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進新藍海 全球市場規模上看47億美元

台紡織廠卡位智慧衣 2020年前還有三大挑戰?

文 / 林珮萱   攝影 / 賴永祥   2018-05-02
台紡織廠卡位智慧衣 2020年前還有三大挑戰?


據估計,2020年全球智慧型紡織品市場規模可達47.2億美元。為搶大餅,國際大廠爭相研發,國內企業也不落人後,但智慧衣市場真的成熟了嗎?

走在路上,徒手在外套的袖子上一滑,就可接聽電話。跑步時,運動狀態下的呼吸、心跳、熱量消耗等生理訊號,都被身上穿的衣服記錄下來。當監測到身體狀況快超出負荷時,衣服還會發出警示提醒,該休息了。

這些想像中的未來,正逐一實踐中,而技術的連結,就在「智慧衣」。

什麼是智慧衣?根據紡織產業綜合研究所定義,智慧衣是整合「電子元件紡織化」的創新技術,讓紡織品滿足穿戴者所期待的互動機能,如立即知道自己的生理訊號、提醒外在環境的變化等。

運動、科技大廠爭相研發

根據美國Marketsandmarkets預測,2020年全球智慧型紡織品市場規模可達47.2億美元。工研院產業經濟與趨勢研究中心剖析今年國際電子消費展(CES)趨勢,智慧衣也是亮點之一。包含Nike、Adidas、Under Armour等國際運動服飾品牌,甚至Apple、Google等科技業,都在研發智慧衣。

「智慧衣」也被視為是台灣紡織業繼機能性、環保型紡織品後的下一波高峰。檯面上叫得出名字的紡織業者,紛紛投入研發,搶先卡位。

但過去十多年來,國內外對智慧衣的投入研究,都是只聞樓梯響,如今市場真的成熟了?紡織產業綜合研究所智慧型紡織品組組長沈乾龍回顧歷史指出,智慧衣的發展有脈絡可循。

2000年時,國內外業者陸續開發出能夠導電的紗線,讓衣服有發光、發熱的功能,導電紗的創新應用也成為早期智慧衣的基礎。

2005年,飛利浦在德國IFA歐洲消費性電子展發表第一件可發光、互動的衣服,為智慧衣掀起第一波高峰。但從今日眼光來看,這件衣服不夠智慧,因為沒辦法收集穿者的生理數據。僅是一件外表酷炫的新商品,話題熱度很快即降溫。

2010年,物聯網和行動科技興盛,又為智慧衣帶來新的機會。台灣業者就是在這個時候,相繼投入研發。

今年3月1日,成衣大廠聚陽實業董事長周理平在公司春酒記者會上宣示,智慧衣將是未來的新成長動能。去年6月,聚陽即斥資近兩億元成立創新研發中心,研發智慧衣。

在春酒現場,聚陽首度發表溫控智慧衣技術。

乍看衣服的外觀,就跟普通外衣無異,但關鍵就在看不到的細節。透過金屬纖維包覆布料,做為導電來源,外接行動電源,轉換成熱能,可用手機App軟體量測體溫,例如知道是否有熱衰竭之虞,最高溫度可達攝氏42度C。周理平信心滿滿地說,已有多家歐美戶外服飾品牌正在試樣,隨時可以出貨。

早在去年6月,聚陽就與金寶電子合作開發運動款智慧衣XYZlife,可以量測心跳、呼吸等,今年再推出第二代,將鎖定專業曲棍球隊員等高階運動訓練族群。另一款與奇翼醫電合作兩年,結合醫療智慧衣與運動智慧衣的產品,還獲得2018德國IF設計獎。聚陽在研發中的智慧衣,還將導入智慧觸控、動作偵測、體感回饋、定位發報、環境偵測等功能。

聚陽今年的研發費用就有一億元,但銷售市場尚待開發。但估計,2020年之後,智慧衣市場才可能有明顯崛起。

挑戰1〉售價高、銷量少

周理平分析,智慧衣的銷售始終是「雷聲大雨點小」,市場上喊了好幾波「狼來了」。原因是智慧衣的售價並不便宜。一款可量測心跳速度的XYZlife男款運動短袖,定價4800元。據悉,目前國內銷量僅約2000件,智慧衣目標市場是運動風氣更盛的歐美國家。

