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孟加拉村落到紐約大街:微型信貸是鼓勵創業的工具

文 / 一流人      2018-05-03
從孟加拉村落到紐約大街:微型信貸是鼓勵創業的工具


即使在地球上最富裕的國家,仍然有大量的人口困於貧窮,或近乎貧窮的狀態,因為他們被迫把工作機會當成唯一可能的收入來源。像美國這樣的國家,大多數的經濟苦難─這些苦難讓憤怒、沮喪、敵意高漲,導致二○一六年唐納.川普意外勝選─可以追溯到一個事實:人類陷在一個依賴大公司維持當地經濟繁榮的制度裡。因此,當大公司把工廠移到海外或自動化,或是整個關廠的時候,就可能因此摧毀整個社區。在主要成員都是難以取得工作的弱勢族群,例如有色人種這類族群時,失業會變成一種永久狀態,宣告著一代接一代的人,將生活在掙扎和痛苦中。

我相信以創業做為解決方法,在解決美國以及其他富裕國家的失業問題上,能夠發揮重要作用,正如它在孟加拉所產生的效果一樣。為了提出證據,我舉格萊珉美國銀行(Grameen America)的成功為例,這家銀行已經把格萊珉銀行的方法與哲學,從孟加拉帶到了美國各大都市。

數十年來,人們總是感到好奇,到底微型信貸能不能在富裕國家裡,提供窮人自立的力量,以解決失業造成的傷害。這也是為什麼世界各國政府和企業領袖,長久以來研究格萊珉銀行,希望能向它學習的原因。第一個在美國複製的格萊珉銀行,於一九八七年成立於阿肯色州,這是美國最貧窮的州之一。那次的因緣讓我和希拉蕊.柯林頓(Hillary Rodham Clinton)變成了朋友,當時她是阿肯色州州長夫人,距離她入住白宮以及後來當選美國參議員和國務卿的時間還很久。

儘管有了阿肯色州的經驗,還是有很多人主張,格萊珉型態的計畫在美國不可能存在,因為美國的經濟和孟加拉大不相同。我一直強烈反對這一點。再加上有些人催促我,在美國透過實際的計畫證明我的論點。於是在二○○八年,我終於決定放手一搏。在獲得麻州企業家維達.喬金森(Vidar Jorgensen)的保證,願意提供財務與管理的支援後,我們創立了格萊珉美國公司(Grameen America, Inc., GAI),並從紐約皇后區傑克遜高地的一家分行開始做起。

回應來得迅速而且肯定。許多當地擁有多元背景的婦女,都非常興奮能有機會申請到信貸,開創她們自己的事業,或是擴展她們已經在經營的小生意。和孟加拉的情況一樣,GAI的顧客主要是由婦女組成,而且這些婦女是傳統銀行從來沒有考慮提供信貸的人,因為她們沒有抵押品、沒有資產、沒有儲蓄、沒有介紹人。她們有的只是一個構想,再加上願意努力工作讓它實現的強烈渴望。

幾個月之內,GAI傑克遜高地分行就招募到數百名會員。因為這個計畫的成功,來自全美各個城市的請求,如洪水般送到GAI辦公室,希望GAI能帶給他們同樣的服務。只是,要找到支持這個計畫的基金,不是容易的事。GAI的領導人決定放慢腳步,在開設新的分行之前,必須先確定有適合的基金到位。另一方面,他們也必須避免擴充過快的風險,因為那會分散並削弱人力資源以及管理能力。他們審慎考量,最後選出他們覺得真有需求而且當地財務支援夠強的地區。

GAI現在是由鍾彬嫻(Andrea Jung)領軍,她是雅芳(Avon)集團的前任執行長。在她的帶領之下,GAI已經建立了一個強大,而且財務上能永續運作的組織架構。到了二○一七年三月,GAI在全美十二個城市,包括紐約、洛杉磯、印第安納波利斯、奧馬哈、夏洛特以及北卡羅萊納州,共有十九家分行,會員人數超過八萬六千人,全都是婦女。其中許多人是無證移民,她們通常因為身分問題很難取得主流的社會及金融服務。GAI會員目前獲得的貸款,總計已經超過五億九千萬美元,償還率仍然維持在九九%以上。

明年將會是GAI的十周年慶,屆時預估會員總數將會超過十萬人,累計發放貸款金額將會超過十億美元。在接下來的十年,鍾彬嫻希望能建立一百家分行,藉此服務超過一百萬名貸款人。要達成這個目標,將會需要十五億美元的放款和股權。只要GAI能夠得到有限的銀行業務執照,允許它收取存款,或是讓GAI成立社會型企業基金來籌募資金,這是一筆很容易達成的金額。

GAI經驗中的一個關鍵學習是,讓微型信貸在紐約和內布拉斯加這些地方成功的運作原則和制度,和我們研發出來用在孟加拉村落的完全一模一樣。我們只在婦女找到五個人組成一個小組,或是加入一個正在成形的小組之後,才會借錢給她。小組裡的婦女會互相支援、建議以及鼓勵。在得到貸款之前,小組成員必須向GAI人員提交公司構想,以及合理可行的執行計畫。會員必須承諾讓自己的孩子持續就學,並照顧家人的身心健康和營養,為建造一個更好的未來而努力。在這些方面,美國的格萊珉微型信貸所採用的方法,和孟加拉的完全一樣。

