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適才適教才是好教育

文 / 洪淑娟    
2000-07-01
瀏覽數 19,950+
適才適教才是好教育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在台灣讀書多輕鬆啊,薄薄的一本讀完就沒有了。美國多累啊,老師追著你,大書一本又一本,」這是兒子的名言,說這話時的老大,應該是國二上,從美國回來的第二年。

倉促之中赴美,孩子們只認得A、B、C。開學第一天,我在每個孩子口袋放一張紙,寫著Restroom(廁所),以備不時之需。不會上餐廳不打緊,不知道廁所在哪兒可會很狼狽。沒想到,念小四的老大(女兒小二、么兒小一)拿回家的數學課本竟然是小五的,我嚇一大跳,心想,孩子語言不通,做媽媽的怎麼這麼糊塗,把他入錯年級!第二天一早急急奔去學校,找到校長,還未說明來意,笑容可掬的女校長,遞給我一份滿是英文的試卷(類似我們通稱的應用題)頻說恭喜,我遲疑地接過來,是老大的,九十八分!原來上學第一天(已是十月),湊巧有一家日本人,孩子必須要跳級,回日本後才能順利接下一學年,要求跳級考,兒子的導師一眼就瞧出他「天賦異稟」,主動也送他應考,沒想到大字不識的他竟考了接近滿分,遠超過那日本孩子,樂壞導師及校長,以為揀到一個寶。

我很猶豫,一來我們只是短期居留(預計九個月),二來追英文都來不及,何遑跳級?師長們安慰我,也向我保證,讓孩子在數學中得到自信心,贏得同學的敬重(證明他只因是新來者,語言較差,其實他是非常優秀的),有助於在同儕團體中得到定位,從師長及同學中得到更多助力,如果他得不到A,再讓他回原級。

短短九個月,他已經由四年級晉升至七年級。校方送他參加county(郡)資優生考試(竟然有翻譯與心理醫師。)來年,如果我們留下來,他得換學校,去念Magnetic class(所謂資優班),因為這所小學自認已經沒有東西可以教他,請另謀高就。

回台之後,基於語文的顧慮,我仍小心地依照年齡讓他進入小學五年級,反而適應不良。承蒙北市教育局特別通融,參加跳級甄試順利通過,進入國中部就讀,沒想到國中之後也能名列前茅。只是高中保送甄試正好建中落榜第一名,再經過聯考進入建中。大學聯考失利(敗在數學?),後轉系考第一名進入台大醫學系就讀,現在已是準醫師了。

兒子的經驗告訴我,美國的教育制度盡力「栽培」站在頂尖前二○%的人,一個國家要強,能者多勞是必須的。而在他多勞之前,必得先堅強(make strong)。為了一個外國孩子,校方可以請心理醫師,請翻譯,為他做智力測驗,付出極高的代價。

適度的能力分班有助學習

基於教育的真諦「立足點的平等」。校方鍾愛優等生,也疼愛智弱兒。在美國時,我去么兒班上當helper(助手),幫忙照料智弱兒。孩子只要多學會一個字母,老師就給他一個擁抱,所以那個最笨的孩子的志向是:當老師。上智與下愚是無奈的歸類,學校對孩子做出不同的處置,都是出於相同的愛心。家長沒有人抱怨,他們相信條條大路通羅馬,孩子不適合讀書,就做別的吧。

這十年來,跟著三個孩子歷經各類考試十五次,我常常在想,考試是很緊張,我們也常常敗北,好像是「必要之惡」。台灣地窄人稠,競爭肯定激烈,關說肯定頻繁。「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是根深柢固的想法。

回頭去看聯考,一試定終身是被垢病的地方,智育取勝也是,但我也發現,那些所謂「成功」的孩子,多數有過人的定力。而考前一個月情緒穩定,應考時睡得好,沒有考不好的。所謂「失常」,代表情緒的失控。在EQ掛帥的今天,沈穩正是成功的要件。

老大國三的老師曾對班上的同學說,「今天天氣太好了,打球去,不考試了!」孩子與我同樣懷念這位好老師。只要老師都有這種童心,家長都有這種愛心,可以縱容老師與孩子去玩玩。

現行教育制度沒有那麼壞,如果台灣教育真的那麼不好,台灣今日有可能成為這樣的企業強國嗎?教科書多元化、小校小班,值得大力推薦。大學聯考兩百多分就有學校念,其實比國外大學申請要簡單,轉系也不難。其他制度早就有了,沒有拿出來用而已。

上智與下愚不能放在一起教,拖垮了聰明的,累了跟不上的,兩面不是人,何苦呢?讓相同資質的人共同學習,激發潛能,省時省力,適度的能力分班有其必要,很多榮譽班(honor class)在國外也都存在,看是以怎麼樣的心態去申請與甄試。

頂尖的人才需要大力破格栽培,繁瑣的考試程序只會弄笨他們。資優生的家長與智障兒的父母同樣需要鼓勵,因為他們背負的責任更重。天才與瘋子原本只一線之隔,大德與大奸也只在轉念間。期許有「權」的大人物、全國的家長暸解南橘北枳的道理,體認上智、下愚的既成事實,基於立足點的平等,讓孩子們接受最好的教育,展現歡顏。

本文出自 2000 / 07 月號

第169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生活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