挑戰2〉沒國際規格可循

其次,智慧衣發展至今,相關的規格、生產製造等國際標準都未明,觀望者不少。

其實要完成一件智慧衣,涵蓋紡織、電子、光電、資通訊、工業設計等不同專業,必須再結合電子感測功能與後端回饋服務,並不只是把電子感測器縫進衣服裡那麼簡單。

目前市面上各款智慧衣,外型就像一般服飾,關鍵在於衣服胸部有個約2~3公分大小的「黑盒子」,內建感測器和數據傳輸器,但如何讓黑盒子妥善結合到服飾,便於穿戴、具舒適度,又能感測得到數據和有效傳輸,還有電池續航力、體積大小、重量等技術問題,每一步都是關卡。

挑戰3〉異業合作待磨合

第三,跨界合作也需要時間磨合。2016年,台灣區製衣公會、紡織所、電電公會、工研院、長庚大學,以及業界代表,成立台灣智慧型紡織聯盟(TSTA)。今年3月14日,聯盟又轉型為台灣智慧型紡織品協會(TSTA),為跨業合作努力。

首屆理事長、南緯董事長林瑞岳觀察,對紡織業來說,智慧衣仍處於「典範轉移」期間,必須跳脫傳統做衣服的思惟。

沈乾龍形容,電子業是「萬佛朝宗」,一套產品規格能適合各種年齡層使用,但紡織業是「百花齊放」,同一條慢跑褲分尺寸,還要分競賽用或休閒用,兩個產業的思考邏輯完全不同,整合不簡單。

技術更是關鍵,像是感測器要導入紡織素材,光是規格開發就有「公差」問題,電子業可接受的誤差單位小於零點零幾,但紡織業的公差是以公分計,兩者相差千百倍。

為協助民間業者整合,2017年紡織所正式成立智慧型紡織品組,12位成員之中,有10位來自運動醫學、醫學工程、電訊工程、機械、材料應用、資訊等專業領域。

發展智慧衣,工研院更是重要助力,從生醫所、量測中心、紡織化工所,到服務科技中心,研究人員很能體會什麼叫做「講的語言都不一樣」。

「你沒看,我白頭髮都變多,」負責智慧衣專案的工研院材化所暨纖維紡織化學品技術組組長唐靜雯笑說,不同單位在會議桌上往往「要吵很多次」,才能找出解決方案。

「我爸爸快90歲,外勞半夜還要量心跳、血壓,照顧的人辛苦,長輩也沒辦法好好休息,」唐靜雯說,智慧衣的醫療照護需求一定在,但產品好不好用,就需要被驗證。

工研院與儒鴻合作的智慧衣,目前已在長庚醫院臨床應用,就是為累積實戰經驗。

智慧衣的研發目前投入者眾,不少業者也都說有生產,決定勝負就要看口袋深度。

「業者若是只賣一筆訂單,變成一次性商品,就是危機,」唐靜雯說,智慧衣研發期肯定是過去的兩、三倍以上,撐不下去的自然會退出。但她仍看好智慧衣的未來,認為這是國內紡織業貼近消費者需求的新機會。

智慧衣市場不只是紡織業之間的較量,也要和科技產品拚搏。紡織業有沒有實力贏過科技業,也是問題。

開發顧客需求 仍有待努力

自南緯實業集團獨立出來,以提供智慧衣技術服務的AiQ愛克智慧科技執行董事黃宏旭說,目前智慧衣能提供的心率感測功能,其他穿戴裝置手環、手錶都能做到,價格還更便宜。他比喻,「今天要走過大峽谷,橋都蓋好了,誰要去走不穩定的鋼索?」

「智慧衣的需求在哪裡?紡織業可能還沒想清楚,」黃宏旭說,智慧衣除了要從穿者身上抓取訊息,往雲端丟,還要經過數據分析產生有用的訊息,進而變成服務回饋到人,這才叫智慧。例如運動教練依此判斷或建議調整運動強度、指導跑步姿勢,或是結合醫師專業、作為診療參考等,這些都得有雲端大數據的配合,不可能單靠紡織業。

偉全實業董事長特助陳俊舟也認同,若功能不穩定,再多關於智慧衣的美好想像都是假的。

「要比電子科技,我們做紡織的贏不過別人,」陳俊舟說,偉全內部研究過好幾年,最後還是決定專注在紡織核心,2017年拿到專利的布料「breaxtile」便是一款智能布。

這是兩層不同材質、特性的布料,僅有一面遇水會膨脹,會因不同張力而產生形體改變,製造出衣片開闔的效果,彷彿有生命一般,會自動隨外界環境變化而反應。若製成運動衣,衣服就能快速散熱。

科技一日千里,智慧衣有未來,但台灣紡織業能否取得一席之地?且拭目以待。

關鍵字: 傳產科技國際財經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