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15名少年流落無人荒島 由誰當領袖看出人性

文 / 一流人    
2018-02-02
瀏覽數 7,400+
15名少年流落無人荒島 由誰當領袖看出人性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十八、六月十日的選舉

回到法蘭西洞後,柏利安決定隻字不提讓莫可感到驚訝的那件事,就連在柯爾登面前也不例外。

當天晚上,所有人圍坐在大廳裡,聽他敘述探查的結果。他描述了查理曼島東岸的景色,包括騙人灣四周,還有穿過對岸森林的東河河道,以及林裡多樣的樹種。同時,他也指出要在東岸找到棲身處比西岸來得容易,但目前沒有必要離開法蘭西洞。至於海面上,他們沒有看到任何東西,只有一個奇怪的白點。但這白點很有可能只是浪花而已,待到下次他們造訪騙人灣時再確認。總之,完全可以肯定的是查理曼島附近沒有任何其他陸地,最近的大陸或是群島應該離他們至少好幾百英里。

因此,他們只能重拾與生命搏鬥的勇氣,繼續等待外來的救援,畢竟這些小移民們應該不大可能找到自救的方法了。每個人又回到各自的工作崗位,繼續為下一個嚴冬做準備。這段時間,柏利安變得跟弟弟一樣沉默寡言,似乎刻意與其他人保持距離,只是比以往更投入工作了。除了個性上的轉變外,柯爾登也發現柏利安總是盡量給杰可表現的機會,任何可以展現勇氣或者冒險的事,他都讓杰可去執行,而杰可也從不拒絕。然而,因為柏利安什麼也沒說,也從不給他機會詢問,所以即使知道他們兄弟兩人應該談了些什麼,他也不打算主動提起。

二月份的生活就在各種工作裡度過了。維各斯發現鮭魚開始洄游到家湖的淡水裡,因此架在西蘭河上的魚網也攔截了不少漁獲。為了將這些魚妥善保存,他們需要大量的鹽,因此巴克斯特和柏利安在沙丘之間設了幾個簡單的四方形鹽田,田裡的海水在太陽照射蒸發後便會留下海鹽。

三月的上半旬,三、四個少年去了一趟位於西蘭河左岸的沼澤林。這次探險是德尼凡提議的。在他的建議下,巴克斯特用圓木製作了一些高蹺。因為沼澤林裡有幾處都被淺水覆蓋,穿上高蹺走這些溼地就能保持鞋子乾燥了。

四月十七日清晨,德尼凡、韋博和維各斯身上掛著獵槍,乘著小船往左岸去了。德尼凡甚至帶了遠程平底船槍,期待有機會派上用場。

為了深入注入了些許海水的沼澤內部,三個獵手一踏上河岸就穿上了高蹺。

小帆也跟著來了,但牠一點也不需要高蹺,完全不怕弄溼四肢的牠,開心地穿過一個又一個水漥。

朝西南方走了一英里後,他們來到一塊乾地。三人解下高蹺以便打獵。

沼澤林廣闊無邊,除了東方一條藍色的海線在天邊畫成一道弧線外,什麼也看不到。沼澤裡有各種鳥類,鷸鳥、針尾鴨、水鴨、秧雞、蠣鴴、雁鴨,這些鳥類的羽毛比鳥肉更有價值,若適當處理,味道倒也可以接受。德尼凡和同伴們不需使用任何火藥就可以射下上百隻水鳥,但最後還是保守獵了十幾隻而已。一旁的小帆也在沼澤裡奔跑,幫忙把掉落在水裡的獵物撿到他們身邊。15名少年流落無人荒島 由誰當領袖看出人性

還有與高蹺鴴同屬一目的籽鷸、長著銀白羽毛的蒼鷺,德尼凡很想都獵下幾隻,只是這兩種水鳥的肉質儘管是天才廚師莫可下廚恐怕也上不了桌。小獵手們非常克制狩獵的欲望(因為射再多也只是白白浪費子彈),直到他們看到肉質與竹雞一樣甜美、生性喜好在鹽水裡活動的紅鶴與他們火紅的翅膀後,就再也抵抗不了誘惑了。這些紅鶴排成一列,而且還有哨兵站崗,一旦察覺到危險就會發出喇叭般的警告聲。看到島上這些美麗的鳥類,德尼凡失去了理性。維各斯和韋博也不比他冷靜多少,拿起槍猛力出擊,但事實證明,這是一場毫無用處的行動。他們都忘了,只要不被紅鶴發現,小心靠近以後大可輕鬆射上幾槍,被槍聲嚇得不知所措的紅鶴就會待在原地,而非倉皇四散了。

