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因為母愛,所以創作

文 / 林蕙瑤    
1999-04-01
瀏覽數 10,300+
因為母愛,所以創作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回顧二十世紀的時尚界,雖然新人輩出,但十九世紀末至二十世紀初的時尚主流卻掌握於幾位名設計師之手,其中一位是珍妮.朗文( Jeanne Lanvin)。她未曾特意規劃事業 ,卻經由心靈的探索及母愛的自然流露 ,找到一個可以落實成為生活態度及累積專業的方向,並推展出一片創作天地。

母愛,是朗文創作的泉源、生命的原動力;她用母愛思考、行動,以及推動自我。她的才氣逼人,但近乎哲人的思考特質,使她散發出一種寬廣的寧靜。她的生命過程中,有光采、榮耀、挫折與傷痛,但心靈與生活皆充滿了母愛。

珍妮.朗文生於一八六七年,十三歲時,與巴黎的許多女孩一樣開始打工賺錢,替顧客跑腿送衣、帽貨單。與其他女孩不同的是,她決心要出人頭地。朗文攀搭在別人的包車後頭,節省車馬費,提高送單效率,使她贏得「快速小馬車」的封號。

十八歲結束位於精品街女帽製造商的學徒生涯之後,朗文自設了一間小製帽室。一切因陋就簡,但她毫不畏縮;全力以赴的決心,加上顧客路易士的鼓勵、支持,以及等值三百法郎信用的布料供給,成為她創業的基礎。

剛開始,困難重重。許多人不相信憑她一個無背景的小女子有何本領闖出名堂。然而時間證明她確實有決心與能力。她在比預期更短的時間內兩度遷移工坊,而且愈遷愈大愈高級。朗文巧妙運用各種花果及羽毛為素材,編製不同氣韻風華的豔麗女帽,成為十九世紀末跨入二十世紀的女性崇尚的流行。當時,貼有Lanvin 標誌的女帽,代表創意、手藝及高品質;但它的奢華形象直至一九一○年後才風靡歐洲的貴族名流。

無論是設計創作、擴張事業及建立社會關係等,朗文都不斷地自我提升;對她認識不深的人批評她「自不量力,野心太大」;支持者卻欣賞她目標確定、鍥而不舍的決心。朗文憑著「天下無難事,只有靠自己的努力才能成功」的意志不斷鞭策自己,艱難的路程也愈走愈平坦。

在美國市場一砲而紅

一次的偶然機會,她在賽馬場結識了義大利貴族艾米里歐.佩特羅(Emilio di Pietro )。他們在一八九五年結婚,三年後生下女兒瑪格麗特。女兒的誕生帶給朗文極大的喜悅與希望,瑪格麗特不但是她生活中的明星,也占據了她的整顆心。

這時的朗文三十出頭、事業穩定,懷著初為人母的驚喜心情,突發奇想:何不為女兒設製衣飾?於是她親自為瑪格麗特縫製第一套以細膩手工繡製、鑲著一片雛菊的細紗衣裙。用愛心及巧思一針一線,一套接著一套,很快地女兒的衣櫥裡掛滿了令人目眩的美麗衣裙。例如鑲有金色繡釦、色彩鮮豔的休閒上衣,黑色無袖的縫褶小衣裙搭配小貂皮大衣,柔軟的天使皮製成的小長統靴,精巧繡製的小手套,以及銀色綢絲製成的小拿破崙帽等,每樣衣物都輕巧舒適、簡潔細緻。

在疼愛女兒的過程中,朗文不知不覺為自己的帽飾事業開創了新的天空。她設計縫製的女童衣飾吸引了原有的帽飾顧客,要求朗文為她們的女兒設製各種場合所需的衣飾。訂單源源不絕,朗文決定開設女童裝部;而這個新部門的魅力,也為帽飾事業更增特色。隨著顧客的口耳相傳,奠定了Lanvin品牌的精髓,也成為朗文事業的轉捩點。原本單純源自母愛的動機,卻在巴黎掀起了一陣狂熱。

一九○三年,朗文結束了八年的婚姻,把全部愛心與精力獻給女兒及事業。一九○九年,朗文加入法國女裝工會時,她的女帽飾部及女童裝部已是巴黎家喻戶曉的品牌。一九一八年,她買下總部現址的整棟大樓,將辦公室、工坊等一併遷入。

二○年代,朗文在品牌林立的時尚界獨樹一格,香奈兒也在同時建立獨特的風貌。她們不同之處是:朗文較為清新、低調,香奈兒則較前衛大膽,並傾向親近媒體。

一九二五年,朗文工坊雇用了八百多人;每一季推出的三百多件高級訂製服展示中,平均有三十多件現場訂購,買主多數是飛越大西洋到巴黎購置昂貴服飾的美國富豪的妻女。朗文曾於一九一五年遊歷舊金山,由親自體驗新大陸嚴謹中帶輕鬆、刺激及挑釁的生活風格,她嗅出了市場新商機。於是,朗文在一九二五年推創第一個香水,命名為「My Sin」。一如預期,此香水的挑釁命名及刺激的香氛,在美國市場一砲而紅。

