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用四年級做一輩子的事

文 / 莊素玉    
1999-11-01
瀏覽數 10,950+
用四年級做一輩子的事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問:為何日本軟體銀行(SOFTBANK)可以一直轉換策略?由一九八一年以做為電腦軟硬體的批發商為主、到出版電腦相關雜誌,直至近幾年轉型為網際網路財閥,可以一直轉型的內部機制究竟是什麼?

答:不管做什麼事業,最初一定要籌備資金;其次,錢沒有好好運用的話,也不行。如果能夠好好運作,價值就會出現。譬如我初來軟體銀行時,調度了四千八百七十八億日圓。首先運用這些錢到美國投資,買下Ziff Dabbis 出版集團、Condex Show 電腦展主辦權、Yahoo。

問:所以你花了很多時間幫軟體銀行調度資金?

答:軟體銀行當年只是上櫃股,要籌備五千億日圓,很難做到,但我做到了。

之後,是張明正的策略,將趨勢科技轉為網際網路服務公司,這是很重要的事。他改變商業經營模式,在證券市場獲得很大的評價。

軟體銀行也獲得證券市場很好的評價。總而言之,究竟證券市場是如何評估的?是否能創造使價值增加的實績?或者誰能創造有未來展望的事業領域?這都會反映在股票市場上。

由多方來源獲得資訊情報

問:軟體銀行的投資Ziff Dabbis出版集團與Condex Show 電腦展主辦權究竟帶來什麼樣的價值?

答:Ziff Dabbis 出版集團出版美國電腦軟體、硬體相關的專門雜誌,是資訊產業情報的主要來源。譬如最近哪個廠家出版了什麼的新產品。所以我們可以很快知道有關網際網路產業最新、最正確的情報,譬如美國雅虎的消息,是由Ziff Dabbis 得來的資訊。所以這些雜誌是很重要的專家情報雜誌。

另一個重要的情報來源是我們的創投行動。軟體銀行藉由很多創投基金,投資約一百家以上的創投企業。這一百家企業全是與網際網路有關的企業,由這些投資的企業得到很多情報,也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當然這些不只是我們的情報來源,也是我們很重要的合作伙伴,造成了很多加乘的效果。這些對於投資、情報蒐集,都扮演很重要的角色。

譬如我們也由張明正得到很多消息,張明正也由我們這裡得到很多消息。像這樣的人脈的建立,也很重要。

此外,我也是趨勢的director(顧問),所以不但給與營業戰略的建議,也把軟體銀行的一些經驗傳授給趨勢,連今後股票是否會成長,也給與建議。應用類似像這樣的形式,彼此互相支援。

問:像與趨勢這樣的合作方式,是否還發生在其他國家?

答:我們也透過軟體銀行的創投基金,投資張明正太太的妹婿姜豐年的新浪網公司。

問:軟體銀行何時開始走向網際網路?

答:我們決定把事業的焦點放在網際網路是從一九九六年一月開始;而微軟比爾蓋茲是在九五年十月決定的,我們比微軟慢了一點。不同的是,軟體銀行是向全公司宣布,從那之後,投資了一百家以上的網際網路公司,其中不只有投資美國雅虎,也投資日本雅虎。也就是說,一直不斷地在做創投的工作。

因此,這就是我們所謂「time machine management」(時光機管理),也就是搭上時間機器往未來看。軟體銀行引進能在美國成功的網際網路公司進入日本來。

也就是把在美國已有成功機制的企業帶進日本,以後,也將帶進韓國、中國大陸。

問:為何這些在美國成功的網際網路公司,一定要透過軟體銀行,才到日本成立新公司?

答:這些美國公司要進軍日本,一定要有合作伙伴,所以他們選擇軟體銀行為合作伙伴。因為軟體銀行已投資美國雅虎,所以要到日本設立日本雅虎,就容易許多。

問:將來若有日本企業瞭解軟體銀行的策略,也想從中模仿,會讓他們迎頭趕上嗎?

