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仿生設計,萬物皆有靈

台灣設計師》黃致傑
文 / 王維玲    攝影 / 鄭名娟
2015-06-29
瀏覽數 2,050+
仿生設計,萬物皆有靈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你的微笑是發自內心的嗎?」日本軟銀開發出的擬真機器人Pepper 搞笑的問,讓面前的男人忍不住笑開了。「這才是真正的笑容!」伴隨著雀躍的語調,Pepper 禮貌的向身為執行長的男人鞠了個躬:「不好意思對您頤指氣使!」

木匠蓋比特做出小木偶皮諾丘之後,忍不住想:「如果你是個真的小男孩,該有多好呀!」21 世紀,這樣的童話故事不再是幻想。iPhone 語音助理Siri變得愈來愈聰明,不只能夠完美執行使用者的指令,還會幽默地陪使用者聊天。

「程式設計就像21 世紀的魔法,賦予冰冷的科技更多生命,」 中華大學工業設計系助理教授黃致傑說。年僅33 歲的黃致傑,遊走於互動裝置設計與跨領域科技藝術之間,他是台灣新銳數位藝術家,作品曾獲得台北數位藝術獎及K.T. 科藝獎金獎肯定,以及參與德、美、義、杜拜等各國新媒體藝術展;他也是擅於將科技融入生活的設計師,得過iF、reddot 等國際設計大獎,更在今年的米蘭家具展新銳設計衛星獎(SaloneSatellite Award)拿下第二名。

當大多數人還沉溺在高科技帶來的便利享受之中,黃致傑卻熱中於運用電腦技術探索具人工生命特徵的物件,創造能與人產生互動、對話、增進生活情意的互動裝置,啟發人們去想像世界的全新可能性。

仿生設計:萬物皆有靈

還記得初次進入《哈利波特》世界的驚奇嗎?在魔法的世界中,樓梯會按照自己的意志移動,畫像不但可以與人交談,還可以離開畫架,到處串門子,每個物件,都擁有自由的靈魂與意志。

在黃致傑眼中,科技便是能夠重現生命特徵的魔法,透過電腦程式串聯物件,原本沒有生命的人造物,也能擁有自己的生命。

黃致傑其實從高職、大學到研究所,念的都是建築,他在交大建築所學到電腦程式與軟體開發,以應用於智慧生活與互動環境設計之中,在學習數位與新媒體的過程,他開始反思人類與科技的關係。

僵硬的程式、冰冷的科技,難道只能為了讓人們生活得更舒適而服務嗎?人們不斷歌頌科技,為什麼世界反而變得愈來愈冷漠,人們沉溺在虛擬世界裡,頭愈來愈低、背愈來愈駝。

「當科技進入生活,原本大自然有些非常柔軟的元素卻消失了。」黃致傑認為,人類不用戒除科技,返璞歸真,而是應該回到人性,讓科技變得更有情感,能夠與人互動和傳遞情感。

他的第一件作品「動覺生物」,是一件會感受到人們注視而變得害羞收縮擺動的裝置,靈感來自於童年第一次遇見含羞草的震撼,「小時候覺得很神奇,怎麼會有一種植物會跟人玩啊?」自此之後,黃致傑到每個地方就會開始尋找含羞草,甚至會蹲在旁邊等含羞草的葉子放下來。

含羞草沒有表情,也不會說話,葉子單純的膨壓作用,卻讓人感受到彷彿人類「害羞」的情緒,在黃致傑心中,這便是一種情感的傳遞。

內建人臉辨識系統、擴散模型、細胞自主性規則設定的「動覺生物」,就像是具備自主能力的科技生物,會慢慢彎曲摺疊,重新詮釋了生活中令人會心一笑,美好而動人的畫面。

黃致傑就像一個造物主,有了感性的美學概念,再透過理性的結構、程式設計,賦予作品全新生命,即使只是非常簡單互動設計,這些作品也脫離了他的掌握,在現實生活有了新的身分與意志。

