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不生氣也不爭氣──我從大學出走了

我輩中人
文 / 張曼娟    
2018-03-01
瀏覽數 166,750+
不生氣也不爭氣──我從大學出走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過了50歲,人生進入新階段,我辭去教職,離開大學。聽見的人都覺得可惜:「為什麼不繼續留在大學?多少人想進還進不來呢。」就是因為許多年輕的老師都進不來,我離開了就能騰出一個教席;當我離開大學之後,將會有更充裕的時間,可以陪伴照顧父母親,豈不是兩全其美?

年輕時人生第一志願就是進入大學教書,並不是貪圖大學教授的頭銜,而是以為在學術單位工作,應該是比較單純的。等到真的進入大學才發現,大學的資源是固定的,比方開課時數、選課人數、申請學術研究經費等等,就像小池塘裡擠滿大魚,怎能不碰撞激鬥?系上的爭鬥或張或弛,從未休止,我既不屬於任何一個派系,也不想捲入任何一場戰爭,就顯得更加孤立了。曾經我試著想做調停人,卻發覺兩派都有著英雄的悲壯感,都認為自己發動的是聖戰,指責對手時毫不留情,義憤填膺。生氣,只會令我們目盲,看不見自己的謬誤與偏差,是我從這些鬥爭與「英雄」身上學到的。

那些年我一直在做的事,就是衝出池塘,游進大河裡。「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於江湖。」莊子的這句話,我算是身體力行了。

也就因為打定主意不捲入紛爭,也不生氣,才有時間和心力去資源豐沛的大河裡自在泅泳。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生活健康醫療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