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向菸草宣戰 在中國與波斯抽菸曾是死罪

文 / 一流人    
2018-01-30
瀏覽數 2,000+
向菸草宣戰 在中國與波斯抽菸曾是死罪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五百年前,菸草受到主流醫學尊崇的程度甚至超過大麻在今天的地位。但這種尊崇地位並非放諸四海而皆準。有一段時間,菸草甚至成了被迫害的對象,曾經菸草也被視為毒品,成為師出有名的討伐對象。

許多早期的西班牙殖民者來到新世界,都認為菸草是一種反基督的代表。他們會這樣想,一方面是覺得會噴煙的那不是惡魔嗎?一方面是因為種族歧視。一六○四年,英國國王詹姆斯一世(James I)發表了〈對菸草之批判〉(A Counterblaste to Tobacco),當中勾勒了他痛恨國民近期染上惡習的種種理由。但說來說去,詹姆斯國王想說的好像都是同一件事情,那就是「印地安人抽菸,而且他們很噁心!」

親愛的同胞們,(懇)請各位思考一下,我們的榮譽或原則怎麼能容許我們去模仿野蠻如畜牲般的行為呢?那些人可是不懂得信神而且如奴隸般不懂得思考的化外之民啊!何況大家模仿的還是令人頭皮發麻且其臭無比的陋習。

不過相對於詹姆斯國王只是講講而已,並沒有動用王權去下一道菸草的禁令,其他的君主可就沒那麼高高舉起,輕輕放下了。我這兒有個例子是:

穆拉德四世(Murad IV)用殺頭來禁菸

先請大家看一眼阿木姆四世(Amurath IV;穆拉德四世是朋友喚他的名字)。從一六二三年到一六四○年是波斯的統治者,長得是這副模樣。

向菸草宣戰 在中國與波斯抽菸曾是死罪

從肖像上,大家已經可以看出他準備要拔劍要砍畫師了吧,穆拉德就是這樣一個不好惹的傢伙。他聽得謠言說菸草會讓人「性」趣缺缺,波斯百姓可能因為抽了菸都不從事床笫之事了。他一聽大驚失色,大家都不做那檔事兒了,那還了得。沒人生小孩就沒人繳稅,沒人當兵,沒有畫師讓他砍死,這樣他會非常不方便的。事實上不只是菸草的煙,他痛恨任何形式的煙,原因是有一次他的生日煙火大會出了差錯,燒毀了帝國半個首都。怕沒人生小孩他應該下令「繼續給我幹」,煙火火燒厝他應該改善管理讓煙火大會不再「放炮」,但這位蘇丹並沒有「冤有頭債有主」的觀念,他選擇的做法是全國禁菸。

穆拉德頒布了嚴刑峻罰,任何人哪怕只是被抓到身上有含有大麻的香菸(哪怕那支菸裡的大麻來源完全合法。對了沒錯,當時的人會抽大麻喔),都會被羅織入罪。要是被叫做「加尼沙里」(Janissary),直譯是「新軍」的蘇丹親兵抄出你家裡有抽水煙的器材或任何一袋鼻菸,那你就會當場被拖到大街上絞死。這種刑罰當然是非常駭人,但當年所有刑罰都很駭人,所以讓穆拉德在本書中軋上一角的原因不是法定的刑罰恐怖,而是他本人對於取人性命的異常執著。

各位知道今日美國的警察會假扮是毒蟲去「釣魚」辦案嗎?嗯,這種事情穆拉德四世早就幹過了。入夜後,他會以蘇丹之尊微服在君士坦丁堡的大街上晃,然後挑手上握著根菸的人。萬一某個好心的癮君子真的在國王的請求下要讓他抽一口,那穆拉德就會立刻一聲令下把這傢伙的頭給砍了。蘇丹自個兒的紀錄顯示他在短短十四年內結束了超過兩萬五千條人命,全都是因為這些人有抽菸的嫌疑。

不過事情也不是每次都能稱了穆拉德的心意。根據摩西.埃德瑞西(Moses Edrehi)在一八五五年出版的傑作《亞洲與土耳其人的首都史》(History of the Capital of Asia and the Turks)所記載,被他鎖定的苦主至少有一人逃脫。有這麼一個民間傳說是穆拉德曾經撞見一名小兵在夜裡抽菸解悶,他見狀便假裝是個菸癮犯了的乞丐,小心翼翼地挨近這位軍爺,問起他為何冒死也要抽菸,這位士兵據說也給了一個妙答:

「那個蘇丹軍餉愛給不給,也不想辦法讓我們吃飽一點,那當兵的人當然得自求多福,想辦法讓自己好過一點啊。」說完他還把菸遞給了他有眼不識泰山的蘇丹。

穆拉德接過了香煙,然後開始試著套話。他想知道士兵有哪些同袍也是癮君子。沒想到這個無名士兵察覺到苗頭不對,老菸槍特有的內建警鈴大作,於是在我們看來可能是在玩命,但士兵當下的反應就是棒打這個來路不明的乞丐。由於整支軍隊都是蘇丹的,所以技術上來講,穆拉德是被自己的手下用自己的財產給扁了。穆拉德對此自然是火冒三丈,但故事裡他是讓這名無名士兵給逃掉了。士兵隱姓埋名去過起了自己的日子,恭喜他。

迫害菸草不是波斯跟穆拉德的專利。日本也曾經頒布過五次禁菸令,其中距今最近的一次是在一六一六年。日本倒是沒有把抽菸的嫌疑犯給砍頭,但死罪可免活罪難逃,帶菸的人被抓到得繳罰款,外加幾乎所有身家充公,所以……罰款好像已經不是重點了。

中國人也在一六四○年禁過菸,而且也會將抽菸的人斬首。這樣看起來,當時「國際上」對於「菸害防治」可以說是雷厲風行,反觀詹姆斯一世實在溫和,他竟然大權在握卻忍住不去禁絕菸草這種他恨之入骨的植物。不過讓菸草維持合法,到頭來倒也幫了他。在發文狠批了菸草的兩年之後,也就是一六○六年,詹姆斯國王核發了特許權給倫敦的維吉尼亞公司(Virginia Company of London)。到了一六四○年,維吉尼亞公司所經營的殖民地,也就是今日美國維吉尼亞州的雛型,就已經每年生產一百五十萬磅的菸草外銷。

就這樣,菸草很快在英國的美洲殖民地傳開,而且在經濟價值上把十七世紀美洲的其他作物狠狠甩開。這完全就是五百年後的大麻翻版(很認真說在五百年後的今天,玉米每年在美國的經濟價值大約是三百億美金,而大麻市場的規模估計要超過一千億美金)。但俗氣的賺錢問題我們先不管,我們現在先回到過去,一起來體驗菸草在人類歷史上初登板的青澀模樣……


向菸草宣戰 在中國與波斯抽菸曾是死罪

本文節錄自:《傷風敗俗文化史:十五個改寫人類文明的墮落惡習》一書,羅伯‧埃文斯(Robert Evans) 著,鄭煥昇譯,時報文化出版。

圖片來源:pixabay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生活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