他的「仿生示」系列作品,就是一個精心打造的動態空間──有會隨空間聲音律動反應的吊燈、像植物一樣向光生長律動的燭台,以及能夠感測人的情緒而決定開花或是凋謝的蒲公英鏡子,這些作品能夠主動感受觀者的存在,並回饋互動,也讓人們重新發現科技帶來的不只是冰冷,而是情感的溫暖。

在曖昧之中,重新發現更多可能性

黃致傑的設計,大多數與光有關。為何如此迷戀光呢?「就像太陽升起跟日落時刻,光線介於你所能辨識和不能辨識,狀態和非狀態之間的界線,那種曖昧的感覺很美。」黃致傑用近乎虔誠的語氣如此形容。

他所設計的「光椅」,是一張由拱頂結構連續交錯結構的桌子,將西方大教堂壯闊的拱型構造縮小成為可以在日常生活中擁有的美。作品完成後,黃致傑卻又神來一筆加上燈光設計,夜晚來臨,燈光打開,原本簡潔的桌子在光影嬉戲下,創造出一種瑰麗神祕的空間氛圍。

在理性與感性、虛擬與現實之間,黃致傑以一雙設計師的眼睛,創造出一個彷彿「魔幻時刻」(Magic Hour)般的曖昧空間,容納他的奇想創造,而使用者也可以盡情探索這個沒有標準答案的空間,在與作品互動中,發現更多的可能性。

設計?藝術?都是為了給世界一點fresh

早晨睡眼惺忪照著鏡子準備梳洗,你是帶著活力的微笑,還是帶著厭倦冷漠的神情開始新的一天?照著鏡子,鏡面突然浮現出一株蒲公英,當你微笑時,蒲公英的絨球也跟著微笑幅度愈開愈盛;當你沮喪時,蒲公英也會彷彿失去活力地凋零枯萎。

這面能夠感測人臉情緒波動的鏡子,其實是透過資訊分析與運算,計算觀鏡者的注意力,並轉換成一種生命能量,在鏡面浮現栩栩如生的蒲公英。黃致傑未來還計畫加上高科技生理資訊量測系統,未來觀鏡者的健康狀態,不只可以轉換成蒲公英的生長狀態,也能浮現血壓、心跳、吸呼等生理指數,提醒你該請假或休息了。

這個作品,在米蘭參展時大受歡迎,許多參觀者即使不了解作品背後複雜的科技原理,單純看見鏡面中浮現的美麗影像,就深受觸動,搶著對著鏡子露出微笑互動,這種對美的直覺感受與敏銳,令黃致傑非常意外。

過去游走於數位藝術與互動設計之中,黃致傑常常面對「這個作品的功能是什麼?這個作品可以賺錢嗎?」等質疑,也迫使他常常必須用複雜的理論、高深的科技技術來包裝自己。

「在義大利,我才發現藝術與設計其實是同一件事,」藝術不應該只存在於美術館中,而美到極致的設計,也可以被博物館收藏,「如何透過你的作品,反映當代人的思考與文化,將美帶到生活之中,才是真正的關鍵。」彷彿任督二脈被打通,黃致傑不再被領域限制所卡住,看見更寬廣的空間。

設計究竟是什麼呢?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策展人Paola Antonelli 說,人們將室內空間裝修得更加奢華是一種設計,而以色列設計學校試著做出嬰兒可使用的防毒面具,也是設計的一部分。

設計不只是在現實環境的限制中找到創新的可能,也是嘗試著去發掘世界中多元的事物及事件,運用設計使美好的事物得以擴散傳布得更廣更遠。就像黃致傑的設計,即使有些作品並沒有明顯的功能,但是卻讓人們找到觀看科技的新角度,讓我們重新理解科技的本質。

帶領我們用不同的領域與角度來看待整個世界,讓煩悶的生活多一點新鮮的空氣,正是設計師帶給人們的禮物之一。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玩設計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