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世代合作:老少聯手創造新世界

文 / 一流人      2018-04-24
跨世代合作:老少聯手創造新世界


看到全世界青年能夠一起努力,將全球經濟改造成人類迫切需要的樣子,讓我非常興奮。但是,這當然不表示像我這樣有了年紀的人,在這個計畫中就毫無用武之地。相反地,我認為,不同世代形成強有力的合作聯盟之後,將能發揮驚人的潛力。年輕人和年長者也能結合力量創造一個新文明,為人類的需求而努力。

因為我已經七十幾歲了,所以經常有人問我,對於全球人口高齡化的趨勢有何看法。很多人表示,我們將因此面臨嚴重的經濟和社會問題。人活得越久,就表示需要照顧的年長者人數也會越來越多。社會將如何因應這個難題?

最近我造訪德國時,受邀針對所謂的高齡化問題提出解決方案。我在德國的朋友安排我主持一場電視訪問,和在場的兩位年長人士談談他們在做的事、能做的事,以及對高齡化問題的想法。

訪問當天,當我看到兩位超過一百歲的女士被帶進來時,我非常驚訝。其中一位是海爾嘉(Helga),高齡一百零五歲。她述說著自己過去的故事,包括她和阿道夫.希特勒(Adolf Hitler)打架的那次事件。她擔任過共產黨領導人,為此多次入獄。在獄中曾經有人設計謀殺她,幸好被她逃掉了。

海爾嘉的記憶清晰完整,對人物、地點和日期的描述巨細靡遺。我一度促請她寫一本書,她回道:「年輕人,我已經寫了二十八本書了,難道你還要我再寫一本?」

為了改變話題,我問她對時下年輕人有什麼看法。她立刻回答:「越少談到他們越好。他們自以為什麼都知道,完全沒有興趣聽別人的意見。」

我問她這些觀察是不是出於自己和年輕人互動的親身經驗。

「當然。我有一個女兒,她快把我氣瘋了。她簡直無可救藥。」

我問道:「她多大?」

「她七十五歲。」海爾嘉平靜地回答。

突然間我才意識到,我們兩人對年輕這個字眼,想的不一樣。我開始覺得奇怪,我們怎麼可能強迫人一定要在六十五歲退休。對海爾嘉而言,一個六十五歲的人根本是個嬰兒!

我認為,海爾嘉對老化有很正確的態度。於是多年來,我一直鼓勵大眾,讓退休這個詞退休。當年歲漸高,許多人把退休日期看成是一個恐怖的日子。因為這就像是來自職場的一則訊息:「再見!你已經不再有生產力、實用性和創造力了。」許多人退休後也不知道自己要做什麼。對這些人來說,退休生活彷彿是一種懲罰。

雇主是否應該讓一個超過某個年紀的人留在公司,是他自己的事。我對這一點沒有質疑。我強烈反對的是,用退休一詞來表示,一個人生命中這段特別的轉換時刻。這個詞實在是太糟糕了!它告訴你從此該結束工作生涯。除非是健康因素,否則我不知道有誰是應該被強迫退休的。社會並沒有要人退休這件事。雇主有權利不雇用超過某個年紀的人,但沒有權利以退休來宣稱某人已經不適合工作。難道人可以被封存起來?難道人的創造力會因為過了某個年紀,就突然消失或立即關閉?這樣想有道理嗎?難道一到六十五歲那一天,他們就會突然變成沒有功能、沒有創意的人嗎?人類不是機器,沒有開關。我們不能把一個人關掉。

因為這個理由,我堅持認為,退休這個字應該從我們的詞彙中退休。我們需要一個新的字眼,來承認創意的人生可以持續,並強調從人生的第一階段轉換到第二階段,也是最令人興奮的階段,所可能帶來的機會。事實上,第二階段是人生的自由階段,在這時候,人終於沒有成長和撫養子女的義務。在這個階段,人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也不必受到別人的干涉。

