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防患壓力暴衝!重視情緒教育才是根本解決之道

補足諮商機制缺口,專業輔導人力仍是關鍵
文 / 滕淑芬    攝影 / 張智傑
2015-01-04
瀏覽數 24,350+
防患壓力暴衝!重視情緒教育才是根本解決之道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還記得2014年5月台北捷運爆發鄭捷殺人事件,除了造成4死24傷,也敲響了校園警鐘,也喚醒國人對學生心理健康的重視。

兇嫌鄭捷當時是才轉到東海大學一學期的大二學生。在國中曾任班長,雖然有同學聽他講過奇怪的殺人計畫,也看過他在作業本上寫殺人小說,但大家都不以為意。

事發前,鄭捷的高中同學曾通報高中母校,並向東海大學示警,表示鄭捷在臉書的留言異常,似乎有反社會性格,要特別留意。東海大學也啟動了輔導機制,諮商老師會合教官,對他進行輔導,但意外仍在瞬間釀成。

事發後,東海大學發表一篇「成為身邊人的天使」的感人公開信,「期盼我們都開始『多走一步、多看一眼、多聊一句』,他可能是你缺課多次的學生、翹課很久的室友、不太往來的同學、或只是一個悶悶不樂的臉龐,走出自己的城堡,給彼此一個開始的機會吧!」

鄭捷事件後,校園裡還藏有多少心理與情緒未爆彈?讓人憂心。

為了可以在校園內發現問題學生、給於輔導,預防悲劇再起,社會各界興起「專業諮商心理師應進駐校園」的呼聲。半年後,立法院三讀通過了《學生輔導法》,規定未來中小學至少要設一名專業輔導教師,大學至少要聘用一名社工師或心理師。

中華民國諮商心理師公會全國聯合會理事長、高雄師範大學諮商與復健諮商所所長徐西森解釋,1999年921大地震後,大家才發現可以撫慰心靈的專業輔導人力不足,2001年通過了《心理師法》,成為社會心理師的濫觴。日後重大創傷事件現場,包括2014年的澎湖空難、高雄氣爆時,都可以看見心理師的身影。

至於校園增設輔導老師,則導因於2010年桃園某國中發生的嚴重校園霸凌事件。

有女同學被其他女同學毆打,並拉進廁所強拍裸照,嚇得她再也不敢上學;還有男同學向老師嗆聲,要帶槍到學校。經過委員會調查,認為該校長「未落實通報系統機制」、「未啟動輔導機制」等疏失,以致事件愈燒愈烈。

這起事件也催生了《國民教育法》第10條增修,規定國小24班以上者,須設一名輔導老師,超過55班者,還需增加一名社工師或心理師;國中每校至少要有一名輔導老師,超過55班者,需再增設一名社工師或心理師。

「只要有重大的校園安全意外,學生輔導法就會被拿出來討論,」但徐西森認為,不能坐等天災人禍發生才來補破網,不論學校、企業都應重視學生和員工的心理健康。

拿新法來檢視國內大學的諮商人力,目前全台162所大專院校,足額聘請的學校約占1/3,包括台大、交大、淡江、台科大、新竹教大等校;其餘大學都不足額,不少學校9月開學,預約諮商的學生已排到年底。

以台灣師範大學來說,師生人數超過1萬5千人,有5位專任、10位兼任心理師。平均1000名分配一個。

又如,東海大學有1萬7千名學生,目前專任5名,兼任5名,平均1700名學生分配到一位心理師。

徐西森說,美國的專業輔導人員,中小學約是300~450名學生設置一名;大學約是500~800人設置一名。台灣平均約1200名大學生才有一個,仍是偏低。

教育部的資料顯示,目前全國大專院校共有883位專業輔導人員,平均一校只有6位,《學生輔導法》規定各校應在民國106年7月(2017)底前聘足,尚待補齊247人。為了鼓勵大學,教育部明年已編列2500萬元,補助部分經費。

除了人力配置,更重要的是,《學生輔導法》也明文規範輔導學生的三級作法。

台師大學學生輔導中心田秀蘭主任說,學生入學時,都會做一份20題的心理健康測驗。第一層是預防,由各班班導師把關;若發現學生情緒不佳,就會進入第二級「介入性輔導」;如果察覺學生有自殺或反社會傾向,或臉書出現「想死」的字句,就會列入第三級的高關懷學生,啟動處理機制。

徐西森表示,依據美國研究,社會中約有3%的人口有情緒與心理困擾,大學生心事不容易說出來,更需要關懷。

補足專業諮商人力只是防患學生情緒暴衝的第一道關卡,及早發現學生的偏差行為與價值觀,重視情緒教育才是根本解決之道。因為心理問題不只是個人問題,也是社會問題。

2015年已經到來,除了期盼社會祥和之餘,政府也應盡早落實教育相關缺口,以免憾事再度發生。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高等教育健康醫療
echo
您可能會喜歡