成為時尚王國的品質保證

此時亭亭玉立的獨生女兒瑪格麗特選擇以歌劇演唱為事業,之後嫁給一位伯爵。於此同時,珍妮.朗文這個名字成為一個時尚王國的品質保證,包括後來陸續推出的貂皮系列,男性服飾、男女運動休閒服、室內裝飾等。朗文預見,運用個人名字為品牌,不但可以延續個人的創意精神,並可提高品牌的附加價值。於是她又買下總部隔街的大樓,做為男士服飾部,並藉由內部裝飾呈現她嚴謹卻不失優雅奢華的特性。

一九二六年,朗文將男士服飾系列交給弟弟莫理士.朗文(Maurice Lanvin)掌管。當新店開張,許多巴黎人對這種低調卻優美華麗的裝飾一見鍾情。兩扇刻有浮雕的青銅大門,擺設各種動物、人物橡木雕刻的內部大堂,自一樓通至八樓的玲瓏鍍金電梯,都是室內設計師阿曼艾柏特.羅度(Armand-Albert Rateau)的精心傑作。

才華橫溢的羅度,在初次合作後立即獲得朗文的青睞,再度聘請他為巴黎的宅邸,以及位於法國各處的豪園別墅重新裝潢。其中巴黎宅邸內三個房間的裝飾,在一九八五年由巴黎的裝飾藝術博物館完整地遷移至博物館內,對外開放參觀。自此,他們合作無間,所有朗文品牌的分店都由羅度設計,呈現朗文形象整體一致的風貌。

一九二七年,六十歲的朗文推創聞名全球的Arp?ge香水。為了要獻給正逢三十年華的女兒,她邀請羅度為香水瓶做一特別設計。這款香水是由著名調香師安德.費斯(Andr? Fraysse),以不同比例組合保加利亞玫瑰、法國南部香水城Grasse的茉莉、山谷溪的忍冬及百合等調製而成,盛裝在一個黑色球形的香水瓶中。瓶子正面有保羅.伊萊比(Paul Iribe)設計、朗文母女盛裝赴宴的金色圖案,配上金色瓶蓋,顯得高貴典雅,象徵女兒三十年華及母女情深 。這個聞名至今的金色圖案,成為Lanvin的品牌商標 。而朗文特別喜愛的藍色,也成為Lanvin的品牌包裝代表色。

享受國家級的榮耀

珍妮.朗文朝氣活潑的風格與羅度醉心古巴比倫、龐貝文化的作風形成對比。然而,兩人不但互相影響,並且互襯互補。

朗文不喜歡用「風格」一詞來局限她的創意,但她也接受別人用「風格」來形容她的設計。她認為:「摩登現代服飾也需要一點羅曼蒂克的氣氛;而高級訂製服卻不應該成為每天實際功能的衣飾。」朗文設計的婚紗及晚宴禮服都帶有羅曼蒂克的眷戀氣息,而且不會被後起的時尚流行淘汰。

許多著名的影歌星及女作家特別喜愛她的設計。朗文為她們設計舞台服飾與日常穿著。她的舞台服飾極具思考性,而非戲劇性。光是一九二三年間,她至少為十七個以上的舞台服飾設計,藉創意結合服飾與藝術。

這期間,她繼續推出香水系列,一直採用挑逗及挑釁的名稱,如Scandal(醜聞)、Rumeur(謠言)、Pretexte(藉口)等來迎合美國市場。朗文決定將女性香水及之後推出的男性香水交給外甥伊凡斯.朗文(Yves Lanvin)經營,自己則不斷在法國各大城市、倫敦、巴塞隆納、舊金山、紐約及阿根廷的布宜諾斯艾利斯開設分店,擴張版圖。在這些國際城市,她積極代表法國時裝工業參加各種國際時尚展、藝術展及世界萬國博覽會等。

一九三八年起,朗文開始為法國各個國家學院設製院士榮耀服。身為時尚界唯一被邀請的設計師,等於接受了國家級的榮耀。

朗文的創意、靈感來自世界各地旅遊經歷的累積,以及飽浸於資料的研習與收藏,包括中國、希臘、埃及、中古及文藝復興時期不同國家及時代的服飾藝術藏書。她說:「當你隨時隨地在構想新設計時,眼前所看、所聽、所學的都可以隨時轉型繪成適合的設計。這不但是個自然的過程,也成為藝術設計家的本能、需要及另一種語言。」

隨著時間及個人成就的肯定,珍妮朗文為二十世紀的時尚界開拓了視野。她經歷許多人生起伏,體悟平靜就是快樂的哲學。如果沒有母愛為推力,她的創作泉源就會乾涸;全力以赴的決心及付諸行動的毅力,使得品質保證的Lanvin品牌在經歷幾次轉型後,不但流傳聲名,也為今日的高級消費群眾創造出他們追尋的生活態度。享年七十九歲的珍妮.朗文,於一九四六年將創意燃燒到最後一刻。

(林蕙瑤)

本文出自 1999 / 04 月號

第154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職場生涯生活健康醫療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