德尼凡、維各斯和韋博本想靠近這些高達四英尺多的鳥類,但如今牠們已有警覺,展翅往南邊飛去,現在就連出動遠程平底船槍也無用了。

儘管如此,三位獵手還是收穫頗多,不枉來了這趟南面溼地。他們再次穿上高蹺,走過沼澤深處回到小河邊,並決定之後會再次造訪。到時,他們也會發現第一波寒流來時,收穫更多。

法蘭西洞這裡,柯爾登一點也不想坐等嚴冬侵襲,他們還得多存一些取暖用的木柴,以供洞穴和牲棚使用。這十五天來,他們為此帶著原駝來回林間好幾趟。有了足夠的乾柴和海豹油,可以確定接下來為期至少六個月的寒冬不至於為寒冷與暗夜所苦了。

然而,這些工作一點也不影響這個小世界移民的學習計畫。大孩子們還是輪流給小孩上課。每週兩次的演講上,德尼凡總是過於賣弄自己的學識,因此沒有人願意與他交好。除了原本的那幾個支持者外,大家都看他不順眼。再過兩個月柯爾登的任期就結束了,德尼凡卻指望著接任。因為自我感覺良好,他甚至認為這麼發展才是合理的。第一次選舉時他竟然沒被選上,實在太不公平了吧?維各斯、克羅斯和韋博也盲目地給他希望,更四處探聽大家的想法,下了個穩贏的結論。

然而,德尼凡其實沒有優勢,特別是年紀較小的孩子根本無意支持他(同時也不支持柯爾登)。

柯爾登全看在眼裡,雖然有權連任,卻一點沒興趣。他很清楚自己在「任期」內的嚴苛對拉票一點也沒有幫助。過於嚴竣的做法、過於實際的態度都不討人喜歡,而德尼凡則一心想著把這點轉成自己的優勢。看來選舉日時將有一場好戲可看。

孩子們對柯爾登最不滿的是他的過於節省和對糖的斤斤計較。除此之外,每次他們回到法蘭西洞時,身上的衣服若有任何裂縫或汙點,又或者鞋子破洞(因為難以修補,所以顯得更嚴重),都少不了柯爾登一頓責罵。至於遺失扣子,更只有挨罵或受懲一途!事實上這種事層出不窮,柯爾登卻每晚要他們清算扣子數量,少了就是不得吃甜點或關禁閉。這時柏利安總會站出來,一下替詹肯說情,一下又替多樂說情,這就是他為什麼受歡迎的原因了!孩子們也很清楚儲藏室的兩個管理人員,瑟維斯和莫可的心都是向著柏利安的,要是柏利安真的當了查理曼島的島主,未來的日子可就有甜頭了,點心蛋糕都不會少。

世界就是這樣運作的!事實上,這些住在新天地的少年們不就是社會的縮影嗎?這些男孩難道不是從來到世界的那一刻起,就開始學習「成人」嗎?

柏利安對這件事一點興趣也沒有,全心投入工作,絲毫不倦怠。他拉著弟弟一起,兩人總是一馬當先,並堅持到最後一秒,彷彿他們有什麼責任需要完成似的。

但他們也不是一整天都在學習,也是有娛樂的時間的,要保持身體健康就得勤加鍛鍊。爬樹,或是拉著繩子上到樹枝,所有人都得參與這些體育活動。還有撐竿跳、游泳(還不會游的孩子很快就學會了)、賽跑(贏的人會得到獎勵)、拋流星錘和套索。15名少年流落無人荒島 由誰當領袖看出人性

另外也有幾個活動是英國人很常做的,除了之前提過的以外,像是槌球、繞圈球(規則類似棒球,在一個五角形的球場上,攻擊方以球棒揮球,防守方守在各角接球)和擲套環(眼力和臂力的考驗)。這邊得特別

說說最後這種遊戲,因為某一天玩擲套環時,柏利安和德尼凡又起了爭執。15名少年流落無人荒島 由誰當領袖看出人性(圖說:一場套環遊戲竟然又演變為德尼凡與柏利安的爭執。)

那天是四月二十五日,當天下午八個孩子分成兩組在運動場上玩,一組是德尼凡、韋博、維各斯和克羅斯等人,另一組則是柏利安、巴克斯特、卡爾內、瑟維斯。他們將兩個釘子釘在相距五十尺左右的平坦處,每人手上拿著兩個套環(鐵製的圓圈,中央有洞,邊界較薄)。

遊戲規則是每個人要把套環精準地套到鐵釘裡,套進第一個套環的人可得兩分,再套進第二個可得四分。但若沒有人套進釘裡,離目標最近的兩人各得兩分,只有一人靠近的話,則只得一分。

這一天大家的情緒激昂,特別是德尼凡和柏利安又身處敵隊,每個人都對自己信心滿滿。

遊戲已經進行了兩局,第一局柏利安、巴克斯特、瑟維斯和卡爾內贏得七分,敵隊則在第二局取得六分,因此他們正在進行所謂的「決勝局」。目前雙方各得五分,只剩最後兩個套環了。

