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活在位元城市

文 / 劉鳳珍    
1998-10-05
瀏覽數 16,150+
活在位元城市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一九九三年夏天,當網際網路(WWW)以撲天蓋地之勢席捲全球,一場新的生活革命同時登場。

在網際網路發展的影響下,地理上的疆界逐漸縮小,通往異國的道路,改由輕點滑鼠的視窗來連結;傳統社會以教育、收入辨識身分的方法,在虛擬化的世界中,只有位元密碼可以分辨;公共與私人領域的劃分,在「非空間化」的人際互動關係下,界限更加趨於模糊,影響所及,整個都市生活也連帶產生劇烈變動。

不同於多數探討網際網路書籍,將重點放在技術面或產業競爭,麻省理工學院建築與規劃學院院長米契爾的《位元城市》,嘗試以一個新的角度,從「城市生活的改變」來討論網際網路發展所帶來的衝擊。

米契爾認為,網際網路的發展已掀起城市運作重大的改變。過去「地段」「價格」常常是多數人在決定居所時首要的考慮因素;然而隨著網路進入每一個人的生活,影響網路可達性的「頻寬」,將成為另一個重要變數。

虛擬與實體,該維持何種關係?

想要取得快速、先進的資訊,關鍵就在於是否具有強大的寬頻數位交換器。由於寬頻的埋線費用會受到距離、使用人口密度等影響,因此擁有高寬頻連接性的地點,將愈受青睞。

但技術問題外,米契爾真正想表達的是,當網際網路成為城市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整個公民結構與空間安排勢必面臨重新調整。這個調整,小至個人認同、工作與家庭界限的區分,大至都市設計、法律規範、統治的形式等等,在網際網路這個現代「另類巨靈」下,都必須有全新的思考。

以個人認同來說,過去人們對自我角色或身分的認同,主要源自所處社群的人際互動經驗,每個人在長期社會化下,自然而然地融入符合社群所「期待」或「賦予」的認同。例如對性別角色的扮演、族群身分的認同、政治態度的傾向與愛國主義等等。一旦有人違反社群期待的認同,往往會被迫面對「明顯而立即」的道德壓力。

然而,網際網路的發達卻提供了身份認同更大的「選擇」空間。

個人可由網路串連起的虛擬社群中,選擇自己「喜歡」而不是「被認定」的身份認同,藉由共同參與,彼此產生新的凝聚力。

孔老夫子說的「德不孤,必有鄰」,在網路這個位元城市中得到充分滿足。

這樣的改變同時對城市建築產生重大影響。都市可以是真實的水泥叢林,也可以是視訊的文字圖畫,兩者可以平行發展、相互支援。對二十一世紀的都市設計師來說,最有趣的課題恐怕是:虛擬與實體的公共建築之間,應該維持何種關係?

以社區發展為例,寶貴的預算究竟應該花在改善公園或社區建築?還是投資在建立完善的電腦網路?公共設施較差的社區,是否可以透過免費的網際服務,如教育推廣來協助其自給自足?如果可行,如何讓居民在使用上沒有障礙?

這些問題,對多數的台灣讀者來說,可能會有「有影嘸?」的好奇,卻已在美國許多城市中發生。

國際政治角力新場域:網路管轄權

前英國首相邱吉爾曾在一次對上、下兩院的演說中指出:「人類塑造建築,建築也塑造人類」;米契爾將其改寫成:「人類塑造網路,網路也塑造人類」。網際網路已成為都市設計中,必須認真思考的問題。

此外,米契爾對於現今網路中最受爭議的「管轄權」也有進一步的討論。

傳統的管轄權是以「國家一為行使範圍,然而對網際空間來說,有形邊界並不具有任何意義。

以恐怖主義為例,各國政府可以在國內查緝任何意圖顛覆政府的犯罪活動,也可以在邊界禁止任何恐怖分子進入。然而在位元空間中,有效邊界檢查站的設立極為困難,有時候根本是不可能。即便政府在網路上發現有意圖的恐怖活動正在進行,但若網站的伺服器經營者不在國內註冊,政府也只能徒呼負負。目前發生在世界各地、防不勝防的恐怖活動,網際網路便是重要的媒介之一。

米契爾認為,對於網際網路的規範與管轄,已不能與個別國家的法律混為一談。未來,在國際政治的內容中,網路管轄權有可能成為各國角力的場域。

對中國人來說,當政治、經濟、社會等活動逐漸移入網際空間後,同樣必須面對上述課題,而挑戰最大的,恐怕是老祖宗遺傳千年下來的「風水觀」。因為在虛擬的位元建築中,想要以方位、座向來改變個人命理,恐怕沒有實踐的空間。

《位元城市》三年前就已經在美國出版,以網際網路發展的快速來看,書中部分章節資料已略顯過時。但作者對都市生活風貌受到網際網路衝擊的改變,有許多深刻的著墨,例如對社區的定義、建築重組以及統治形式的討論等,讀者仍可從中進一步認識都市生活的末來新風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生活健康醫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