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他的台灣夢,開啟你的東南亞視野-專訪新創 NGO「One Forty (四十分之一)」

【社企在臺北】
文 / Startup@Taipei    
2016-10-06
瀏覽數 2,850+
他的台灣夢,開啟你的東南亞視野-專訪新創 NGO「One Forty (四十分之一)」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如果出國打工,可以少奮鬥十年?」

如果這是許多新一代台灣青年的心聲,那麼來到台灣眾多工廠、建築工地、還有無數需要全天候照護的家庭中的東南亞移工們,是否也能夠共感這份心情?

(來源:One-forty facebook

本社企由臺北市政府產業發展局「中小企業品牌拓展計畫-輔導社會企業品牌形象建立與推廣」支持輔導

所謂的「眾多」東南亞移工們,實際上就是六十萬人。如果用比例來看,我們應該每認識四十個朋友,裡面就應該會有一位移工朋友才是。可是實際上台灣人對他們的認識,僅止步於僱傭關係、或是在街上或公園旁彼此注目片刻的關係。

為了讓更多台灣人認識這些移工們、也讓移工對自己昨日故事、今日處境、和回鄉夢想更能站上主動發球的位置,陳凱翔與吳致寧兩個不到三十歲的花漾青年,創立了「One Forty 四十分之一」這個超好玩的新創非營利組織,目前座落在和平東路巷弄裡的共同工作空間 Impact Hub 之中。命名由來,就是對應到目前東南亞移工們在台灣的人數比例。

「想為這些來台灣築夢的人做點什麼?」

陳凱翔過去一直在移工相關的組織擔任志工、負責對外合作和田野調查;而吳致寧則貢獻了自己過去舉辦活動的經驗以及商學院的背景知識、主責設計給移工們的課程以及視覺設計。「認識 Yani 這個印尼女孩子,給當時正值人生低潮的我帶來很大的影響。」吳致寧緩緩開啟故事。

「在印尼長大的 Yani,從小父母就任她予取予求,直到國小三年級她才知道自己是領養來的孩子,但她的父母仍視她為親生孩子百般疼愛,爸爸甚至買了兩個大水缸寫上『準備給 Yani 上大學的學費』。但是某天爸爸在送她上學的回程路上,卻出了意外昏迷不醒,當 Yani 回家時,爸爸已經過世了。」

吳致寧一字一字繼續說著:「媽媽問 Yani,如果用水缸裡的錢替爸爸辦喪事好不好?Yani 說好。並且為了擔起經濟支柱的位置,放棄學業去雅加達的工廠工作,後來聽說台灣的薪水比較高,她惦記著爸爸希望她上大學的願望,隻身來到了台灣。」

「她現在一邊利用空中大學進修,一邊工作存錢,希望有天回家鄉開一家珍珠奶茶店。她讓我第一個想到的詞是『勇敢』-我們也會去美國打工遊學,但無論是語言上、經濟上和他們相比,都是輕鬆的。她的勇敢給予那時候很低潮的我力量,我開始想利用自己的專長,為這些來台灣築夢的人做點什麼。」

( Yani 站上台與許多人分享她的家鄉。來源:one-forty facebook

來自印尼、越南、菲律賓等地的 60 萬人,並不是「同一群人」

One Forty 目前開課收的學生,都以印尼籍的移工為主。不過全台灣 60 幾萬的移工,除了印尼,越南、菲律賓等其他國家者也所在多有,為什麼 One Forty「獨厚」印尼籍的移工呢?

「他們其實不是同一群人。」吳致寧說,不管是習慣稱呼為「外勞」或是「移工」,其實這六十萬人有各自不同的語言和文化,「如果越南人跟印尼人一起上課,準備起教材就會馬上遇到挑戰。」陳凱翔接話:「我自己接觸下來最熟悉的是印尼移工,他們通常可以固定放假、也能到空大進修,雇主的態度相對開放,所以是我們目前主要經營的上課對象。」

語言,是經營移工課程最直接的挑戰。雖然教材都會翻成印尼文,不過上課現場的表演和互動還是不時會需要用到中文。「一般來說,來上課的女生中文都比男生好,這跟他們來從事的工作性質有很大關係-女性通常擔任需要大量人際互動的家庭看護、男性通常在工廠、漁船從事勞力活。」

(讓更多的移工勇於描繪自己的夢想。來源:one-forty facebook

One Forty 希望未來能有新住民、新二代、或是來台深造的東南亞學生來擔任講師,更直接處理語言隔閡的問題;「我們也希望培訓第一期結業的學生,讓他們持續和 One Forty 有所連結、也能在這裡回饋同鄉。」

為什麼放假有閒,還要去上課?

「移工商學院」一期的課程共有八堂、為時三個月。為什麼會有移工放棄休閒逛街、和朋友聚會的時間,來上他們的課?