快接近這個轉換階段的人,應該這麼想:

我為雇主工作了這麼多年。現在合約已滿,我可以專心做我一直以來想做、卻礙於合約不能去做的事。我已經從一個被牆擋住的世界,進入一個沒有牆的世界;一個更寬廣、有無限可能的世界。現在,這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有機會做回我自己。現在正是我享受做自己的大好時機。

對所有人來說,第二階段的人生是為這個世界做一點事的機會。一旦這個階段開始,這個人可能會這麼說:

我已經盡了我對雇主、孩子、家庭的責任。現在,我終於可以把自己貢獻給比較寬廣的世界。現在正是發揮我的創造力,解決那些我看不下去的社會問題、修正那些做錯的事,以及做我認為應該做的事情的時候。我不必再關心別人怎麼想。唯一重要的是跟著我心中的直覺。這是我做社會型企業的時候。

一旦你開始找方法,讓年長人士可以更完全投入社會的創意生活,就會跳出許多讓第二階段人生過得更好的點子。

另一次我到德國的時候,一個巴伐利亞朋友帶我到巴伐利亞邦的一個村落。這個村落有三千個居民,擁有年輕人所需要的現代社會完善設施,包括美麗的學校、美麗的運動中心、大型的遊樂場。我朋友特別想讓我看的是,因為村裡的孩子並不多,很多學校是閒置的狀態。而且,以目前的人口趨勢來看,情況很可能越來越糟。

另一方面,村裡超過六十歲以上的人口卻穩定成長。他們大部分的時間都很無聊、孤單、心煩意亂、無所適從。很多人終日在酒吧裡喝酒消磨時光,變得越來越沮喪。

我朋友安排我和一些村民會面,我們談了很久很多。我們一致決定應該在村裡推行一個新的計畫。每一個超過六十歲的人都將受邀入學註冊,以學習如何開始重新生活。除了研究一些他們以前沒有機會思考的主題,他們還會和當地的孩童互動。運用學校過多的設備,讓這些沒有被善用但經驗豐富的人得到新的啟發,可能會因此產生令人驚喜的全新行動,包括讓老少互相學習、創造新的社會化學作用的奇妙機會。

讓年輕人和老年人跨世代合作的構想,也可以激發出新的火花,找出解決高齡人口增加財務負擔問題的方法。第二階段人生不僅是為解決社會問題而貢獻自己能力的時候,也是成立社會型企業信託或基金會的好時機。託管的錢可以用來支持創立或推廣社會型企業。你可以把大部分的積蓄放在你的信託自己管理,並告訴你的孩子或朋友,等你離世後要交由他們來管理。不一定要很富有才能成立社會型企業信託或是基金帳戶,只要手邊有暫時不會用到的錢就行,或者也可以在遺囑裡注明在你過世之後才進行。

只要看看世界各國現有的養老基金,就可以大致了解這個構想的潛力。目前這些基金估計大約有二十五兆美元,透過投資收入和新的資金貢獻,每年仍然持續成長中。如果能把這些金額全部投入在老人福利上,會是一股非常龐大的財務力量。如果我們能把一部分的錢投資在解決老人問題的社會型企業上,不分窮人或富人,所有的問題都可以迅速解決。老人將不會再是任何地方的社會問題或是社會負擔。

老年人往往既有創意,又有資源。現在是我們承認這一點的時候了,並且要讓他們解開束縛,可以為了改造社會,盡其所能做出想要的貢獻。我們必須擺脫對老年人的舊有印象,應該視他們為有創意又有自由的人,能夠貢獻他們自己和他們的財富,以創造他們一直以來想要的世界。

本文節錄自:《三零世界:翻轉厭世代,看見未來,零貧窮、零失業、零淨碳排放的新經濟解方》一書,穆罕默德‧尤努斯(Muhammad Yunus)著,林麗雪譯,大塊文化出版。

圖片來源:pixabay

關鍵字: 職場生涯全球焦點閱讀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