很重要的是,我們必須了解,全球各地所有搭順風車推出微型信貸的組織,並非完全遵照一致的規則。許多非政府組織推動的微型信貸,忽略甚至扭曲了那些讓格萊珉銀行成功和發揮功效的原則。最不應該的是,有些甚至把微型信貸從致力於幫助窮人的社會型企業(例如格萊珉銀行,確實是由窮人擁有和掌握),變成從窮人身上榨取利潤,讓富人更富的生財詭計。

結果,那些所謂的微型信貸公司收取八○%以上的利率,比格萊珉銀行最高的利率還要高上好幾倍。他們聲稱,這麼離譜的利率是因為考慮到服務窮人的挑戰,以及不還錢的風險。但是,格萊珉銀行也面對了同樣的挑戰,卻依然確保窮人能保有和運用他們做生意賺來的大部分錢,而不是必須付給格萊珉銀行做為貸款成本。

另外有一些微型信貸組織堅持貸款必須提交抵押品,用資產做為保證還款的擔保。這個做法等於把世界上最窮的那群人排除在外,而他們正是我設計微型信貸原本要幫助的人。另外有些公司藉著協助辦理所謂的微型信貸方案,誘使窮人購買非必要的消費產品,完全違反了格萊珉的宗旨。我們放款是為了支持有生產力的投資活動,借款人可以因此建立資產,使自己和家人脫離貧窮。但是,過度消費借貸,往往讓人陷入債務困境,是把他們緊緊鎖在貧窮鏈中,而不是解放他們。

為了以上這些原因,我鼓勵所有想了解微型信貸如何運作的人,研究在孟加拉的格萊珉銀行、在美國的GAI,以及全球各地許多隸屬於格萊珉組織的機構。我強烈譴責那些被設計來為有錢老闆生財的微型信貸,他們扭曲了我們原本設計來幫助窮人克服貧窮的模式,濫用了微型信貸這個概念,造成全世界對微型信貸的用意產生困惑。

當然,孟加拉和美國的經濟和社會狀況大不相同,因此這兩個計畫在推動時的市場環境也會有所差異。舉例來說,在孟加拉,格萊珉銀行推行的地點在偏鄉,因為窮人集中在那裡;在美國,鄉村和城市地區都有窮人,但是目前為止,GAI分行只開在城市的中心地區,表示GAI所協助支援的這些小公司,都是根據城市的環境而設計,以服務城市的客戶為基礎。

此外,在美國要成立一家公司,需要的投資金額通常比在孟加拉多很多,因此平均貸款金額也高出許多。在孟加拉,許多婦女開始一個事業,只需要相當於四十到五十美元的貸款。這筆錢就足夠她們買一台縫紉車、手織機,或是簡單的商品,然後就可以在村中開一家小店;在美國,GAI的創業貸款大都在一千美元到一千五百美元之間。只要會員償還最初貸款並成立公司,就有資格再貸款,而且通常金額更高。

以下是幾個GAI經由貸款協助的成功創業者案例:

—達瑪利思(Damaris M.)在波士頓開了一家餐廳,叫做Sabor De Mi Tierra,供應加勒比海以及中美洲餐飲。她在二○一四年加入GAI,並用第一筆貸款一千五百美元購買餐廳的補給品。三年後,她已經申請到第六筆貸款,累計貸款總金額超過一萬七千美元,都用在擴充餐廳的規模。目前,達瑪利思有一位兼職員工;另外,因為業務量增加,她的兒子布萊恩(Brian)也到店裡幫忙,負責一大早的採購事務,她的女兒黛安娜(Diana)則主管外送事宜。

—蕾娜(Reyna H.)有七個孩子,她想藉著創業賺取養育孩子的費用,並且為孩子樹立努力工作就有收穫的榜樣。二○一五年她加入GAI,借了一千五百美元購買油漆、商品、商品陳列架和珠寶盒,布置她在德州北奧斯汀開的精品店。現在,蕾娜借了第三筆貸款以添購科技設備,讓店裡可以提供刷卡,也希望搬到比較大的店面,離她在奧斯汀下城區的顧客近一些。

—格瑞絲(Greisy N.)擁有一家開了十五年的美容院,但是缺乏必要的資源,以擴大店面並跟上日益成長的需求。二○一六年,她加入GAI在紐約紐澤西的分行,申請到一千三百美元的貸款,用來添購染髮劑以及其他美容產品。她也另外開了一個儲蓄帳戶,將每周收入的一部分存起來,希望將來可以用這筆錢來為店裡做早就該做的重新裝潢。

這些故事說明了一件事:我們為孟加拉偏鄉窮人所開發的這一套放貸制度,對美國城市裡的弱勢族群也能發揮同樣的效果。在美國複製這個計畫所需要的調整,都只是極為表面的層次。因為,人類的根本特質,包括最重要的一點,創業天賦的潛力,不分國籍,無論種族,都是相同的。這也給了我希望,在某個地方能成功解決失業問題的方法,也能在任何地方成功。

現在,既然GAI的基礎已經穩固,下一步自然就是藉著諾賓計畫,投資由美國低收入青年所成立的公司。我們正在規畫相關方案,希望很快就能推行。

本文節錄自:《三零世界:翻轉厭世代,看見未來,零貧窮、零失業、零淨碳排放的新經濟解方》一書,穆罕默德‧尤努斯(Muhammad Yunus)著,林麗雪譯,大塊文化出版。

圖片來源:pixabay

關鍵字: 金融全球焦點職場生涯國際財經閱讀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