答:不會。日本既有企業決策速度很緩慢,而網際網路的世界是非常快速的。軟體銀行的決策者只要孫正義、我及在美國另一名決策家等三人,只要覺得有趣,就可以決定進或不進。決定是很快的,趨勢科技決定的速度就很快。

網際網路經營的決策速度必須很快,但是日本既有大企業的決策卻很慢,所以跟不上美國的大企業。

組織年輕、簡單化

問:軟體銀行的速度為何很快?是因為組織很簡化?

答:組織確實很簡化,而且公司成員也很年輕。若是老公司,平均年齡就很高;而年紀大的人又不瞭解網際網路的世界。軟體銀行每個人都很年輕,都瞭解網際網路,所以決策速度很快。每個人都在時時注意網際網路企業的發展,譬如一直觀察雅虎這個企業的動向。在成立日本雅虎之前,軟體銀行就一直觀察美國雅虎,所以知道雅虎引進日本會成功。

既有的企業,無法衡量網際網路企業的價值。因為無法衡量他們在網際網路的技術上會如何進展,也無法衡量他們在業界的潛力及在商業領域的價值,所以無法快速決策。軟體銀行瞭解網際網路業界,知道市場會有多大、成長會有多快。

問:不過這當然也因為軟體銀行自一九八一年成立以來,一直是日本電腦軟、硬體的批發商,也辦了很多資訊相關雜誌,所累積出的經驗吧?

答:是。剛剛我所講的自美國Ziff Dabbis出版的電腦專門雜誌中所得到的網際網路業界情報,不是其他企業集團可以體會的。

問:北尾先生的資金募集能力相當強。四年前你離開工作了二十一年的野村證券;為何你捨得離開你偉大的老公司,而到軟體銀行這家年輕的怪公司?

答:我之所以離開野村證券,是因為當時一個我相當尊敬的社長下台,後來改成由另一名人士當社長。我當時想,如果由這個人當新社長,那野村就沒有未來,畢竟社長在一個公司是扮演很重要的角色,這是九五年的事情。後來事情的演變,證明我的看法是對的。新社長果然出事、下台。

問:所以你轉到軟體銀行工作,也有四年了?

答:是的。我是在九五年五月進入軟體銀行工作,這四年來幾乎做了我一生的工作分量。

問:為什麼這四年可以做到你一生的工作分量?

答:這可能是祖先的保佑吧。我從小就養成每天早上出門前,都要在祖先的牌位前,祈禱一番才出門。

問:你主要在軟體銀行做什麼樣的事情?

答:首先主要是做資金調度的工作。軟體銀行的資金幾乎都是由外面調度而來,自己本身幾乎沒有什麼資金,譬如透過債券市場發行債券,就真的是透過各種籌措資金的組合來調度資金。

調度之後,又要往哪裡投資?有了這些資金,我們開始去美國購買企業。第二個階段我又開始組成創投基金,透過這些創投基金,我們又開始投資美國網際網路相關企業。

四年前,軟體銀行幾乎完全沒有人手。沒有高階的、有投資專業知識的人,也沒有可以做投資分析的人。在軟體銀行內部,幾乎完全沒有這樣的人,也沒有法律專才的人及會說英語的人。

我花很多時間在招募這樣的人才。招募好人才之後,就開始訓練人才,訓練人才也是一件很重要的工作;再下來,就要開始設立組織;之後,也要開始與很多海外公司簽契約,進行策略合作。

經營是科學化的管理

我在軟體銀行工作繁重。譬如為了讓股價可以被評價得高一點,所以要做好對外投資關係,並對投資法人說明公司的狀況,所以要設立投資說明的機構,也要有可以說明的人等等。再者,對於所買下的美國公司要如何經營?這些事情都非常重要。

譬如,現在軟體銀行是純粹的投資公司嗎?究竟純粹的控股公司是指什麼呢?軟體銀行只是個控股公司嗎?所以對於所投資的公司,至少要每個月評量一次。所衡量的是現金流量、經濟的附加價值如何呢?控股公司就是透過掌握這些數字,掌握每個公司的狀況,也就是我們已建立了這些系統。

