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神話故事:黃河之神河伯

文 / 一流人      2018-04-20
中國神話故事:黃河之神河伯


黃河源於青海巴顏喀喇山,流經九省而到山東利津縣入海,長達四千六百多公里,是中國歷史文化的主脈,中流的伊、渭、汾、洛諸水,是形成古代中國民族與王權的搖籃。以伊水和洛水中心而形成的姒姓族建立了夏;以黃河岸邊的鄭州和安陽為中心的子姓族建立了商;以陜西渭水中下游為中心的姬姓族建立了周。這些居住古中原地帶的氏族所建立的不同王朝,使黃河古文化呈現了多元化的特色,他們各自有對黃河之水的祭儀和信仰的傳承。

夏民族將黃河與自己的高祖列為同一等最高的地位,而稱黃河為「高祖河」。周民族以姬水為姓,他們所信奉的姬水之神,即是後來演變為中華民族共同始祖的黃帝。

在黃河所流經的土地之上,新興的民族與政權不斷地崛起。在氏族興衰起落和王權交替之間,民族與文化經過不斷的併吞、吸收和融合,逐漸發展成以黃河兩岸各族為主幹的漢民族與漢族文化。

黃河、黃土高原、黃種民族及始祖之神黃帝,這些奇妙的黃色組合,組成了中國從遠古到今天的文化香火與民族傳承,自稱「龍之傳人」民族所信奉的龍神,其實也就是黃河水神,是把原是魚蛇之形的水神加以神聖化而形成的一個民族圖騰。

有關黃河之神的傳說很多。《山海經》上曾說:在朝陽之谷,有神居住,這神是半人半獸的怪物,長著人的面孔,卻有八個頭、八隻腳、八條尾、全身呈現青黃色,名叫「天吳」,是掌水之神,又尊他為「水伯」。

黃河之神一般則總稱為「河伯」,至於他的名號,在各種古書中有不同的稱呼,包括「馮夷」、「無夷」、「馮遲」等等。河伯忽而住在深三百萬丈的中極之淵,忽又居於陽紆之山,忽為人而乘龍的水怪,忽又成渡河逆水的水鬼,甚而成了修行得道成仙的河精。

相傳這位多變的河伯,有一次化為白龍出遊被射傷:原來河伯生性好動,一直待在水中,悶得發慌,於是變為一條龍,浮出水面,游於岸旁。剛巧射日的后羿路過岸邊,見此怪獸,認為是不祥之兆,乃舉弓射之,河伯未留意而閃躲不及,被射傷左眼。

河伯非常憤怒,就向天帝告狀,請天帝把后羿殺死治罪,以雪他心頭之恨。天帝聽了他的控訴後,說:「先不要發怒!羿怎會無緣無故射殺你呢?你先把事情的原委一點點地說清楚了,我們再決定如何處置。」

河伯自知理屈,囁嚅地說道:「當時我正變成白龍,游於水旁……」

天帝聽完了河伯的敘述,就對河伯說:「這就是你的不對了,假使你穩當地待在水晶宮內,盡你水神的職責,羿怎麼會侵害到你呢?你的玩心太重,偷偷變化成白龍溜出宮,偏偏又浮到水面引人注目,自然會遭射殺之禍。這件事完全是你的過錯,羿不該負任何責任!」河伯只好懊惱地回去了。

楚辭的《九歌》中也有一篇絕美文章是在描寫河伯,題目就叫〈河伯〉:

與女遊兮九河,衝風起兮橫波;乘水車兮荷蓋,駕兩龍兮驂螭;

登崑崙兮四望,心飛揚兮浩蕩。日將暮兮悵忘歸,惟極浦兮寤懷!

魚鱗屋兮龍堂,紫貝闕兮朱宮,靈何為兮水中!

乘白黿兮逐文魚,與女遊兮河之渚,流澌紛兮將來下!

