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陳映真:覺醒來自個人,而非全民運動

文 / 遠見編輯部    
1999-02-01
瀏覽數 10,650+
陳映真:覺醒來自個人,而非全民運動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生活怎麼改變,文學就怎麼改變。我認為的文學是「來自生活,卻高於生活」,是生活的集中、縮影,也是生活的反省及重新詮釋。如果說聲色犬馬是生活,表現在文學就應該看得到空虛的體驗,就好像《紅樓夢》的賈寶玉在故事結尾放下與金釵嬉笑的生活,頓悟出家。

台灣文學近一百年的發展分別受到帝國主義、冷戰以及資本主義的影響,其中又以資本主義的影響最深、最遠,而且將延續至二十一世紀。

我預見二十一世紀電腦將對文學產生巨大影響。網路的發達改變了人們的閱讀習慣,捧書、眉批的情景少見;電腦並創造出一種無法成為文體的破碎語言,重創中國幾千年發展出來的語言文化,也改變了文學,因為文學的單位就是語言、文字,中文品質敗落雖然是既有趨勢,但電腦加快了它的速度。比如電腦閱卷讓學生只會做選擇題,而不會思考如何用文字表達意見。我屢次看網路上的文字,總感到不忍卒睹。電腦甚至也改變了創作的過程,每個人都可以公開發表自己的作品,網路是最方便的通路。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生活健康醫療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