要建立這些系統,實在很辛苦,我們建立了一整套的管理制度。所謂經營,應該是可以科學化的管理。

譬如,我問一個所投資的公司,你們公司現在如何?他說,「馬馬虎虎。」我問,「究竟馬馬虎虎是怎麼一回事?」他說,「就是大概這樣。」我問,「究竟大概是這樣,又是怎麼一回事?究竟是營業額增加了多少百分比?」我問,「究竟是哪個營運項目增加了多少百分比?造成什麼樣的利益?又造成什麼樣的現金流量?」如果一個公司可以如此詳細而具體地掌握這些數字,那就是具有初步的企業規模。這樣的科學化的經營,是我一個很重要的工作。

所以,我這四年幾乎做了一輩子的工作分量。

這四年來,真的是非常忙碌。睡眠時間非常少,大概一天平均睡四、五個小時。尤其每個月去一趟美國,去了美國,睡眠時間也只有兩、三個小時。主要是因為時差的關係,睡不著覺;另外,半夜也要閱讀來自東京的電子郵件,閱讀這些電子郵件要花相當多的時間;白天,也要見很多顧客,他們都是來要求軟體銀行投資的新公司,真的是非常地忙碌。

問:不過,也很有成就感?

答:是很有成就感。軟體銀行在這麼短時間之內,就有這樣的轉型,真的是很有成就感。這是孫正義、我及另一人,三個人所共同開創的成就;當然也是因為祖先保佑。

問:孫正義先生應該很高興吧?

答:應該是吧。

問:你與孫先生是如何分工?

答:我與孫先生是一起工作的伙伴,一直共同討論事情。

此外,與張明正(趨勢科技董事長)因為住在同一棟大樓,回家後總會在一起聊聊、腦力激盪一番,週末也會在一起玩,所以也可以一起討論商業上的事情。有時候,也會兩家人一起去旅行。

判斷網際網路公司價值的三大要件

問:如何判斷一個公司是否有投資的價值?

答:值得投資的判斷有三,尤其網際網路的公司,有三件事非常重要。首先,是技術的條件與能力。一定要有網際網路的技術;第二是這個企業所處的市場,是否有未來。市場是否會成長?第三是商業經營模式。這個商業經營模式真的有效嗎?

技術、市場、商業經營模式,這三件事情都很重要。只要這三件要素都具備,我就會投資。

問:技術上,你如何判斷?

答:在技術方面,我們有很多可以商量的人,張明正是其中之一。另外,張明正也是我們一家軟體銀行投資公司(Softbank Investment)的董事,因為他對網際網路技術相當瞭解,所以在投資委員會內,他會有所發言。另外,我們也請大學老師參與我們的技術委員會(約有十個人)。他們看過許多公司,所以很快就能抓出一個公司的商業經營模式究竟是什麼?也可判斷出,究竟這個企業是否可以走下去?檢討之後,可以判斷出行不行。

問:網際網路也許是十分有未來的行業?

答:若將網際網路當成一個媒體,在接觸五千萬名的視聽者時,新聞報紙要花一百年;電視要花十三年;收音機要花三十八年;網際網路則只要花五年的時間。網際網路就是有這樣的魅力。

問:四年前當你離開野村證券時,不見得對網際網路有深刻的瞭解;而這四年來,你如何努力去瞭解網際網路?

答:我很努力、很實際地去閱讀很多網際網路的書,譬如網路經濟的書等等;也看了很多有關新經濟等理論方面的書。新經濟書中有很多是探討網際網路經濟的。

問:應該是很有成就感,可以休息了吧?

答:我還想再多做一點事情。

進軍日本E*TRADE

問:你如何確定什麼樣的商業經營模式可不可行?

答:也許因為我看了很多美國企業,大概就可以判斷什麼樣的商業經營模式可不可行,因為美國有實際的業績佐證,幾乎看完後,就可以立即判斷這樣的企業可不可行。雖然有些商業經營模式在美國從未出現過,但是也可以判斷出來,這大概是憑第六感吧。

問:你在野村證券工作多少年?

答:大概有二十一年。工作期間有十年在海外工作,有五年半在紐約,四年半在英國。在英國的四年半期間,有兩年的時間在英國劍橋大學念碩士學位。

問:你還沒有要退休?

答:我還未到退休年齡。在野村,要到五十八歲才會退休。

問:孫正義先生個人的優勢是什麼?

