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我的人生還有機會翻盤嗎?

文 / 一流人    
2018-06-19
瀏覽數 8,050+
我的人生還有機會翻盤嗎?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我認真追蹤我在慌什麼? 怕什麼? 具體看見了自己有各種不同形式的大怕小怕。怕自己事情做不好、工作做不完讓人失望、怕對不起人、怕車子突然故障、怕電腦中毒、怕房子東壞西壞、怕晚上睡不著、怕浪費時間、怕浪費錢、怕計畫好想做的事沒進度、怕親人死亡、怕生病、怕生命隨時會結束……,外表犀利雄辯的我,內在是這樣膽小。「怕」讓我戰戰兢兢,謹慎小心,無法放鬆,無法好好過生活。

好像長期爬著崎嶇的山路,怕摔,怕被勁草割傷,怕被樹枝絆倒,怕被不明生物攻擊,怕糧草不足,怕陽光曬,怕寒風吹,怕體力不夠,擔心受傷的同伴,哀慟同伴死亡而無力向前等等。身體總是處於戒備狀態,埋頭一直往前爬,一直沒能找到安全的地方停下來好好喘一口氣。等到終於發現一個比較平坦的地方,一停下來休息,想要欣賞周圍的風光,這時卻腳軟、身體顫抖不停。而這平台也無法停留太久,然後呢? 是下山了,還是繼續往上爬? 身體正敗壞中,烽火四起。

送別父母之後,通往生命的終點已無屏障,彼岸清晰可見。我曾相當焦慮戀人親人的死亡,但最後他們還是走了。回顧數十年的人生,我無法大聲篤定地說,我的人生很美好,而此時身體卻已經每況愈下,我還有機會翻盤嗎? 我是應該慌!

與「怕」大戰幾年後,不知是累了,還是認了,生活開始不太一樣了。有一次我在長期帶領的讀夢團體裡分享夢,我說我愛工作,愛人、愛狗、愛花、愛樹、愛草,但就是沒有好好愛自己。現在回想,覺得當時說不愛自己實在不真實,好像我愛狗愛花草,勝於愛自己,這有點虛假。雖然那時候這樣說是真的覺得我不夠愛自己,沒有覺得自己不誠實或說謊,在自己很沉溺的時候,根本無法站在高處看見全部的現象。事實上,這麼多年來,我一直圍著「自己的問題」團團轉,從來沒有離開過自己,怎能說不愛自己這樣扭曲的觀點呢? 比較公平的說法,應該是我無知無能,不夠懂得愛自己,總還不滿意當下的存在,但對己之愛其實一直在。

課堂上,學生經常提到「無力感」、「厭世」,也經常痛苦地說,根本不知道自己想做什麼,因為以前從來沒這樣問過。這時,我總忍不住對這些學生說,來得及,現在想、現在開始去做,都一定來得及,只要真心、不壓迫、不帶批判地問自己,一定知道自己想做什麼。堅定地告訴自己,就是要好好過活,這樣堅定的意志,對於千變萬化的外在環境適應,對於自己情緒起落的安頓,就會像一盞明燈一樣,幫助我們抒解眼前困境。我這麼急切地對學生說,說穿了,還是自己的投射,是自己對自己的信心喊話。

也許,長大之後,最大的敵人,最大的壓迫者,最難過的關卡真的是自己,不再是別人了。幫我們畫界線的人早已離去,我們卻將他們留在內心深處,繼續允許他們框架自己。剛出生的嬰兒,沒有好壞對錯的分別心,但沒多久,周圍的人開始下指導棋,並以各種手段加以控制。當然也有少數大人會調整自己去適應嬰兒,也會被嬰兒改變,即使是完全依賴他人才能存活的嬰兒,其實也很有影響力,也很快就會與大人拉扯,鬥智鬥力。但能尊重嬰兒的大人終究是少數,權力太不對等了。一個人就這樣開始被周圍的人切割成兩塊,然後四塊,然後八塊,隨著遇到更多人,自我持續快速裂解中。因此,要認識自己是誰並不容易。

人有機會還原本真或本性嗎? 這個問題是假設了人有本真,但是,學術上對於人有沒有本真本性,爭議不休,本體論與建構論者有完全不同的觀點。我學夢的啟蒙老師歐曼(Montague Ullman),他一生研究夢和人的潛意識,看見每個人都有不腐爛敗壞的核心,我們的夢就是來自這個核心,一旦我們能與那核心碰觸相連,所有外在的表面分裂都可能癒合。我投入讀夢團體將近二十年了,鮮明地感受到這個核心的存在。宗教經文告知世人,每個人心中都有佛、上帝就在我們內在,天堂存在我們的心裡,這些道理與歐曼的不腐敗核心理論相通。不腐敗的核心有著強大的磁場,可以將散落各處的碎片吸回,也像是取之不盡的活泉,淨化被污染的生命,重新像嬰兒般活潑盎然。

生命活水無法來自表面的世俗擁有,活水是來自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無法取自他人,或來自對他者的控制,唯有內在有了活水,才能與生命底層核心相連相通,也才有真正的安全感,不再繼續往外攀求。我們或許難以避開他人的壓迫、剝削、歧視、扭曲,但可以選擇不要成為自己的敵人,繼續欺負自己,放棄自己,每個人都蘊藏著大量的能源,可以自己發電發光。

我的人生還有機會翻盤嗎?

本文節錄自:《好好存在》一書,汪淑媛著,啟示出版。

圖片來源:pixabay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健康醫療生活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