陳凱翔、吳致寧和來自不同專業背景的 One Forty 志工們費盡心思,這些「課」不像是我們從小坐在台下聽講的課程,而是讓每個學員都能表達、互動、同時也能學到東西的場合。「第一堂課比較輕鬆,像是『人生地圖』、『棉花糖挑戰』、『夢想拼貼』,都是要創造讓他們回顧自己的人生故事、思考未來夢想並上台表達的機會。」

(理財遊戲實況。來源:one-forty facebook

這些課程並非輕鬆誕生,吳致寧介紹道:「之後的行銷課、理財課,我在工商管理系的三個志工學妹,也特別把過去熟悉的學校知識,搬進遊戲化的場合中。例如請學員實際搬演廣告(怎麼賣一把掃把?)、還有融合『信封袋理財法』的桌遊,讓他們依食衣住行育樂和各種生活急需(家人突然生病了怎麼辦?),規劃支出和儲蓄。」

「他們來這裡上課,不只是支持他們未來回家鄉的開店夢想,也可以認識朋友。在這裡認識的台灣人,不只是點頭之交,是真的能成為好朋友的那種。第一期課程下來,學員都「玩」的很開心,態度也從懷疑轉為友善,甚至替我們擔心經費來源,還希望能回來幫忙教課。」

“Migrant for Migrant”-讓移工嘗試自己解決問題

「雖然說『移工商學院』的初衷是要協助他們回鄉圓開店夢,但經過實際上課,發現如果這件事情不會在短期內發生,那麼這目標就顯得太紙上談兵。」

One Forty 構思了全新的第二期課程-「Migrant for Migrant」,讓學員分組尋找自身生活中希望解決的問題,例如與雇主的關係、與其他國家移工的問題。「他們的問題,其實可以讓他們試著自己解決。整個課程的精神,就是希望能夠正視自己的故事價值、發掘自信,甚至把自己的經驗分享給其他遇到相似問題的移工。」

「Migrant for Migrant」目前同樣會以「一期一會」的方式推出,但未來也希望可以化為一天內的活動、推廣到其他城市。原有的「移工商學院」會以主題區分為單堂的進階課程。無論是哪一系列的課程,One Forty 都希望能夠將教材電子化,提供給世界上其他城市同樣關注移工故事的團體無償下載使用。「但我們也希望使用團體能到 One Forty 受訓,維持課程的品質。」

One Forty 團隊(來源:One Forty粉絲專頁

移工並不存在仲介與雇主之外

回到大家熟悉的「移工權益抗爭」這個議題上,One Forty 並不抽離於這份現實。

「仲介公司不一定和移工必須站在對立面。」吳致寧說,曾有一家專門經營移工培訓和個案輔導的大型外籍移工仲介公司,對他們規劃的課程深感興趣,希望可以將內容加入到公司自身的培訓之中。「了解仲介與雇主的想法也非常重要,也許轉個彎,也能一起解決問題。」

「我們也遇過有學員希望我們協助打電話跟雇主說明,他們週末是真的來 One Forty 上課。」不少雇主仍然視移工為自己的所有物,以家父長式管教移工不應該隨意外出取樂、容易交到壞朋友或被騙。首批到 One Forty 上課的學生,他們的雇主大多相對開明,樂意讓移工在工作之外,也能在台灣吸收新知。

One Forty 持續和相關團體接觸、進行田野調查。「目前台灣大多數和移工相關的NPO,工作是推動修法以爭取勞動權益,One Forty 雖然志不在此,但他們也都是我們的夥伴。我們定位自己為『Story Teller(說故事的人)』,選擇另一條比較不一樣的路,用好玩的方式去呼喚另一批人對移工的關心。」

(來源:one-forty facebook

非營利組織的「創業」?

雖然陳凱翔跟吳致寧成立的是一個非營利組織「四十分之一移工教育文化協會」,但他們生在社企觀念崛起的時代,經營的精神更貌似創業。或著你也可以說,他們用創業的精神,真誠地設定了「堅持這項課程永遠對移工免費」的目標,而選擇成立非營利組織。

「其實我們越做下去,越發現有太多東西可以做。」從工廠、企業到政府單位,許多人相中了 One Forty 的課程設計能力,上門尋求合作。「創業路上太多誘惑了。這麼多的邀約,每個我們都覺得很棒很想做,但我們自己真正要做的,到底是什麼事情?」陳凱翔一邊幫忙在場的大家拎起杯子收攏。「我們人很少,更需要專注在我們選擇的『移工教育』、把課程設計好、讓他們的故事被看見。」

對大多數的非營利組織來說,One Forty 極度年輕。但他們沒有打高空、沒有意氣風發、沒有不切實際的幻想,他們在此議題駐足、蹲下、而且要蹲的更深才想跳起來。明年一月他們將推出第二期課程,還有每個月「東南亞星期天」的野餐活動,一起關注他們吧!(Facebook粉絲專頁請點我

(採訪編輯:陳妤寧、林庭萱)

(本文獲《Startup@Taipei》授權刊載;原文刊載連結可點此。)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產業綜合傳產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