「德尼凡,輪到你了,瞄準了!這是最後一個套圈,非贏不可!」

「放鬆好嗎!」德尼凡說。

他擺出了姿勢,雙腳一前一後站立,右手執環,身體前傾,左軀微彎。

看得出這個浮誇的男孩聚精會神,咬緊了牙關、臉頰發白,皺起的雙眉下一雙銳利的眼神盯著目標。

在瞄準了目標後,他朝著五十多尺外的鐵釘用力拋出了套環。

小圓環只敲到了邊緣,降落在一旁的地面上。這一隊因此得到六分。

德尼凡氣得直跺腳。

「可惜啊,可是我們不會因此輸掉的!」克羅斯說。

「肯定不會!你的套環那麼靠近目標,除非他套進去了,否則不可能比你更好!」維各斯也說。

他說的沒錯,要是柏利安沒有套進目標(正好輪到他),也不可能比德尼凡還近了,一定會輸掉這場比賽。

「瞄準了!……一定要瞄準!」瑟維斯緊張大叫。

柏利安沒有理會,而且也沒有和德尼凡作對的意思。他的心裡只想著一件事:贏得這一局,為了同伴而贏。

他站定了位置,穩穩丟出套圈,套進了鐵釘裡。

「七分!」瑟維斯得意大叫,「贏了!贏了!」

德尼凡一個箭步站了出來。

「不!……沒有贏!」他說。

「為什麼?」巴克斯特問。

「因為柏利安作弊!」

「作弊?」柏利安臉色大變。

「對!就是作弊!柏利安超線了!他往前站了兩步!」德尼凡回道。

「胡說!」瑟維斯大叫。

「沒錯!就算他說的是真的,那也是不小心,我不接受這種含血噴人的話!」柏利安也回應。

「是嗎!……含血噴人?」德尼凡聳了聳肩。

「沒錯,我可以證明自己沒有超線……」柏利安情緒激動。

「對啊!對啊!」巴克斯特和瑟維斯同聲咐和。

「不對!不對!」韋博和克羅斯反駁。

「你們看沙地上的腳印!德尼凡不可能看不出來吧,所以他說謊!」柏利安說。

「說謊!?」德尼凡大聲重複,同時慢慢走向柏利安。

韋博和克羅斯在他身後站開,瑟維斯和巴克斯特也準備好替柏利安出頭了。

德尼凡擺出拳擊的姿勢,脫下外套、挽起袖子,還把手帕捲在拳頭上。

恢復冷靜的柏利安並不想和同伴大打出手,更不想成為孩子們的壞榜樣,因此沒有任何動作。

「德尼凡,你本來就不應該中傷我,現在更不應該挑釁!」

「是啊,對那些不知道怎麼還手的人來說,挑釁的人永遠是錯的!」德尼凡回話。

「我不還手是因為我認為沒有必要!」柏利安說。

「你不還手是因為你沒種吧!」德尼凡又回嘴。

「沒種?你說我嗎!」

「你這個懦夫!」

柏利安挽起了袖子,毅然站到德尼凡跟前。兩人擺定了姿勢,雙眼相視。

拳擊在英國,甚至是這種住宿學校都是必修的技能。學習這種運動的男孩子個性似乎較溫和,也比較有耐心,不會無端肇事。

身為法國人的柏利安從來就對拳腳相向的事不感興趣,也不想老是把人體當成沙包。因此,站在拳擊手德尼凡面前,儘管兩人年紀相當,身高和身材也相差無幾,他卻幾乎沒有優勢。

情勢如箭在弦,第一拳就要落下時,柯爾登被多樂叫來了,即時阻止了兩人。

「柏利安!德尼凡!」柯爾登怒斥。

「他說我是騙子!」德尼凡先發制人。

「是他先冤枉我作弊的,還說我是懦夫!」柏利安接著說。

所有人都聚到柯爾登身邊,兩個對手後退了幾步。柏利安雙手交叉擺在胸前,德尼凡還是保持出拳的姿勢。

「德尼凡,」柯爾登語氣嚴肅,「我了解柏利安!他不是沒事拳腳相向的人!一定是你先找碴的!」

「柯爾登,你是認真的嗎!我也很了解你……你只想著要跟我作對!」

「沒錯……你的行為就是讓我覺得有必要!」柯爾登回答。

「好吧!可是不管是誰的錯,要是柏利安拒絕單挑,他就是個懦夫。」

「你呢!」柯爾登又說,「那你就是個壞蛋,給你的同伴們樹立壞榜樣!我們的情況還不夠糟嗎,竟然還有人老是想著搞分裂!而且還總是對我們之中最好的人有意見!」

「柏利安,向柯爾登道謝!然後就上吧!」

「不准!我以島主的名義嚴禁任何暴力行為!柏利安,回洞裡!至於德尼凡,隨你要去哪裡發洩,沒準備好認錯前不准回來!這是命令!」

