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澳洲打工的日子 一輩子掃廁所也不賴?

文 / 一流人      2018-08-22
在澳洲打工的日子 一輩子掃廁所也不賴?

圖片來源:pixabay



在過去的人生當中,我不斷地享受著別人的服務,卻從沒想過當「角色對換」之後,竟會看到另外一個世界……

我走進「雪梨背包旅社」準備開始我第一天的工作,領班只對我說:「反正只要把所有東西都變成『使用前』的狀態就對了啦!很簡單吧?」聽起來是滿簡單的,但有時候「使用後」的模樣,實在是非常慘不忍睹……

「Shit!為什麼有人會把用過的保險套丟在冰箱上?!」我驚訝地大吼。

「這件撕破的內褲又是怎麼回事?居然會想到要拿來蓋檯燈……」

「怎麼整座天台像長滿了筍子?啤酒玻璃罐也太多了吧!該死的星期六……」

這是一家專門提供給年輕有勁、豪放不羈的背包客逗留的場所,所以如果想要探究西方世界的青年百態,在這裡一定可以完成一份非常詳盡的研究報告。

『或許我以前也這樣對待過別人吧?』我邊刷馬桶邊想著。

這時我突然想到了一個故事。當時在阿德雷德要辦車輛登記時,我們為了取得當地地址,所以跑回之前住的背包旅社開住宿證明,但沒想到對話會是這樣……

「哈囉,蓋瑞!」

「嗨!你們好嗎?」

「我很好,你記得我嗎?我們是之前在嘉年華會打工的克里斯跟阿森……」

「喔!我記得,你們之前住十四號房嘛!」

「哇!你真的記得耶!」我們真是驚訝,蓋瑞竟然連房號都記得。

「因為你們離開的時候把那間房搞得超亂的……」

「……」

所以現在這樣遭受報應,我想我實在怨不得別人。

但是這些惱人的背包客所留下的東西倒也不全都是垃圾,甚至有時會出現稀珍的寶物!所以尋寶,就變成了工作中另一項額外的娛樂。

「哎唷……又是奶油!」因為奶油不易保存,所以它永遠是冰箱的常客。

「不會啊,至少裡面還有剩下一半的巧克力,克里斯你要吃嗎?」韓國同事阿俊好心地問我。

「要!幫我收起來。對了,你不是缺雙鞋?這一雙看起來好好的,你要不要?」

「嗯…大小剛好耶!那我把昨天那一箱啤酒分你一半好了……」

除了這些食物以及配備之外,超好用鼻毛夾、手機充電器、世界地圖和高級旅遊書等等也是非常實用的寶物。可是看似丟三落四的背包客們,竟然從來沒有掉錢,就算有,也都是面額小到不如直接用吸塵器吸掉算了。

而且大家常常會公器私用。我偏好多吃一些旅館裡的食物,阿俊喜歡拿一些像衛生紙或是毛巾等清潔用品,但是那些櫃檯的澳洲人,可就沒那麼心軟了……

傳說中的二十×號雙人房,是所謂的淫亂聖堂。

不知怎麼,好像櫃檯那些澳洲帥哥要跟女伴纏綿的時候,都一定要去那間房。而第二天,這間房就會被特別標明「要打掃」,但卻不在退房名單之中,我們這些苦命的清潔工就得去幫他們收爛攤子。雖然是一樣的動作,卻會有一股莫名的噁心,而且如果那天很忙的話,就會再加上一份難以揮去的怨氣……

「克里斯,你會不會覺得很不爽?」隱忍很久的阿俊終於爆發了!

「會啊!不然能怎麼辦?連丹尼爾都帶頭來睡了……」丹尼爾是這家旅館的小老闆。說著說著我彷彿聞到了那個傢伙的味道……

「下次再有這種狀況,我們就不要換被單,把它全部鋪平整齊就好了,反正又不是我們睡!」

「好!就這樣說定了!」那時的感覺真是痛快啊!

結果,那間聖堂連續翻雲覆雨了三天,我們就連續鋪天蓋地了三天,而且也一直都沒人入住。但就在我良心發現、覺得應該要去換一下那堆有點悶濕的床單的時候,赫然看見有對情侶正拖著行李箱走進那間房間……

看著他們的背影,我暗暗地發誓,如果有機會,我一定會特別服侍他們……

每天早上七點上班、下午兩點下班,心情輕鬆愉快,一個月卻還能有四、五萬台幣的收入,我突然覺得自己能慢慢理解菲傭泰勞努力來台灣工作,然後數年凱旋歸國後成為一代富豪的那種光景。原來大家雖然都生活在同一個地球上,但差距竟是可以大到這樣,以至於我後來甚至出現了一種非常詭異的念頭……

『日子既然可以過得那麼輕鬆,那我這輩子乾脆就在澳洲天天掃廁所吧?』本文節錄自:《單人床旅行:總有新床伴的隻身冒險》一書,宥勝著,大田出版。

關鍵字: 生活旅遊閱讀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