是我讀研究所的最大收穫,更影響了之後求學、工作、辦學的各種決策。

研究所畢業後,我決定到美國念財務,之所以限縮到比較專門的財務,一來是思考自己所學,不可能有任何企業會讓一個新人直接做管理,我必須在原本的企管之上,再培養一門專業。

從廣到專,隨時備戰拚跨域

評估自己有興趣的領域後,最後選擇財務,讓專長落實到投資、併購、創投,不只能到企業投資處或創投公司,也參與了國立高雄技術學院的建校籌備,先後負責金融、財管、企管等五個新系所的籌設工作。之後擔任高雄第一科技大學校長,決定以「創業型大學」為辦學理念,也是由此得來的靈感。

現在我也不斷思考義守大學的未來優勢,朝連結現有資源走向目標。目前全力推動的計畫,就是將工學院出身的義守,結合義大醫院和醫學院,跨域連結「工程+醫療」。

醫療是台灣很有前景的產業,國內同時具備醫學、工程、管理、設計、觀光、語文等不同學院的綜合大學中,並擁有大型醫院者,除了台大與成大,就是義守了。確認出重要資源(綜合大學與醫院)、做出分配(工程+醫療),剩下決策的擬定與執行,就是義守2028十年計畫。

去年起,我要求系所老師開設課程與提案研究計畫時,必須規劃「如何將本門學科與醫療作跨域結合」,因為這是學校未來的方向,也透過資源分配,獎勵大家朝目標前進。難免有抱怨,有人認為我綁死研究,有人抱怨所學和醫學領域太遠,例如語文、傳播或觀光,怎麼結合醫學?

我對老師說,正因過去沒有試過,才需要發揮創意;就算成果不如預期,光是走過、看過,就充滿價值,因為下次就能以不同角度來看待。

我認為這也是財經管理最重要的價值,它不是教你怎麼投資賺錢,而是從整體目標看待事情,知道目標後,就不會拘泥枝微末節,達到君子不器的境界。

【2020研究所指南】帶您找方向!

關鍵字: 人物專訪高等教育職場生涯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