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放逐到回歸-文學自主路

文 / 余宜芳    
1994-09-15
瀏覽數 8,600+
放逐到回歸-文學自主路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九0年代--台灣文學史上創作者擁有最多自由,卻也是文學瀕臨沒人寫、沒人看,遠遠脫離社會的荒涼世代?

「社會變得太快!到了八0年代,大家都寫不出來。」中國時報人間副刊主編、詩人楊澤慨歎。面對近十餘年台灣最激烈的變遷,原本站在社會前端的創作者不免迷惑、失焦,等待時間沉澱。

快速消費成為這個時代主流性格,蜂起的新興媒體毫不客氣地爭奪文學的發言權和讀者群。暫時停筆、尋找思想出路的小說家陳映真看得清楚,當年輕人可以舒服躺在沙發上邊喝可樂、邊看小說改編的電影時,多少人願細品一字字累積,「需要折頁、畫線眉批,時而掩卷歎息、甚至暗自拭淚的文學」?

許多人灰心了。八0年代意氣風發,左手大批文化現象、右手主編文學刊物的台大外文系教授蔡源煌,和訪客暢談兩個小時後,忍不住揮揮手說:「這個時代,文學還有什麼用!」

「寫在農舍裡」

文學曾經「有用」過嗎?在文學瀕死的九0年代,回頭省視台灣近百年的歷史,作為反映社會集體情緒的文學,究竟扮演什麼角色?

「一本書應該是一把劈開我們內在凍結心海的斧頭。」存在主義作家卡夫卡這麼說。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