答:孫先生?某種意味來說,孫正義先生是個天才。他最被別人引以為傲的是,他有前瞻的眼光;此外,他也非常有勇氣,有敢向事情挑戰的能力。

問:那你的優點是?

答:我到目前為止,以執行為主。如果沒有執行,就沒有今天軟體銀行的演變。

問:日本十月一日起進行的金融大改革對今後日本的發展有何影響?

答:美國在一九七五年進行金融改革,而英國則是從一九八五年開始,日本的腳步卻緩慢許多,從這個角度來看,可以說非常晚。金融改革之後,日本證券交易手續費可能會降低許多;以往因為金融限制而無法進到日本市場的多樣金融產品,也會引進日本市場。

金融改革很有正面效果。截至目前為止,日本大藏省(相當於台灣的財政部)無法通過的金融商品開始解禁。今後,金融商品的競爭會愈來愈激烈,所以不能不考慮顧客的需要,日本不能只在內部的系統內做事。

我認為,網際網路的革命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問:據說孫正義的軟體銀行,有意成為網際網路財閥。繼日本雅虎之後,聽說你們也在進展日本E*TRADE?

答:對,目前正在進行中。不久的將來,我們將會完成日本E*TRADE的籌備。

答:與美國比較,我們在這方面的進展非常地慢,可以說是time machine management。

問:接著,你們要怎麼做E*TRADE?

答:已經在十月一日開始,現在很成功,有很多顧客。

問:是什麼樣的顧客呢?

答:有很多投資家來投資。

問:為什麼他們要來?

答:因為手續費便宜,我們做的研究也非常充足,而且買賣手續也十分簡單,在畫面上很快就可以買賣,而且從早到晚每天二十四個小時都可以交易,非常便利。E*TRADE公司在東京神保町,主要的電話中心(calling center)是在H玉縣,電話中心有一百三十名成員,加上網際網路人員,約有兩百二十個工作成員。

問:誰是負責人?

答:我是日本E*TRADE的CEO,負責所有的事情。

開創中小型的創投企業

問:軟體銀行一九八一年成立時,是以資訊軟硬體經銷商起家,為何現在說要轉行就可以轉成網際網路公司?

答:為了成立E*TRADE公司,我們一開始先買了一家小型的證券公司(大澤證券),取得證券商經營執照。經過一年的時間來籌備,就成立日本E*TRADE。

為何要買大澤證券?因為即使是網際網路的證券交易公司,也需要證券公司經營、總務等方面的專業知識及人才。而網際網路公司一定需要電話中心,以取代分店的不足。此外,也可藉由買下實體的證券公司,取得東京證券交易所的會員執照。另外,還是需要證券人才,買下大澤證券時,約有六十名從業人員,現在改成E*TRADE,約有兩百二十名工作人員。

問:你們這種轉型的速度可說是相當地快,一般的公司如果買下別人的舊公司很難快速成功地轉型。為什麼你們可以?

答:一般的網際網路證券交易公司只會成立網站,找來十個人左右,就開始作業。只會將手續費降低以吸引客人,但是沒有電話中心的機能,顧客來時一定會呈現一片空白。我們公司有兩百二十個人,又有電話中心,所以即使有再多的顧客上門,我們一定能應付。

問:今後日本的經濟會有何走向?

答:今後的日本經濟,如果不出現更多中小型的創投企業是不行的。我們軟體銀行就一直積極開創新的中小企業。

問:日本的年輕人如何呢?

答:年輕人有優秀,也有不怎麼樣的,不管什麼時候的年輕人都是如此。

問:今後軟體銀行有沒有什麼挑戰?不斷地購併成長、上市、股價再度膨脹,會不會成為泡沫經濟?

答:我不認為會有泡沫經濟。我們在最有希望成長的業界中投資、成長。

問:孫正義是個很有創意,也是一個很好的整合者?

答:孫先生有遠見、即相當有前瞻性的視野。

問:他為何有遠見?

答:是天生的吧。他從在加州柏克萊念大學時,就一直觀察美國的狀況。

本文出自 1999 / 11 月號

第161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