「贊成!贊成!」其他人同聲應道(韋博、維各斯和克羅斯的聲音小一些)「柯爾登萬歲!柏利安萬歲!」

面對(幾乎一致的)群眾壓力,他們只能服從了。柏利安回到大廳,德尼凡則在熄燈前回到洞裡,沒有再提起那件事。然而,可以感覺到他內心積上了許多埋怨,對柏利安的敵意也更深了,同時也暗自記下了柯爾登這筆帳,再也不想接受他任何提議了。

可惜這些爭執擾亂了小天地的寧靜。維各斯、克羅斯和韋博又總是在德尼凡身邊敲邊鼓,不久的將來會不會有分裂的危機呢?

那天之後,這件事似乎落幕了,沒有任何人再提及。所有禦寒的工作都照常進行。

很快的,冬季來臨,五月的第一個星期,天氣冷到柯爾登下令爐火必須日夜維持。再過不久,連牲棚和雞圈也需要生火了,瑟維斯和卡爾內將負責此事。

鳥類準備遷徙,牠們飛往何處呢?無疑是飛向太平洋北部或是美洲大陸吧,那些地方冬季的氣候要比查理曼島舒適得多。

這些候鳥中,最早離開的一批是燕子。牠們的飛行速度很快,也能長時飛過遙遠的路程。始終抱持著希望的柏利安想出了讓燕子為獵犬號傳訊的辦法。這種「家燕」在儲藏室裡築了巢,他們輕鬆就能抓個十來隻,在脖子上綁一個裝了小紙條的布袋,紙條上大致標出查理曼島在太平洋上的相對位置,並請求對方盡快將訊息送到紐西蘭的首都奧克蘭。

孩子們看著燕子朝東北方飛去,一句再見百感交集。

五月二十五日,初雪落地,比前一年早了幾天,會不會代表了今年的冬天將會更寒冷呢?的確很有可能,幸好保暖措施、燈火、食物都足夠撐上幾個月,南面溼地上的鳥禽也經常到西蘭河上方徘徊。

幾個星期前,保暖衣物都拿出來了,柯爾登叮囑每個人仔細檢查衣服乾淨與否。

近來,法蘭西洞裡有某種情緒蠢蠢欲動,孩子們特別興奮,因為柯爾登的任期將在六月十日結束。

為此,他們進行了許多會談和秘密會議,甚至有點像密謀犯案了,整個小世界因此熱血了起來。

我們都知道柯爾登對此毫不關心,而身為法國人的柏利安則一點也不想管理一個多數住民為英國血統的小島。

因此只有德尼凡一人暗自熱衷這場選舉。要是他不那麼高傲、控制欲不那麼強、嫉妒心也別那麼重,憑著他高人一等的聰明才智無庸置疑的勇氣一定可以順利當選。

也許是認定柯爾登不是對手,又或者是臉皮太薄,德尼凡總是裝作不在意的模樣。事實上,所有見不得光的事,好友都替他處理了。維各斯、韋博和克羅斯經常在同伴間鼓吹大家支持德尼凡,特別是那些年紀小的孩子。目前看來,檯面上沒有比他更有贏面的人,他也就私心認定這場選舉穩當了。

六月十日。

下午進行投票。每個人要在票上寫下候選人的名字,多數票取勝。島上共有十四個選民(莫可因為身為黑人,沒有、也不能期待有投票權),因此,得票數超過七票的人就當選島主。

下午兩點,投票儀式在柯爾登的主持下正式開始,就跟英國人平常舉辦這類活動時一樣嚴肅。

開票結果如下:

柏利安八票

德尼凡三票

柯爾登一票

柯爾登和德尼凡都沒有投票,柏利安則投給了柯爾登。

票數公布時,德尼凡再也掩飾不住內心的失落與憤恨了。

柏利安得知當選時,先是謝絕了這項榮譽,然而在看了杰可後,一個念頭閃入腦海,接受了這個職位:

「謝謝各位,我接受你們賦予的任務。」

從今天起,為期一年的時間,柏利安將擔任查理曼島的島主。

15名少年流落無人荒島 由誰當領袖看出人性

本文節錄自:《十五少年漂流記:繁體中文全譯本首度面世│復刻1888年初版插圖│法文直譯精裝版》一書,儒勒‧凡爾納(Jules Gabriel Verne)著,里昂‧伯內特(Léon Benett)繪,許雅雯譯,野人出版。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健康醫療閱讀生活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