子交手兮東行,送美人兮南浦;波滔滔兮來迎,魚鱗鱗兮媵予。

這是在敘說河伯雖可忽東忽西,雲遊四方,因他是黃河之神,所以還是有個老家,位於黃河的深淵之中,朱紅色的宮殿,魚鱗鋪成的屋瓦,大廳各處雕有龍紋,各方的樓台亭榭都鑲飾著紫色的貝殼,這是何等華麗的住屋!河伯雖可改頭換面,隨意變成各種形態,但在巡行各地時,卻沒有皇帝般的儀仗,而是坐在荷葉為蓬蓋的水車上,由翩翩的飛龍為他挽車,宛宛的玉螭做他的車夫;興致來了,更可以騎著白龜,以身帶條紋的五彩魚為前導,巡遊各川,甚至上溯到黃河的發源地—崑崙山之上。這崑崙山是眾神聚會的地方,河伯因而得以和老友相見,閒話家常。

有關河伯的傳說,流傳最廣的當然要算是「河伯娶妻」的故事了,但這是較為晚期的發展。

春秋時,魏文侯命西門豹為鄴令(相當於現在的縣長)。西門豹來到鄴地,見當地人戶稀少,且個個貧窮困苦。上任後,馬上會集當地的長老仕紳,探問百姓的疾苦。長老向西門豹訴苦道:「我們這裡有河伯娶妻的風俗,這裡的老百姓之所以會如此貧苦,時常到處流亡,都是由於這個風俗的緣故。」

西門豹不解地問長老:「何謂『河伯娶妻』?為什麼百姓會以此為苦呢?」

長老們詳細地解釋道:「黃河之水流過我們這裡,我們的田地,也全依賴著黃河的水,才得以灌溉,生活得以維持。為了怕黃河氾濫,淹沒農地房屋,每年必須獻上一女子獻祭河神,求其保佑,這就是所謂『河伯娶妻』;再加以地方官吏與巫祝藉此勾結詐財,所以人民都逃亡到別的地方去了。」

西門豹聽完,就囑咐道:「在河伯娶妻那天,當地方官和祝巫們把女子送到河邊後,請你們來通知我一聲,我也想湊湊熱鬧,參加河伯娶妻的大典!」

到了那一天,西門豹果然前往河上,來看熱鬧的百姓十分擁擠。主持祭典的巫師,是個年紀將近七十多歲的老太婆,還有女徒弟十餘人做為副手,她們都穿著薄綢衣衫,站在老巫嫗的身後。

「把河伯未來的夫人請出來,讓我看看她到底有多漂亮吧!」西門豹這麼說道。

於是那新娘姍姍地被扶出帳外,立於圍觀群眾面前。西門豹走近端詳半天,故意大驚小怪地叫道:「啊呀!這女子長得不夠漂亮,河伯恐怕不會中意吧!我看得要麻煩巫師婆子到水裡跑一趟通報河伯,告訴他今年所挑出來的新娘,我們越看越不合意,打算再去找一個更好看的姑娘。請河伯暫時委屈一下,過幾天再送過去,可不可以?」

西門豹未待老巫嫗開口,舉手一揮。吏卒們一擁而上,抱起老巫嫗往水裡丟,噗通一聲,激起了數陣浪花,大巫嫗早已無蹤影了!

「老婆婆去了大半天了,怎麼還不見她回來呢?莫非出了什麼差錯?叫她的弟子去瞧瞧,催一催吧!」一個女徒弟又被扔進河裡。

女徒弟去了半天仍未見回來,西門豹又說女流們也許說不清楚,便要地方官吏去催說一番。那些勾結巫嫗的官吏們個個面色大變,急忙跪下來求饒,西門豹藉此告誡一番,並要他們將功折罪,開渠道引水。諸官吏不敢違犯,就努力開渠,最後鑿了十二條渠道,把黃河河水引出灌溉田地,百姓因而受益匪淺。

本文節錄自:《中國神話故事【新裝圖文版】》一書,黃晨淳、廖彥博著,好讀出版。

關鍵字: 閱讀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